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各种损招
    检查结果很快出来了,罗力的脑部没有任何问题,心电图,血压,身体各项机能都很正常。

    在整个检查的过程中,老校长一直紧张的不要不要的,他上次让罗力吓得心脏病复发,身体到现在还没恢复呢,这才几天,又出这事,他那颗心脏是真有些受不了了。

    “徐主任,没有事情那他怎么会‘抽’,而且现在还没醒?”

    乔振梁一脸狐疑,人老成精,他人品虽然不怎么样,但是看人看物的眼光还是有的,他怀疑罗力这小子装神弄鬼,这小子可不是省油的灯。

    严宏昌向徐主任使了一个眼色,他们两个是老同学,一个眼神便知道彼此的意思。

    徐主任道:“我建议先住院观察,有可能是上次跳楼摔下后造成的后遗症,今天被诱发出来!”

    徐主任刚说完,罗力那货就醒了,他哼哼呀呀的说道:“医生,不是的,不是后遗症,是王洪宽打的,他一拳打在我的头上,把我打‘抽’了,我到现在头还晕呢,哎呦,我胸口也痛,我好难受,我要死了......”

    这货在关键时候醒了过来,把所有责任都推到了王洪宽身上,这货打定主意要让王洪宽吃不了兜着走。

    他这一醒,学校的领导全都围了过来,老校长虚寒问暖,乔振梁也虚情假意的过来,许盈站在后面,关心的看着罗力,眼里满是担心!

    罗力哼哼呀呀的道:“医生,给我检查一下胸部,我感觉胸骨好像断了,还有,我肾也疼......”

    这货满嘴的胡说八道,李晓波是全程都在现场,王洪宽根本就没有碰到罗力,这货现在那真是满嘴跑火车,还tm肾疼,李晓波牙都痛了。

    徐主任是医生,检查结果一出来他心里就明镜似的,他和严宏昌是老同学,友情深厚,严宏昌不让他说实话,他自然就得配合。

    徐主任道:“这样,再检查几项,你们学校先去把检查费用交一下,鉴于病人浑身上下都不舒服,我们给他做一次全面的检查,你们有意见吗!”

    老校长佟国忠连声说道:“没问题没问题,一定要确保孩子没有问题!”老校长现在只求稳定,花点钱也认了。

    徐主任可不管那些,大笔一挥,各项检查,该查的不该查的全都写上了,学校的会计过来去交款,吓了一跳,几十项的检查,近两千元的检查费用,他一个月工资还不到六百元呢。

    各种检查折腾了一上午,学校又给罗力办理了住院手继,做为班主任的许盈被留下来照顾罗力,其它领导先回学校。

    发生这样的事件,原本学校课间操的时候还要处理罗力和相关学生呢,因为这事也取消了。

    罗力从医院刚刚出来两天,这就又住进来了,这货轻车熟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一路打着招呼,这货住七天院,医院的小护士他认识个遍,这货长了一张好嘴,姐姐长,姐姐短,叫得这个甜蜜!

    护士长却皱起眉头,罗力上次住院,直扰得整个医院鸡飞狗跳,虽然没有证据证明那一切都是罗力干的,但是这货出院的几天时间,整个医院一片太平,用排除法也能证明,跑不了他干的!

    这货再次住进来,护士长如临大敌,赶紧叫人紧紧的盯着罗力,千万别让这小子再捣蛋,这货实在太操蛋了,让人防不胜防!

    罗力哪里知道他一住进来护士长就已经把他列为头号防范对象了,这货吃着许盈买来的食品,躺在床上查看收获,当铺系统界面,jc值已经达到了3250点,这一晚上折腾到这么多的点数,这货满脸兴奋,手舞足蹈!

    监视罗力的小护士路过他的病房,看到这货手舞足蹈的,她以为这货又起什么坏主意,赶忙跑去向护士长汇报情况,护士长下达命令,全体护士严防死守......

    整个人民医院如临大敌,防火防盗防罗力!

    害虫入院,让人头痛,即便是这样盯着罗力,还是出了事故。

    一大早,护士站那里传来一声尖叫,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病人纷纷走出病房向那里张望,几个刚刚过来换班的护士跑出来,发出尖叫的正是昨晚监视罗力的那位小护士。

    些时,那位护士手捂着嘴,满脸的泪水,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护士长听到动静也赶了过来。

    原来,监视罗力的护士早起抹唇膏,那唇膏刚一抹到嘴上立刻就把她辣的满脸泪水,等到护士长和一众护士查看时才发现,不知道是哪个阴损的家伙把小护士的唇膏给换成了糊状的辣根,小护士早起也没注意,直接就往唇上抹。

    这一抹可不要紧,抹了一嘴唇的辣根,那还有好啊,又辣又呛的辣根把小护士辣的满脸流泪,谁受得了辣根那个滋味,整个护士站乱作一团。

    护士长阴着脸,罗力刚住进来就发生这样的事,那还用问吗?跑不了那小子干的,把护士长气得不要不要。

    此刻,始作俑者正躲在病房透过门缝看着外面,那个监视他的护士昨晚防他跟防贼似的,引起罗力严重不满,这货岂是肯吃亏的主,别人越是防他,他越是要惹事。

    这货趁晚饭的工夫跑出去买了一管辣根,偷偷的抹在小护士的唇膏上面,就等着早上看这出戏呢,看着自己的杰作,这货躲在病房笑得肚子都抽了。

    护士长推门进来,脸色不善,罗力早就收起了笑容,他‘哎呦’一声大叫:“我头痛,我恶心,护士长,我看不清东西了,我是不是脑出血了,快快快,快叫医生!”

    这货看到护士长满脸不善,直接就装做要发病的样子,把本来想要兴师问罪的护士长给吓了一跳,连忙叫来值班医生。

    医生二话不说,立刻给罗力开了磁共振的检查,几个护士也顾不得‘受害’的护士了,连忙推着罗力去做磁共振。

    这货一上午连继用这样的手段做了三个磁共振,每隔一个小时,罗力就嚷着头痛,眼睛看不到东西,寻死觅活的要做磁共震,这货知道,医院检查费用最高的就是这东西,查一次800多,比王洪宽一个月的工资还高,妈的,敢招惹他,玩不死他!

    罗力在这边折腾起来没完,医院早把消息传递给学校。

    严宏昌在接到老同学徐主任的电话后,他匆匆忙忙的向老校长汇报去了。

    如果任罗力这么折腾,再住几天院学校就得破产了,做一个磁共震就800多,这货一上午就做三个了,加上昨天的检查费用,这就五千多了,下午要是再折腾,那一天得多少钱?

    老校长听完严宏昌的汇报后脸都绿了,这小子太特娘的能折腾了。

    佟国忠道:“宏昌,依你看这小子要干吗?他是不是在装病啊?”

    严宏昌一脸无奈的道:“校长,您也看出来了,我也认为这小子是在装病!”

    佟国忠恼怒的道:“他这么折腾来折腾去,他到底想干什么,他今儿脑袋痛,明天屁股痛,不是做这个检查就做那个检查,这就是一个小无赖啊,再这么搞下去,咱们学校就得破产,他住两次院,两万元就折腾进去了,咱们学校一年的办公费才多少?”

    老校长也顶不住了,这家伙就是一个无底洞,碰到这么一个惫懒货,放谁身上谁头痛!

    严宏昌沉思了一下道:“要不,校长,我去医院会一会他,这小子这么折腾一定是有目地的,我去把把他的脉,看看他想闹哪出?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咱们这么大的学校,不能让他一个小孩子给搞得束手无策啊!”

    严宏昌这是在请功,要想赢得老校长的信任,就得在关键的时候顶上去,这种时候不上,什么时候上?

    “宏昌啊,这事还真就得你,乔书记看到那小子就头痛,你把事情办妥,这事我给你记头功!”

    老校长也是万般无奈,遇上这么个百年不遇的货色,真是头痛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