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溜须拍马
    高二年组办公室,罗力低着头,虚心接受着许盈的批评,这货觉得,如果每天都能这样聆听许盈的教诲真他娘的是一种享受,别人受批评,痛哭流涕,这货受批评笑逐颜开。

    等到罗力离开,许盈只觉得万般无力。

    这货简直就是油盐不进,承认错误的态度那叫一个好,怎么说怎么是,可是调转屁股,这货就我行我素,高二年组的老师们纷纷给许盈出着主意,教她怎么教育罗力,可惜,这些办法没有一个适用的,许盈觉得,好像任何办法在罗力身上都不起作用......

    罗力还没等回到班级就被赵立刚叫住,让他去严宏昌的办公室,这货连声答应,比乖宝宝都乖宝宝,赵立刚拍着脑袋头痛不已,这小子就特娘的一个滚刀肉。

    罗力敲开严宏昌的办公室,这货一进屋就关上门,一脸的献媚:“叔儿,您找我!”

    严宏昌抬起眼皮夹了罗力一眼:“别乱叫,谁是你叔,叫我严校长!”他抿了一口茶水。

    这货一路小跑,提起暖水瓶就给严宏昌加水:“叔儿,我给您加点热水,叫校长显得多生疏!”

    这货这脸皮的厚度简直是无敌了,严宏昌哭笑不得。

    见过打蛇随杆上的,但是这货,杆还没举起来,直接就爬上来了,本来想板着脸教训他一顿,楞是把他弄得没脾气了。

    淘就淘气一点,谁不是从年轻的时候过来的,可是你不能天天变着花样的淘啊!

    “你小子就不能给我安稳点,回来就给我找麻烦!”

    严宏昌说的声色俱厉,但是这话里明显的带着一种维护的意思。自两人合伙坑了王洪宽一次,两人之间的‘感情’明显不同往日。

    罗力那个聪明劲又怎么听不出来这话外音,他笑嘻嘻的道:“叔儿,不是我招惹他们,是他们来招惹我啊,您说吧,就我这个性子,也不是个肯服软的人,我还怕他那个吗?”

    严宏昌瞪着他道:“那你就来硬碰硬的?”

    罗力嘿嘿笑着:“叔儿,我那不是得给找自己找个面子吗,我不能让人蹬鼻子上脸啊,我惯他一次,他下次就敢上脸,一次我弄服他,下次见着我他得捌着走,叔,您放心,我肯定不给您找麻烦,我保证把他们几个收拾的服服贴贴滴!”

    严宏昌这个气呀,本来是要教训这货,可这说着说着,这货就开始跟他灌输他的思想了,还要收拾程黑子那伙孩子服服贴贴,好像是他教唆似!

    说真心话,严宏昌还真想知道罗力这货有什么办法治服这帮高三的孩子,要知道,想弄服一个人,那难度得多大啊,这小子说起来好像很容易点事,不过好奇归好奇,他可不能教唆这货干这事!

    这帮孩子没个深浅,万一出了大事,谁都承担不起。

    “打住了,你给我上一边站着去!”

    这小子说着说着就坐到他旁边的椅子上去了,一点不把自己当外人,严宏昌就纳了闷了,这小子怎么就这么皮,他这些个拍马屁的方法是哪里学来了,楞是让他生不出气来。

    没办法,严宏昌是打心里欣赏罗力这小子,他怎么淘,看在他眼里就是一个顽皮的孩子,能把淘气淘出这样的高度,着实让人喜欢。

    就拿刚才操场上的事来说,罗力甩孙东那一嘴巴,时间和度把握的是那个精准啊,那么多的高三孩子,楞是当着他们的面甩了那个孙东一大嘴巴,而且全身而退,这手段,这眼力,就算是一个成年人也未必比得上他,这小子太鬼了,看着这些老师跑过来,知道打不起来了,果断下手,脸黑,手更黑!

    不过让严宏昌纳闷的是,这小子一脚就把足球给踩爆了,当场把所有人都给震住,他是怎么做到的,想到那天罗力从六楼掉下来毫发无伤,他心中起疑。

    “对了,你小子给我说说,那个足球是怎么回事......”

    罗力嘿嘿笑了笑,这货当着严宏昌的面的把鞋给脱了下来,举到严宏昌面前道:“叔,我没特异功能,我这双鞋吧,昨天订了一个马掌,那师傅技术不好,这钉子头没给我砸回去,我还没来得找他,这不就用上了吗!”

    严宏昌恍然大悟,原来这货鞋底有个钉子尖,怪不得能够一脚踏破皮球,他还纳闷呢,那得多大的气力,当时看到那一幕,把他这个成年人都吓一跳,何况那帮孩子,这货,简直让人无语......

    罗力哪敢告诉别人,没有36号当铺,他怎么可能一脚踩爆足球,其它的都是扯淡!

    “行了,我告诉你啊,不准再招惹程彬他们那伙孩子,你给我老实点,和他们井水不犯河水,再惹出麻烦没人给你擦屁股,等着开除吧你!”

    “还是叔儿对我好,对了,叔,我给咱婶买了一个戒指,也不知道咱婶喜不喜欢!”

    这货随手就掏出一个黄金戒指,严宏昌差点没气得乐出来,这混蛋,来贿赂他来了。

    “赶紧给我收起来,滚犊子,再敢这样,我开除了你!”

    罗力知道,这关算是过了,朝廷有人好办事,古人诚不欺我,这货一步三摇的下楼了!

    走到垃圾桶边的时候,这货随手就把‘金戒指’丢了进去,拍拍手不带走一片云彩,戒指是路边两块钱买的地摊货,这货又哪里会心疼,他早就算准了严宏昌不会收,谁能和他一样那么没节操,这货根本就是在演戏,谁要说他有节操,那就是瞎了眼!

    这货回到班级几乎受到‘国王’一样的礼遇,经过这一仗,高二四班几乎坐实了丰源高中头把交椅的位置,谁敢来招惹高二四班,有罗力坐镇,那就是金字招牌。

    熬过四节课,罗力差点没憋疯了,下课铃声一响,学生们尤如脱缰的野马,二货兄弟帮罗力拿好了食盒,罗力走在前面,二货兄弟跟在后面,出了教室,二货的两个小弟早就等在楼梯口,看到他们两人过来,眼睛狂魔和鼻涕虫伸手接过二货兄弟手里的餐盒。

    二货兄弟洋洋自得,当老大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班长徐扬帆从后面走过来,她皱起眉头:“罗力,林涛,你们俩又欺负低年级的学弟,你们俩自己没长手吗?”

    林涛这货笑嘻嘻的道:“徐班长,我可没欺负他们俩!”转身对两个小弟道:“我欺负你们俩了吗?”

    “没有!”两个跟班脑袋摇了跟摇鼓似的。

    徐扬帆瞪了罗力一眼,根本就没搭理林涛那二货,罗力摸了摸鼻子,貌似自己没招惹班花啊,看着小姑娘摇曳多姿的离去,这货满脸猥琐的盯着徐扬扬帆的臀部看了又看,嘴里嘟囔着:“还没长开就这么翘,要是长大了还得了。”

    这货的思想就没健康过。

    上一世罗力考上了一所三流大学,他清楚的记得徐扬帆考上省医科大学,虽然同在一个城市,但是几乎没有什么交集,高中同学到是聚了几次,徐扬帆一直都是以女神的形像出现。

    他这样的吊丝,对美女班花只能背地里yy,人家家世好,模样好,学习好,样样都好,他和林涛这样货色,也只能仰望,他还清楚的记得后来参加过徐扬帆的婚礼,她嫁给省城一个富商老板的儿子,据说婚后生活并不是很幸福,但每次出现,都是他们仰望的对象。

    一声叹息啊!

    二货兄弟本以为能在徐扬帆面前刷刷存在感,谁曾想美女班长鸟都没鸟他,这货尴尬的不要不要滴!

    直到徐大美女走远,他才问罗力:“老大,为什么她瞪你,不理会我,这是为啥子捏?”

    罗力无语的道:“因为你长的太帅,她怕一眼爱上你!”

    “真的吗?老大!”二货兄弟信以为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