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比他还黑
    严宏昌赶到医院的时候罗力正嚷着头痛,上午折腾医生做了三个磁共振,中午吃完饭,这货吃饭喝足又开始折腾起来。

    徐主任正在给他做检查,严宏昌走进来,看了一脸惫懒相的罗力,他就想笑。这小子真他娘的操蛋,若大个学校让他给搅和得鸡飞狗跳,这么大的年纪就有这样的手腕,这小子要是走正道,一定前途无量,要是走邪路,指不定就是一代枭雄!

    “徐主任,怎么样,这孩子一直嚷着头疼,有没有好办法?”

    严宏昌进来就对徐主任说道,两人用眼神交流了一下,严宏昌向徐主任使了个眼色。

    徐主任道:“罗力同学一直嚷着头痛,可是磁共振又找不到出血点,我建议开颅探测,如果有问题,直接解决,没有问题,再给他缝合了!”

    “我x!”

    罗力差点没从床上跳下去,他脸都绿了,nmb啊,这是想要老子命吗?

    “你会看病吗?什么也看不出来就要开我脑袋,信不信我告你?你这是想谋杀我。”

    这货头也不痛了,从床上跳到地上,一脸警惕的望着严宏昌和徐主任,这货心里明白,肯定是学校和医院之间达成了某种共识,这是要对他下黑手。

    严宏昌笑了:“罗力啊,你别急,有病就要治吗,既然到了医院就要听医生的话,徐主任,你们做好准备了吗?要是做好准备,一会就手术!”

    徐主任大手一挥:“准备手术,全身麻醉!”徐主任话一说完,几个护士如狼似虎的就冲了过来。

    这些护士同仇敌忾,可算是找到了机会报复罗力,哪容他跑了,四个护士按胳膊的按胳膊,按腿的按腿,把罗力扑倒在床上,这货使命的扎挣,奈何这些个小护士对他怨念极大,他一个人跟本奈何不了四个如狼似虎的白衣天使,吓得罗力哇哇大叫,这tmd也太吓人了,这是要他命啊。

    这货一看事不好,连声说道:“别别别,我现在头不痛了,严校长,您老高抬贵手,咱们有话好好说,护士姐姐,您手能不能轻一些,我痛,还有这位护士姐姐,您的球球顶得我没法说话了......”

    这货讨饶的功夫也不放弃调戏护士,把按着他的小护士说的满脸通红,一低头才发现,可不是吗,为了按住罗力,这姿势相当不雅!

    严宏昌见目地达到,他挥了挥手:“徐主任,这样,我和这孩子好好谈一谈,有的人头痛未必是器质性的病变,也有可能是心理原因,我学过心理学,没准就能起些作用!”

    徐主任笑了笑,带着护士直接离开,几个小护士临走还不忘瞪罗力几眼,这货没皮没脸笑嘻嘻的摆手:“姐姐们慢走!”

    把几个小护士气得咬牙切齿。

    等到所有人都走了,严宏昌这才笑眯眯的望向罗力,这小子要比他想像的难缠多了,人不要脸所向无敌,这小子就属于那种死不要脸的货色!

    “严校长,那位徐主任这么听你话,你们很熟悉啊?”这货还想套严宏昌的话。

    以严宏昌的社会经验又怎么不明白这货的意思。

    “你说的很对,不仅徐主任我熟悉,他们医院的主要领导我都熟悉,你想在这里安家都不成问题,你想打什么针,吃什么药,我说话比徐主任还管用!”

    严宏昌笑里藏刀,他知道,不能太纵容这小子了,得让他知道什么是度!

    尼玛,罗力翻着白眼,严宏昌这是明白儿的告诉他呢,再td闹下去就要对他下黑手了,罗力知道,严宏昌在吓唬他,同时也是警告。

    前世今生的记忆里,他对严宏昌的了解并不多,通过这几次的接触,罗力发现,这个副校长决不是普通人,无论是智慧,还是手腕都是上上之人。

    他一句话都不说,默默的观察着严宏昌,以不变应万变,严宏昌此时又何尝不在观察罗力,这小子要比他想像的更能沉住气。

    他笑看着罗力:“有什么想法吗?”他坐到床沿,示意罗力过来坐,罗力从他脸上看不出他的真实想法。

    严宏昌道:“这里就我们两个人,我不把你当孩子看,你也不用把我当成校长,咱们好好的聊聊,你这样闹,总不会就是想给我们制造麻烦吧!”

    严宏昌若有深意的说道。

    “人活着都是有目标的,你的目标是什么,难道只想每天淘气捣乱,做一个让同学害怕,让老师厌恶的坏孩子,我不相信你是这样的孩子,燕雀与鸿鹄的区别就在于,燕雀只知道享受短暂的春天,而不知远方的天地有多么广袤,你想做燕雀还是鸿鹄?”

    罗力不晓得严宏昌这话里到底是几个意思,和这样的老狐狸打交道,他不得不多加小心。

    他装做懵懂无知的道:“严校长,您说的太深奥了,我真的不明白!”

    严宏昌笑了笑,他不相信罗力听不明白他的话,装吧,小子,你就装吧,严宏昌知道,这小子不是听不明白,他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罗力,咱们谁也别藏着掖着,学校那么多事,不能整天为你的事牵连那么多人的精力,我喜欢开门见山,你想怎样?想要什么条件?说吧,这里没有外人,只要合情合理,我给你办!”

    严宏昌好整以瑕,循循诱导。

    罗力眼珠子乱转,他在考虑严宏昌的话带有多少真诚。

    “严校长,我真的可以提条件吗?”

    “当然,不过有个前提,条件可以提,但是你要认清事实。

    打你的人是王洪宽,是他把你打伤的对不对?既然是他打了你,你提条件是不是也应该有个目地性,起码学校没有亏待你吧。

    对待你的问题,我一直认为要宽容处理,毕竟你是孩子,学校有责任教导你成才,而不是一棒子打死。学校没有开除你,也没有把给你的处分载入档案,学校对你是仁至义尽,你总要感恩吧!”

    严宏昌循循诱导,他眯着眼睛望着罗力,他不相信这小子听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罗力岂能听不懂严宏昌的话外音,对方这是要把祸水东引,利用他给王洪宽找麻烦,同时又对他示好,只是这个老狐狸到底有多少诚意,还是未知数!

    老狐狸对上小狐狸,这两位各耍心机。

    罗力不傻,严宏宽想当校长,想接老校长的班,挡在他面前的就是王洪宽那一伙人,说白了,他们俩人有共同的敌人,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这个道理罗力比谁都懂,但是这份‘友谊’有多少可塑性还是未知数,罗力可不想把自己的底牌过早暴露出来。

    他眼珠转着,动着心思。

    “严校长,我罗力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当初在校长办公室,乔振梁他们一伙人全部针对我,唯独您对我报有善意,这我都看在眼里,您放心,我罗力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绝对不会牵连无辜。

    我没别的要求,王洪宽必须赔偿我损失,我现在头痛的厉害,恶心,迷糊,胸口疼,四肢无力,全是拜王洪宽那一拳所赐。

    还有,他当初把我的头撞到桌角,让我留下后遗症,所以他必须补偿我,不然,我就不出院了!”

    严宏昌笑了笑,他要的就是这个目地,这小子不傻,想讹人,讹王洪宽去,别讹学校就成。

    “你打算要多少钱?”严宏昌直接问道。

    罗力伸出一根手指来:“我要一万!”

    严宏昌皱起眉头道:“罗力,你就要这么点啊,你这是在侮辱王主任,王主任要是知道你要这么一点点的钱,他会瞧不起你滴!”

    “噗!”

    尼玛啊!

    罗力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他没想到严宏昌这货比他还黑,这货简直了,他盯着严宏昌,只觉得这个副校长的心思好深沉,好深沉......

    自己会不会是与虎谋皮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