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前世今生
    丰源市第二人民医院内科主任室里,严宏昌听着徐主任的汇报,他脸上肌肉抽动着,简直不可思议。

    “老徐,你和我实话实说,这孩子他一点事都没有吗?内脏,骨胳,全身上下一点伤都没有?你确定他没有任何问题?”

    严宏昌和内科徐主任是高中时代的同学,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徐主任说道:“从科学角度来讲,的确如此,但也不排除其它可能,意外的病例也有。

    比如去年,一名中年男子被车撞伤,住院观察两天后,没有任何问题。

    医生建议住院观察一周,他不听医生劝阻出院,可是在出院后,忽然内脏出血,这是因为撞伤之后,他内脏血管有损伤,但是并没有达到临界点,检查的时候完好无损,但是在出院后,由于外因诱导,受损的血管承受不住,突然出血,这样的病例也是有的,所以我建议病人住院观察一周!”

    严宏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这是不幸中的万幸,罗力从那么高的楼层摔下来竟然毫发无伤,这简直是奇迹,如果真的出现伤亡,市一中的声誉可就毁了,他们这届领导班子没有一个人能够逃避责任。

    这小子的命是真大啊,严宏昌感慨万分,离开主任室,他代表学校方面直接去了病房。

    老校长佟国忠心脏一时承受不住,被罗力吓得心脏病犯了,已经回家休息。书记乔振梁被罗力气得心脏病发作,也住院了,当然,乔振梁是不可能再追究罗力的责任,说出去太丢人了!

    校工会主席唐震恨不得躲起来,若不是他当时阻拦,罗力也未必摔下楼去,教导主任王洪宽更是直接被这小子打进医院,后勤主任离不开,能出面处理这件事情的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严宏昌摇了摇头,有些哭笑不得,整个学校领导层竟被这个小子扰得人仰马翻,这在市一高中建校史上也是史无前例的。

    想起罗力在校长办公室里与领导班子成员那一番唇枪舌战,严宏昌就忍不住想笑,妖孽啊,这小子就是特娘的一个妖孽,他怎么就这么能讲,虽然是强词夺理,颠倒是非,但是这份心智,这份能力,实在是让人刮目相看。

    他教过很多学生了,但是像罗力这样的学生他还是第一次碰到,什么样的家庭才能教育出这样的孩子呢?

    严宏昌从许盈那里了解到,罗力家庭条件一般,家住丰源市郊区的农村,父母都是农民,罗力的母亲他在医院见过了,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村妇女,没有什么文化,一老本实,家里三个孩子,罗力身下还有一个妹妹,一个弟弟,家庭负担很重。

    罗力的父亲从他出事到现在一直没有出现,严宏昌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样的家庭是怎么教育出这样的孩子呢?他百思不得其解。

    此时,病房内,罗力躺在雪白的病床上正在接受母亲的责问。

    “你怎么这么淘气,怎么就不听老师的话呢,你怎么对得起我,你那个爹没有个正形,你怎么可以学他,你知不知道娘供你上学付出了多少,你就不能让我省心吗?”

    赵梅说一句哭一声,一把鼻涕一把泪,罗力哪里还躺得住。

    前世今生能降伏了他的只有母亲赵梅,他家里三兄妹,他是长兄,父亲是一个烂赌鬼,不务正业,他从高中到大学全是母亲做工务农供养他。

    大学毕业后,他一边照顾弟妹,一边维持自己的生活,弟妹成家后,他在城市买了一处蜗居,把母亲接去想让她享清福,可是老太太怎么都不在他那里住,在农村生活了一辈子,根本不习惯城市的生活,回到老家和三妹两口子一起生活。

    罗力老大不小了还不结婚,母亲每次电话里最多的就是唠叨他快点结婚,老人家抱孙心切。

    可惜的是,老太太在他三十六岁那年突发心脏病离世,到死也没有抱到亲孙子,这是罗力心中的死结,再次重生,见到母亲,每一个唠叨都是那么亲切。

    “娘,您放心吧,我会好好读书,将来给您娶一堆儿媳妇,生一大堆孙子,您天天带孙子!”

    赵梅破涕为笑:“你个死孩子,都要急死我了,你还说笑,我让你好好读书,娶什么一大堆的媳妇,你养得过来吗?”

    罗力抱着母亲的胳膊道:“娘,你儿子这么帅,不娶一大堆媳妇岂不是浪费材料了,您就放心吧,您儿子将来一定考上一所好大学,将来把您接到城里享清福!”

    “行拉,别吹了,你好好的就行,以后不许再和同学打架,淘什么气!还疼吗?”

    赵梅扶摸着罗力的额头,用些心痛。

    罗力之前与许盈说过,不让她告诉母亲他是从楼上掉下来的,他怕母亲担心,因为额头上的伤,所以讲好了是和同学打了一架,受了点小伤。

    许盈开始不同意,但是拗不过罗力软磨硬泡,这才同意下来。

    发生这么大的事件,不可能不惊动家长,许盈是打算找个机会再把事情和罗力的家长讲清楚。

    门推开,许盈从外面进来,她买了盒饭,人一进来,满室添香,一间普通的病房瞬间变得生动起来。

    罗力贪婪的望着许盈,这货差点连口水都流出来,秀色可餐啊,这货在许盈面前抑制力几乎为零。

    肚子咕噜的叫声很大,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赶紧把口水擦掉,尼玛,丢人啊!

    许盈把吃的东西放下:“阿姨,罗力,你们饿了吧,先吃点东西吧!”

    “谢谢你了许老师,太麻烦您了,您还给我们买吃的,这怎么好,这怎么好!”

    赵梅有些手足无措,她就是一个农村妇女,许盈把电话打到村部,是村里的干部通知她,儿子在学校和同学打架,要她去一趟市里,她这才过来的。

    许盈连忙说道:“阿姨,这都中午了,您快吃点,不用和我客气,罗力平时表现很好,是个听话的孩子,学习也还好,这次...是发生了点意外,不然也不会通知您了......”

    许盈斟酌的说道,她还没想好怎么把实情告诉罗力的母亲,这话不好说啊!

    罗力感激的望了一眼许盈,他跟着说道:“娘,你就放心吧,我在许老师面前发誓,今后再也不淘气了,一定好好学习,考上一个好大学,将来给您娶一大堆...啊,不,将来把您接到市里享福!”

    这货果断住嘴,把后一句收住,差点说露了嘴,怎么能当着许盈的面把辣么伟大的理想说出来呢!

    “许老师您看,我这孩子还是很懂事的,就劳您费心了,他的伤也不重,和他打架的那孩子没事吧?”

    许盈尴尬的道:“啊...没...没事,那孩子没伤到,我已经批评教育他了,就是罗力同学受了点外伤,怕家长担心,有什么想法,你可以提出来!”

    许盈明显不擅长说慌,一个慌言需要用更多的慌言来支撑,她有些后悔答应罗力欺骗他的家人了!

    这让她极度的不适应。

    “我没什么想法,人家的孩子没受伤就好!”赵梅放下心,“咱家的孩子咱知道,从小就皮实,一点外伤没有事,小时候上树掏鸟蛋,从树上掉下来,掸掸裤子爬起来照样跑,擦破点皮没事!”

    罗力无语,这是亲娘吗?怎么也得要点医药费吧,没办法,老娘就是这么一个朴实的人,哪里像后世那些人,还不讹诈死学校啊!没办法,没长那些弯弯肠子,做不出那些出格的事。

    “许老师啊,以后就多多麻烦您教育这孩子,既然他没有事,我就回去了,家里还有两孩子,还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做呢!”

    赵梅站起来就要走。

    许盈连忙拦住她:“阿姨,您别急,吃了午饭的,然后咱们聊聊再走不迟!”

    “还...还有其它事吗?罗力还惹了其它事情?”

    “没有没有!”许盈不知道该怎么讲了。

    “许老师,要是没事我真的得走了,家里两个孩子,还有那么多的农活!”赵梅为难的说道。

    许盈不好再挽留了:“那您吃了饭再走吧!”

    赵梅看了看时间:“许老师,再不走就赶不上车了......”赵梅归心似箭,既然孩子没事,她就没有留下的道理。

    “那您把吃的带上!”许盈把盒饭给赵梅包好,她买了三人餐,带了赵梅的份。

    几经推让,赵梅这才同意带上,心里面是万分感激,有这么好的老师照顾儿子,她太放心了,要是儿子将来能娶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做媳妇该多好,这母子俩连想法都一样,要是罗力知道母亲的想法,这货准乐死不可。

    赵梅临行又仔细叮嘱罗力几句,母子情深,这让罗力心中难舍,他发誓,这辈子重来,一定要让家人过上好日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