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舌战群儒(二)
    罗力不理众人反应,他继续说道:“乔老师,你指责我调戏女性,拜托,我只是一个学生,我的任何行为,请用学生的标准来衡量好不好,请不要用你们成年人的标准来衡量。

    我在课堂上,只不过是跟同桌打了个赌,说我敢当众捏‘四眼妹’的脸蛋,就是这么一个恶作剧罢了,你们就要给我扣上一个调戏妇女的大帽子,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

    罗力的话让现场的众家老师们一个个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嘴皮子...简直是让人无语啊!

    “我当众说喜欢许老师,我承认,我喜欢许老师!”

    罗力说这句话的时候加重了声音,众人的目光直望向许盈,许盈被这货当着这么多领导的面表白而变得尴尬无比。

    可随后,就听到罗力义正言辞的说道:“不只是我喜欢许老师,我们全班同学都喜欢许老师。

    她每天,披星戴月,早自习第一个来到教室,为我们点亮灯光。

    她每天,时刻关注着班级的每一名同学,关心他们的思想动态,关心他们的学习,对我们嘘寒问暖,她像母亲一样照顾我们。

    她把自己的青春奉献给教育事业,她就像勤劳的蜜蜂,辛勤的园丁,为我们浇肥除草,这样的老师难道不值得我们爱吗?

    难道我喜欢许老师有问题吗?我是发生真心实意的爱戴着许老师,就算当着学校领导的面我也要这样说:许老师,我喜欢你,我真的喜欢你!你的伟大,值得高二四班所有同学的喜欢!”

    罗力一脸正义,仿佛化身成为正义的使者,这货吐沫星子横飞,当着全校领导班子成员大声向许盈表白,整个会议室除了他的表白声外,再无一点杂音。

    所有人都被他堪比城墙的厚脸皮说的鸦雀无声,就算是老校长在此刻也无语了,他一生教学无数,见过无数的优秀学生,但是这货,**的,根本就是一个妖孽!

    除了用妖孽形容罗力,已经没法形容这货此刻的表现。

    明明是调戏女同学,示爱老师,可这货满嘴的胡说八道,可却偏偏让人无法反驳,好像变成了理所当然,尤其是这张脸,闭着眼睛说瞎话,一点不害臊,现场的众家老师,一个个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狡辩,你这是狡辩,歪曲事实!”

    乔振梁怒极了,他连继被罗力打脸,那张老脸怎么挂得住,他暗暗发狠,一定要开除了这小子,不然他出不了这口气,简直气煞他也!

    罗力根本无惧,他面对乔振梁道:“乔老师,你对我有偏见是吧,怎么就说我狡辩,难道我说的没有道理?难道你们就要一杆子打死一个好学生,虽然我学习并不出类拔萃,但是我平时的表现并没有违反过任何校纪,从本质上讲,我是一个品学优良的学生,你非要给我扣大帽子,我和你有仇还是你有目地?

    我知道我打了王主任,你想为他出气,我也知道王主任是教育局局长的小舅子,你想当校长的心情我理解,可这么拍马屁,您不嫌丢人啊!您还真的不要这张老脸,想要跪舔啊?”

    罗力知道的这些事情,也是他在毕业之后才清楚的,老校长退休后正是乔振梁接手一高中校长的位置,王洪宽接了书记的位置,这两人的关系好的不得了,后来许盈自杀,乔振梁极力维护王洪宽,正是这个原因。

    罗力为许盈之死懊恼纠结了好长时间,乔振梁和王洪宽这两个人,他对他们俩从来就没有过好感,现在重来一回,如果不发泄出来那些怨念,他都觉得对不起自己。

    妈蛋的,恶人就要恶人磨,该报的现世报,这才不枉重来一回,娘的,老子搞不死你,跟你一个姓,这货一肚子腹黑......

    乔振梁没想到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竟然说出这么一段话来,把他肚子里所思所想全都说出来了,这话怎么能放在明面上说,打得他那张老脸涨得跟紫茄子似的,最重要的是----丢人啊!

    他气得直哆嗦,一激动,嘎,乔振梁一屁股坐在地上,脸上铁青,心脏承受不住了!

    吓得几个校领导赶紧扶住他,副校长严宏昌差点就憋不住要笑了,他一边假意扶着乔振梁,一边暗暗观察着罗力,这小伙子嘴皮子太犀利了,他怎么就这么能诡辩,最重要的是,他从哪里得来的这些消息。

    这小伙子不简单啊!他暗暗下定决心,要挽救这个小伙子的学业,这是人才啊,放眼整个学校,有哪个学生能够这样?这要不挽救一下,真是可惜了。

    “开除他,必须开除...开除....”乔振梁气得语无伦次,他是真的被刺激到了。

    众人七手八脚的把他扶到座位上,工会主席唐震刚要指责罗力,采取行动,一回身,看到罗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爬到校长办公室的窗户上面了!

    “你要干什么?”

    唐震气急败坏,他和乔振梁还有王洪宽是铁三角,三人关系匪浅,王洪宽被打,乔振梁被气得心脏病犯了,这小子现在又爬到窗户上面,他要干什么!

    唐震这一喊,几个校领导这才看到罗力不知什么时候爬到窗户上面了。

    许盈吓得脸色苍白,那可是六楼,这要是掉下去......她都不敢细想。

    “罗力,你...你快下来!”她声音都发颤了,怕罗力跳下去。

    看到许盈那关心的眼神,罗力内心甜蜜,有许盈这一句话就没枉他怼这几个家伙,这货自做多情的对许盈一笑,露出两排洁白的‘脚趾甲’!

    “快下来!”

    老校长佟国忠也连忙叫着,就要上去拉人。

    罗力大喊一声:“都别过来,谁要是过来我就从这里跳下去!”吓得整个校长室里所有人谁都没敢乱动。

    罗力见目地达到,他转身对着窗外喊道:“同学们.......”这一嗓子,那真是登高望远,中气十足,站在六楼,声音传遍整个操场。

    此时正是间操时间,这货的举动无异于平地一声惊雷响,并没有注意到这里的学生们全都望向楼上。

    “那个谁啊,怎么跑到六楼的窗户上,我去,这哥们牛逼啊,那好像是校长办公室吧!”

    “我x,这是要跳楼了,牛逼啊,跳楼跑到校长办公室,这b哪个班的,有前途啊!”

    好多调皮捣蛋的学生对罗力抱以仰慕和崇拜的心情。

    那些十七八岁的学生们在操场上面热烈讨论。

    高二四班的学生们也在操场上仰头瞭望。

    “我勒个去,是罗力,尼玛啊,真是罗力,他在那干吗呢?”

    “我x,罗力!”

    罗力的死党加铁哥们林涛推了推眼镜,一脸的呆滞表情,这货尼玛要着死吗?

    高二四班的班长徐扬帆瞪大眼睛望着窗户那里,美女班长不知道这位平时老实巴交的同学要干什么?

    全校的学生都仰望着那个窗口,而此时,罗力一嗓子喊出之后,他大声说道:“同学们,我今天从这里跳下去,都是校领导逼的,尤其是以乔振梁为首,是他逼我跳楼,他诽谤我示爱许盈老师!

    我是冤枉的,许盈老师工作认真,对我们有多么的好,她每天披星戴月的努力工作,我们谁不喜欢她,高二四班的同学们,你们谁不喜欢许盈老师?”

    “我们喜欢许盈老师!”

    林涛那货兴奋的在下面大声叫着,这货看到罗力在那里高叫,这货与有荣焉,好像在那里大出风头的人是他自己一样,牛b哄哄的不可一世,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和罗力关系好似的。

    整个操场都乱了套了,学生们都齐聚楼下望着六楼窗口那里的罗力,高年级的学生不明所以,也都从教室里跑出来,低年级的学生更是不怕事大,也纷纷跑向操场看热闹!

    年青人呐,就是爱看热闹,尤其是这样的热闹,谁肯放过啊,平时学习压力大,难得这样的场景,简直是惊天地、泣鬼神,错过了还不后悔一辈子啊!

    一时之间,整个一高中的学生都从教室里跑出来了!

    罗力看着楼下的高中部学生,这货竟有点怡然自得,这样的感觉真他娘的好,爽快啊,简直是太爽快了,人生得意须尽欢,尼玛的,这才是人生,这才叫痛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