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砸人饭碗
    生命是短暂的,生活是漫长的,七天的住院是短暂更是漫长滴,在校方和医院双方的沟通和协调下,罗力开始了为期七天的住院生活。

    七天观察时间,每天都要做各种检查,罗力也是无可奈何,他是跟本跑不了,住院七院,观察治疗,一天都不能少!

    这让罗力无比郁闷,还好,每天都能看到身穿护士服,白白嫩嫩的小护士,多少让这货聊以**,这货单身多年,对护士服有种特殊的迷恋。

    而且每天许盈都会过来看他,多少让这货心里平衡一些,晚间的时候林涛过来陪他,虽然这二货让他很是无语,但那是最好的哥们,没毛病,‘二’这种病不是绝症,还是可以治的,罗力希望这二货兄弟早点脱离‘二货’这个职业。

    按照要求,早上医生开了ct,血、尿检查,这是每天都必须检查的项目,尤其是脑部,内脏ct,都是必做的项目,就怕他从楼上摔下来后,伴有后遗症。

    医院的护士都知道他是从学校的六楼掉下来的,但是这货竟然毫发无伤,一时之间也让小护士们颇为好奇。

    罗力无聊透顶,拿着一堆的化验单,实在懒得出去,检查个屁呀,自己根本就没有受伤,当铺系统给的那个‘免死金牌’让他毫发无伤,哪来的后遗症。

    想到系统,罗力就是一脑门子黑线,他闭上眼睛就能看到存在于真实当中的36号当铺。

    最要命的是,当铺的正堂当中挂着一个古朴的时钟,钟摆每摆动一下,就显示出任务剩余的时间。

    系统之前发布的任务,一个月内挣够一万元的任务还剩28天零5小时37分18秒,钟摆每一次摆动时间都要减少一秒,这真是催命的时钟,罗力有些无语。

    他一直在为这个任务发愁,一个月挣够一万元钱,怎么不让他去抢。

    罗力望着这个任务发愁,要知道,他重来的年代是1995年,一万元是什么概念,那时候万元户还属于富翁级别,哪像后世,魔都一平米的楼房都得几十万,一分钱愁死英雄汉,何况一万元。想到之前设定的时候选择重生大富豪,罗力就是一个头两个大,这任务怎么完成捏!

    这货手托‘香腮’,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

    “请宿主于半小时内赚取十点节操值,完成任务无奖励,任务失败扣除100点节操值!”

    “尼玛!”

    罗力从病床上跳下来,系统突然发布任务吓了他一跳,没有奖励就算了,还要扣除节操值,你怎么不去死,罗力气得大骂,可是系统根本无动于衷,或许根本听不到他的骂声!

    十点节操值啊,尼玛德,罗力此刻才算是真正的认识到这个系统的本质!

    “你这是逼良为娼!”罗力愤愤的说道。

    系统根本没搭理它,任务发出之后,当铺上方即时出现一个时钟,上面显示剩余时间。

    不管罗力愿不愿意,时间一分一秒的减少着。

    罗力气到不行,可又有什么办法,这该死的当铺根本不和你讲道理,时间就是jc值,罗力快速的洗把脸,换上衣服

    “系统提示:距离最近任务完成时间还剩25分钟,请宿主在规定时间获取相应节操值,任务失败将扣除宿主节操值100点!”

    系统再次提示!

    还有20分钟,你让老子怎么完成任务?罗力记得他在课堂调戏女同学,示爱许盈才得到10点节操值,这得做怎样的任务才能完成20点的jc值,难道让老子在医院裸奔一圈吗?

    没想到这个念头一起,系统立刻提示:“在医院裸奔可获得200点jc值!”

    “滚你大爷,你才裸奔,你们全家都裸奔,狗日的系统啊,你**这是逼良为娼!”

    无论罗力怎么骂,系统再无任何反应!

    罗力欲哭无泪,可那又能起什么作用,还剩25分钟,难道让他大白天的去耍流氓不成,这货一时之间真不知道该怎么获得这20点的jc值了。

    从本质上讲,罗力虽然有点小好色,但那是每个男人都有的毛病。

    有点小坏,可那也不是道德品质问题,可是真让他去干人神共愤的事,这货还真下不了这个手!

    可是不完成任务怎么办,罗力真怕这尿性到了极点的系统给他发大招,正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罗力开始酝酿坏水。

    病房门从外推开,二货兄弟林涛提着早餐进来了。

    “罗力,我给你送早餐来了!”

    林涛打断罗力的思路。

    “你不上课送什么早餐!”正在绞尽脑汁想着怎么干坏事的罗力没好气的说道。

    “老大,今天是周末!”

    二货兄弟林涛感到无比的憋屈,怎么好心就没有好报涅!

    罗力拍着脑门,这才想到今天是周末,只想着怎么完成任务,日期都不记得了。

    “我给你买了豆浆还有油条,还有你爱吃的豆沙包!”林涛把早餐放下,“这家早餐特别干净,很多人都在他家买,你一定想不到是谁家的......”

    “干净”两个字瞬间闯进罗力的脑海,这货一拍脑门,眼睛瞬间明亮起来,他拉起罗力就道:“别说了,赶紧抓几只苍蝇!”

    “你你你...你要干吗?”林涛瞪大眼睛,不知道罗力想做什么,大清早的抓哪门子苍蝇,恶不恶心。

    看到楞在那里的林涛,罗力忍不住踹了他一脚:“楞着干吗?赶紧滴!”

    这货迅速的穿上衣服,随手抓起一本书就往厕所跑。

    林涛紧随其后,两个家伙在厕所墙壁上拍死了几只苍蝇带了回来,林涛忍着恶心道:“罗力,恶不恶心,早餐还没吃,你就带我抓苍蝇,你是怪我没给你带荤腥,想添点肉食吗?”

    “滚犊子!”

    罗力没功夫搭理二货兄弟,他打开早餐袋,把里面的豆沙包拿出来,用手掰开,然后把打死的苍蝇塞进去一只,随后又把一只死苍蝇丢到豆浆里面。

    林涛看得目瞪口呆:“罗罗罗力,你怎么好这口?”

    气得罗力一脚踹在林涛屁股上:“你们全家都好这口!赶紧滴,别废话,早餐哪买的?”

    “你要干吗......”

    林涛话还没说完,已经被罗力拉着下楼了,时间紧迫,罗力看看时间,就剩十五分钟了,妈卖批的,该死的系统啊,你妹滴......

    两人跑下楼,林涛气喘嘘嘘的跑在后面:“罗力,你等等我,等等我啊,我跑不动了,你这是干吗呀,大清早滴,不吃早餐也别浪费了,你折腾啥子捏!”

    “是前面那家吗?”罗力指着距离医院不远,街道旁边一个炸油条的小摊,周围围满了人,都在等着新鲜的油条出炉。

    林涛上气不接下气:“是的,就是这家,你不知道吧,这家是...这家是......”林涛话还没说完,罗力已经冲了进去,时间还剩五分钟,罗力庆幸自己跑得还算快。

    他拨开人群,把早餐丢到桌子上:“这豆浆和豆沙包是你们家卖的吧?”

    给客人打包的中年妇女看了一眼桌子上散开的早餐,不明所以的道:“啊,这是俺家卖的!”

    罗力这才注意到中年妇女的容颜,虽然裹着头布,眼角有了皱纹,却难掩她的丰姿,他只是楞了一下,继续指着豆沙包道:“那就好,你自己看看,你们家卖的是豆沙包里怎么有苍蝇,这怎么吃?”

    一语惊起千层浪,围着买早餐的人群‘哄’的一下就乱了。

    “什么?苍蝇,豆沙包里有苍蝇?太恶心了吧,退货退货!”有人当时就叫了起来。

    “没...没有,这不可能的!”中年美妇的脸刷的一下就白了,她手足无措的说道:“小伙子,你...你应该搞错了,我们家的豆沙包里面不可能有苍蝇的,你一定搞错了!”

    她急得有些语无伦次了,眼泪都要出来了,那副模样惹人怜爱,又不做作!

    罗力看到中年妇女焦急的样子,他有些后悔,可是那该死的系统...他铁着心肠道:“怎么就不可能?你自已看吧!”

    他拿出豆沙包,指着里面的苍蝇道:“你看,这不是苍蝇是什么?”

    “真是苍蝇啊!”买早餐的人围过来,全都皱着眉头,指指点点。

    “哎呀,恶心死我了,我天天在他们家买早餐啊,怎么可以这样......”

    “我也天天在他们家买早餐,天啊,竟然有苍蝇,以后再也不在他家买了,太恶心了......”

    正在买早餐的人群里,几个经常在这买早餐的市民惊呼着说道,全都一脸愤怒!

    中年美妇急得不行:“这一定是误会,误会啊......”

    炸油条的男子和她一是家的,这时也放下手里的活计:“对不起对不起,这肯定是误会,这不可能的,我们两口子最注意卫生了......”

    终于跑到近处的林涛傻眼了,他终于明白罗力为什么要大早上的抓苍蝇,原来这货要干坏事,这尼玛,他也太......

    林涛张大嘴巴,随后眼睛瞪得跟豆包似的,他挤进人群,拉起罗力就往出拽。

    指着街道对面道:“尼玛罗力,这家早餐摊是徐芷容家的!”

    此时,街道对面,一款碎花裙子的徐芷容正穿过街道向这边走来,在清晨的阳光下含苞未放,淡雅如菊!

    “尼玛,你不早说!”

    怪不得看那中年美妇有些眼熟的样子,原来是徐芷容的母亲,这货拔腿就跑,比兔子跑得都快,林涛同样不敢停留,紧随其后,两人一前一后跑到最近的一个胡同里面逃之夭夭了!

    正在穿过街道的徐芷容隐隐的看到跑在后面的林涛,她忍不住皱起眉头,那个男孩子高她一年级,还曾给她送过情书,好像叫林涛来着,他跑什么?

    摆摊的两口子苦口婆心的和人解释,等到想起始作蛹者时,哪里还见罗力的影子......

    “罗力,你你你怎么这么没节操......”

    林涛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终于追上了罗力,他一脸愤懑的表情。

    此刻罗力那货正一脸惊喜,系统早已传来信息,竟然获得200点jc值,圆满完成任务!原来这任务也挺容易的吗,这货有点沾沾自喜,对自己的灵机一动表示满意。

    看到追上来的林涛,这货没有一点同情心,迎上前去,就是一脚:“你个二货,为啥不早说那早餐店是徐芷容家开的,你脑袋进水了吗?”

    林涛这个憋屈啊!

    是他不告诉吗?他几次想说都被这货打断,他哪知道这货憋着一肚子坏水搞出这么一出,那根本就是砸人家的摊子。

    徐芷容低他们一届,当初考上市一高中时惊动所有高年组的男同学,原因无它,就是因为太漂亮。

    像他们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对女生的兴趣比任何事物兴趣都大,高一年级出了这么这个祸水级别的女生,高年级的牲口们嗷嗷直叫。

    当初罗力和林涛也曾特意去高一班爬着窗口看过徐芷容,当时就惊为天人,林涛这二货直接就掉进情网,嚷着要追徐芷容。

    罗力知道二货兄弟啥水平,要才华没才华,要模样没模样,怎么可能追得上那么漂亮的姑娘。

    那个徐芷容家庭条件虽然一般,但是样样都好,学习好,体育好,唱歌好,身材好,可以说是样样好,他们俩这货色想追这种级别的校花,那是癞哈瘼想吃天鹅肉,有些东西只能看着眼谗,这种‘食物’就算他们这种货色能吃到嘴里也会消化不良的。

    罗力有自知之明,根本没想着这些个事,可这二货兄弟怎么都想试一试,还托罗力帮忙写了情书给人送了过去。

    结局用脚后跟都能猜到,石沉大海!

    谁会想到,为了系统任务,他竟然砸了徐芷容家谋生的饭碗!

    林涛几乎是哭丧着脸道:“罗力,你怎么这样,你怎么能这样捏!”

    望着这二货兄弟,罗力不知道是安慰他,还是安慰他,还是安慰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