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第40章
    等正义联盟的人感到这里其实没有他们什么事离开以后,政府的人员也终于姗姗来迟。

    本来经过和平的交谈, 抓捕犯人这样的事情下达一个通缉令会方便许多, 就算约书亚那里没能得到什么线索,也不能说就只能漫无目的地抓人了, 可是考虑到可汗和奇异法师长了一张一样的脸,英国那边也好像还有人和博士长得一样, 通缉令还是没有真的发出去, 只是令各国都注意一点。

    与此同时,由于企业号是来自未来的关系, 对于这些另一个时空的访客究竟住哪里的问题,成了各国讨论的要点, 毕竟那些科技水平还是相当吸引人的,更何况还有许多外星生物, 最后是斯波克表示如果有过多干涉可能会影响这个时空,企业号足够令他们生活, 才让政客们打消了拉人的念头。

    彼得和约书亚走得并不快, 契科夫没过多久就追上了他们,但是不知出于什么原因, 他并没有直接上前。

    契科夫是在吉姆要求以后才传送出来的,所以他并没有听到彼得关于约书亚是他男朋友的话, 但从双方的言行也看得出来他们的关系不错,而老实说, 契科夫感觉这次见面约书亚对他冷淡了许多, 他猜想这是否与这个人有关。

    几乎整个企业号都知道他对约书亚的心思, 可考虑到约书亚是来自同性恋还未被认为合法的时代,无论是他本人还是其他的船员都没有点明过。

    契科夫原本是打算等对方安定下来以后再说,毕竟在约书亚来到陌生时代后告白实在有点趁人之危的嫌疑,他也不清楚对方对于同性恋人是什么态度,总要先介绍试探一下星际时代在性向种族等方面的开放,而且他自己也没有过这样的经验,难免踌躇。

    可惜直到约书亚离开,他也没有来得及真的告白,想来约书亚可能也从未意识到过这件事。

    然而离约书亚离开已经过了不短的时间了,从对方对这个时代的适应程度来看,也生活了很久了,假如已经建立了恋爱关系也不是没有可能,只是约书亚在今天之前应该都没有讲过他穿越时空的事,按理来说是不可能因为对方的恋人事先觉得自己是情敌才让约书亚疏远的,约书亚现在也应该只是认为他们是友谊,那么这样的态度就有点奇怪了。

    这让契科夫不免担心对方在他们没有见面的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事。

    以约书亚和彼得的敏锐度,对于身后跟了人这件事还是有察觉出来的,不过对方完全是光明正大的跟上来,并不需要任何警惕,而约书亚对契科夫的脚步声还算熟悉,也就没有出声。

    年轻的领航员并没有纠结太久,他本就不是会把问题憋在心里的那种人,在短暂的犹豫后,便上前拍了拍改造人的肩膀,“嗨,泥的身体肿么样?”

    这句话不仅吸引了约书亚的注意力,彼得也看了过来。

    倒不是说他有多惊讶,只不过之前契科夫说话虽然也有明显的俄罗斯口音,可是也就只叫了约书亚的名字,又因为熟悉的关系,听起来也没有太大的问题,而现在说的单词多了以后,听起来口音就十分严重了。

    但彼得也没有不礼貌的过于注重这一点,约书亚显然对此已经十分熟悉了,他并没有因为这句听起来需要一些时间分辨的话思考多久,而是直接换成了俄语,“没什么大问题。”

    约书亚这么开口,契科夫才想起来对方是会说自己的母语的,他在企业号待了很久,完全习惯了下意识使用通用语,由于不少外星船员的通用语也带有自己的母语口音,也没有人过多的注重在口音的问题上,他的通用语便也没有什么变化。

    而约书亚似乎是认为通用语对契科夫来说多少都是第二语言才这么不习惯,为了让双方的交流更加自然顺畅,也为了避免因为口音问题而对新环境出现错误认知,在意外来到企业号生活以后便学习了俄语。

    这对于约书亚来说并不是难事,他在改造前就是天才,改造后的大脑更加优异,学习新的语言完全花费不了多少时间,相反,为了更像一个普通人,他特地减缓了学会俄语的速度,饶是如此,契科夫也对他学会新语言的速度而感到惊叹。

    但不得不说,这还是有用的,使用母语交流多少还是让契科夫更加自然了一点,约书亚也成功避开了会对新环境产生错误认知的可能,企业号上会俄语的不多,除了通讯官也就只有他们了,有时候这会看起来像是独属于两个人的秘密交流,不免拉近了双方的关系,而一个人为了另一个人去学习对方的母语总容易让人有所感动。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契科夫对约书亚好感度那么高也算是约书亚自己搞出来的,一开始他就因为看中对方好打探消息而在亚瑟王时期和这个年轻人有更多的交流,在来到星际时代以后,他更是动过“假如他会在此生活很久,那么契科夫会是个家人的好人选”的念头,会去学俄语也可能有这一层因素在。

    约书亚说俄语对契科夫来说是一件令人感动的事情,可对于彼得来说,就有些烦躁了,先不说他还不知道约书亚会俄语这件事,他的男朋友正在和一个很有可能爱慕对方的人用他听不懂的语言交流,总不会让人有什么好的感觉,更别说蜘蛛本能的影响似乎还没有完全消失。

    在两个人仿佛聊起来了的对话下,彼得还是打断了他们的谈话,“呃咳,契科夫?你是叫这个名字吗?约书亚,要不我们还是回去以后再聊吧?我是说,在街上聊起来总好像有点奇怪,而且约书亚你不是不舒服吗?反正住的地方也不远,我都还没开始煮粥。”

    彼得这么说,约书亚才意识到他的男朋友估计是不会俄语的,这多少还是会让对方感到有些尴尬,本来他跟契科夫也只是在寒暄而已,契科夫肯定不是单纯为了和他叙旧来的,他们的正题还没聊到,而他也并不想聊到正题,便还是换回了英语,问道:“你要跟我们一起回去吗?”

    这句话的信息量有点大,约书亚并没有要特意提醒什么的意思,但结合彼得刚刚的话,契科夫不难得出这两个人关系极好的结论,甚至有可能是住在一起的,至少现在他们要去的肯定是同一个地方,约书亚才刚得知可汗的事情,恐怕还没有完全消化,他现在也问不出来什么,想了想,契科夫还是决定改天再说。

    反正从刚刚的对话里他已经知道约书亚住哪里了,而且他也十分耿耿于怀约书亚这次见面对他过于礼貌疏离的态度,现在不是问这个问题的好时机,等对方能平静接受可汗的事情了,他再找他也许会更好。

    对于这个结果,约书亚和彼得都是满意的,只是等两个人回去以后,约书亚就有点头疼了。

    他的男朋友太过于担心他了,时时刻刻都注意着他是不是需要什么帮助,毫不夸张的说,彼得几乎就一直盯着他了。假如这是在平时,约书亚倒没有什么意见,哪怕他解释过了彼得并没有做什么错事,对方也一样还是心怀愧疚,如果照顾他能让彼得的愧疚感有所减轻的话,那么他倒也可以配合。

    可是现在就不一样了,虽说可汗必然能发现企业号的到来,但是否有立即离开就是另外一件事了,他需要确保可汗在吉姆他们找到什么线索前迅速藏匿好,或者做好该有的计划,而这不能等待太久,他在企业号上生活了那么久,完全清楚吉姆是个多么优秀的舰长,他还有一群优秀的船员和一个能力麻烦的瓦肯大副。

    他对彼得坦诚有可汗这个人时,鉴于仍处于普通人的身份,又认为身在另一个时空恐怕都不会再见到可汗了,才采用了那样的说法,但对于彼得来说,似乎便认为他以为可汗已经死了,倘若现在告诉对方可汗没死,他需要联系对方,就并不确定彼得会不会认为可汗需要被抓捕。

    伴侣之间的确需要某些坦诚,然而在这种时刻,最好还是别出什么意外,实话实说的风险是极大的,因此便只能选择在彼得不注意的时候联系可汗。

    这不那么容易,基于蜘蛛侠的变异体质,对方很轻松就可以察觉一些不对劲,但也不是说就真的毫无办法了。

    “你仍然在感到愧疚。”重新躺回床上后,约书亚这么开口,他倒是可以坐着,但彼得认为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坐着可能会更加不舒服,便还是回到了床上。

    约书亚的话非常直白,年轻的纽约英雄一时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知道约书亚又想说这不是他的错,可他的确对对方的身体造成了一定的伤害,而约书亚肯定不想听见他这么说。

    棕发的改造人也没有一定要他回答什么,只继续道:“你也听到了,我是个骑士,没有那么脆弱,你不需要这么……小心翼翼。”

    这回彼得没有纠结了,“可你的确需要照顾。”

    约书亚看了他一会儿,最后说道:“我有个主意。”

    他往边上空出了点位置,然后拍了拍床铺,“上来。”

    彼得犹豫了一下,还是听话的坐到了床上,而后他的男友侧过身子,将脸朝向了他,他听见对方开口道:“你的蛛丝发射器怎么用?” 161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