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第42章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 这的确是个问题。约书亚想。

    他原本的预想里并没有彼得忽然异常的情况,哪怕蛛丝不会对蜘蛛侠有多大的作用,他认为对方也仍然会安分的配合,有捷径可走,自然也不需要多此一举, 可现在这么一偷懒,似乎原本已经解决的问题又重新出现了, 但他究竟要不要告诉彼得实情?

    最开始, 他没有告诉彼得这个问题的原因也不是因为羞耻心,他大概并没有羞耻心这种东西, 他仅仅是考虑到依照他男朋友的性格, 假如知道这件事,那么他认为也许可能解决问题的某些方案对方都不会同意,诚然情侣之间需要坦诚, 却也不表示应该所有事情都毫无保留。

    虽然说以目前的情况, 已经不需要考虑彼得会不赞成他采用的方案,他不需要事无巨细地解释自己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 而一般来说,普通人也不会因为性功能障碍就直接联想到天生的反社会人格,只是坦诚自己是因为想要偷懒才没有反应,是否会显得自己太不重视对方了呢?

    这么思索着, 棕发的青年抬眼直视向面前人的眼睛, 脸上的神色并没有丝毫变化, “我还什么都没做, 这样的身体状态是不应当的吗?”

    约书亚这么问倒也不完全是为了摆脱现在的窘境,他的确对此有些疑惑。

    性|爱毕竟实实在在不是他擅长的领域,按理来说每个人会感到兴奋的东西都有所区别,再从每个人的自制力与是否应当表现出来的情境的不同,那么何时会在身体反应上体现出来应该也不一样,而在一段正常的交|媾过程中,何时产生身体反应才应当是正常的?

    “也不是说不行……”约书亚这样一说,彼得倒是反应过来了,他自己虽然因为看不见了所以脑子里胡思乱想了一大堆东西,可现实里约书亚还只是说了两句话而已,甚至碰都还没有碰他一下,问题只在于这两句话的杀伤力。

    可这两句话也只是他昨天说过的,现在他们身份对调,约书亚复述这两句话也不能说错,或许他这么大的反应,除了有蜘蛛本能的干扰之外,也有他的确对此抱有疑惑不安的因素在。

    即便约书亚对他一直都十分纵容,也可以从种种迹象中看出来对方对他的重视,但他依然会感觉他们之间隔着什么,以致于他有时会异想天开的怀疑,约书亚是否为了纵容他而勉强自己或者隐瞒某些真实的自己有关的事情。

    这听起来未免有些自视甚高,但他并非是在指对方是因为过于喜欢自己才这么做,也不是说他觉得约书亚居心不良,而是即使他的的确确能感受到对方是真切的重视他,可是那是不是并不是出于和他一样的心情,而仅仅是因为他表达的是恋爱的愿望,所以约书亚才纵容的同意成为他的恋人的呢?

    像是,约书亚或许对他并没有任何感觉,只是因为他一直表现得太过愧疚了,对方才为了消除他的愧疚而勉强自己和他发生关系,而实际上就算约书亚表示他没有受到伤害也没有怪他,被蜘蛛本能主导而导致的对方身体不适也才发生在昨天,约书亚到现在也不能说是完全恢复了。

    年轻的纽约英雄逐渐摆正自己的姿势,这样好好坐着的样子仿佛要进行一场谈话,约书亚不解地有些想皱眉,但也还是跟着好好坐了起来。

    “你……”彼得顿了顿,最后还是将自己的猜想问了出来,“但是你是不是其实对我并没有一点这方面的感觉?”

    约书亚看了他一会儿,诚实道:“我对谁都没有这种感觉,可是如果你需要的话,我认为我的模仿能力足够……”

    “不,事情不是这样算的。”彼得很快打断了约书亚的话,他忽然想起在对方生日的那天约书亚所说的能要求对方做任何事,现在想起来与当时完全是两种心情,“如果你根本不喜欢做这种事的话,我就是在强……犯罪。”

    对此,改造人的反驳十分平淡,“一方强制才叫犯罪,我同意你做任何事。”

    “但问题就在这里,你怎么能同意我对你做任何事?”说这话时彼得的声音又不由自主地上扬了一些。

    这个问题令约书亚一时有些难以理解,以致于整场对话迎来了短暂的沉默。

    他思索了几秒彼得这句话的意义,回道:“因为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所以我相信你不会伤害我,假如你不是那样的人,我就不会这样同意。”

    约书亚说的是实话,会成为家人是需要满足某些条件的,可这也不表示在他认为对方是他认可的家人以后,就对这个人毫无底线,假如这个家人不再满足作为家人的条件了,那么他当然也不会一昧地将对方当做家人对待。

    或许对于普通人来说,如果一个人能够为另一个人做那么多事,甚至也不介意违法犯罪,那看起来似乎就像是毫无底线了,但是约书亚本身就毫无伦理道德,更没有感情和羞耻心,所以他能够接受去做的事情自然也多,为了家人撒谎杀人与正常人为了家人做饭打扫工作,对约书亚而言并没有什么区别。

    因此彼得在最初听到约书亚说能为他做任何事时的想法也不能算错,约书亚的确信任他,如果彼得希望他做的是不符合约书亚对彼得认知的事情,那就不是约书亚认为能够成为他家人的彼得,他也不可能像毫无自主意识的家伙一样听从。

    大约是这个回答终于让彼得放下了一些心,他的语气听起来也放松了一点,“我很高兴你信任我,可是你也不能勉强你自己,你不喜欢这种事情,我们就不做,如果我像昨天那样被蜘蛛本能控制失去理智,你最好直接打晕我。”

    “你的力气比我要大多了。”棕发的改造人扯了扯嘴角,“把那样状态的你交给别人才不是一个合格的男朋友应该做的事。”

    这话让彼得暂时放下了约书亚是不是对他没有爱情的疑问,他碰了碰眼前男友的手指,脸上渐渐浮现出笑容,“那我们可以慢慢来?”

    “我同意。”这样说着,琥珀色眼眸的青年反手握上了对方的手,“拉手和拥抱是可接受的肢体接触范围。”

    事实上交|媾也并非是不可接受的肢体接触范围,只不过大约对于正常人来说,要对此有自然而然的反应恐怕才算是可接受的范围,而拉手与拥抱则不需要满足这些条件。

    话音刚落,棕发棕眼的少年就一把抱住了约书亚,交握的那只手倒并没有因为这个动作而放开,“我觉得我能这样抱一整天。”

    “这是美国队长的台词。”约书亚毫不留情地吐槽,虽然感觉彼得抱他像在抱一只玩偶,却也没有拒绝的意思。

    被男朋友这样吐槽,年轻蜘蛛侠脸上的笑意也没有要消失的迹象,“但是我不会让队长这样抱你的。”

    “如果你会才不是一个合格的男友。”约书亚这么回答,没有指出拥抱一整天的不科学之处。

    这在正常恋人的对话中应该属于**范围,而就算彼得是说真的,反正他也已经给可汗发完消息了,暂时没有别的事情,如果彼得打算这么耗上一整天,也不是不行。

    最终他们当然不可能真的这么抱着一整天,到了进餐的时间,彼得还是放开了约书亚,而这间房子的另一个暂住者也在此时回来了。

    经过这场谈话,彼得没有再表现出太明显的愧疚感,当约书亚表示他不需要一直躺在床上,彼得也没再坚持,不过做饭这件事还是由他承包了,因此夏洛克开门的时候两个人正坐在餐桌前。

    卷发的英国侦探对此没什么感想,只是在脱下外套以后对约书亚说道:“多克斯死了。”

    这个消息让约书亚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多克斯是谁?”

    他在脑子里搜了一遍也没找到一个认识的人叫这个名字,并且还需要夏洛克特地向他提起。

    “迈阿密的警探,警方们认为他就是海湾屠夫,同时也是杀死默里迪恩的凶手。”夏洛克躺到了一旁的沙发上,仰面对着天花板似乎准备思考什么,但很快又怀疑地看向了坐着的棕发青年,“你没有印象吗?迈阿密警局的黑人警察不多,他的性格也不低调。”

    “这起案子和我有交流的除了你基本都是那些侧写师。”约书亚重新拿起了餐具,没有提及自己和德克斯特的相识。

    如果是那个在医院里十分针对德克斯特的警察,大概杀了他的不是可汗就是德克斯特吧,鉴于德克斯特的杀人原则,可汗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但海湾屠夫是德克斯特,和可汗没什么关系,或许他们两个人都有合作参与,也可能有别的人插手。

    两个人凶手、案子的交流让彼得担心起来,“发生什么事了吗?”

    约书亚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男友,思考了两秒,还是选择实话实说,“我的心理医生死了。”

    “这就是……你委托他的案子吗?”这句话彼得停顿了一会儿才说出来,显然这对他来说是一个需要消化的消息。

    约书亚可以理解对于正常人而言,自己也许是需要被安慰的对象,仿佛他的心理医生的死亡会是什么让他伤心或者遗憾的事情,但这正是他在此时坦白的原因之一。

    琥珀色眼瞳的改造人点了点头,“但是听夏洛克的说法,凶手已经找到了。”

    “他们已经结案了。”说这话时,卷发的英国男人微微眯起了眼睛,却也没有反驳约书亚的说法。

    得到答案,棕发的年轻人看向约书亚时依然面带担忧,“你需要我陪你去看看你的医生吗?”

    约书亚沉默了一会儿,最终也没有反对,“如果你方便的话。”

    “你必须要表现得像在为那家伙悲伤吗?”彼得离开以后,来自英国的侦探撑起了头,看向室友的目光中带着某种研究与审视的性质。

    “当然。”毫无情感的改造人诚实回答。

    他需要确认这与可汗有没有关系,如有必要,他需要一个不在场证明。 161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