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各取所需
    二货兄弟没有想到罗力又给他创造一个单独接触徐芷容的机会,看到罗力走了,他一拍胸脯:“以后再有什么事就来找我!”

    这货兴奋的满脸通红,这个时候能在喜欢的女孩面前出风头简直太爽了,这货沾沾自喜。

    徐芷容看了看二货兄弟,忽然问道:“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

    “啥啥啥...事?”

    二货兄弟听到徐芷容和他讲话,这货心花怒放,小心肝砰砰的跳着,就差没从嘴里跳出去。

    在这之前,徐芷容从来没有和他说过话,这货一厢情愿,现在女神主动和他说话,这货连舌头都打卷了。

    徐芷容道:“我就是想问一下,前几天罗力住院,你们俩是不是在我家的早餐摊买过豆包......”

    二货兄弟的冷汗瞬间就下来了,罗力那货在她们家的豆包里塞了死苍蝇,把她家的早餐摊给扰黄,这件事一直让林涛忐忑,幸好当时没有被抓住,可是他没有想到徐芷容竟然问起他来,他哪里知道,那天早上罗力干完坏事趁乱逃跑,他跟在后面跑的时候徐芷容恰好看到他的背影。

    二货兄弟被问得一脑门子冷汗:“没没没...没有,真的没有,要是没别的事我走了!”

    他吓得屁都凉了,这要是让徐芷容知道是他和罗力干的那事,那就玩完了,二货兄弟吓得手脚全是汗,腿都软了。

    徐芷容望着狼狈逃走的林涛,她眉头蹙起,本来不敢确定什么,可是看到林涛的表现,她越发的怀疑什么了。

    严宏昌正在看这个月学校的报表,已经下班,他却没有离开,房门敲响,他随口应道:“请进!”

    罗力推开房门,半个脑袋探进来,看到只有严宏昌一个人,这货从门缝挤进来,话没说,笑容先堆了起来:“叔儿,就您一个人在啊!”

    严宏昌非常意外,他没想到罗力竟然主动来找他。

    “找我有事?”

    对于罗力叫他‘叔儿’这个称呼,严宏昌算是默认了,这小子太能套近乎,真是拿他没办法,他摘下眼镜,揉了揉太阳穴。

    罗力反身关上房门,提起热水壶先给严宏昌桌子上的茶杯继满水,然后规规矩矩的坐到严宏昌旁边的椅子上。

    这货溜须拍马的境界又上升了一个台阶。

    “叔儿,有个事和您说!”

    这货把王勇给徐芷容的信封掏了出来,推到严宏昌的面前。

    “这里面是什么?”严宏昌不解的问道。

    “是饭票!”罗力答道,随后把王勇的所做所为说了一遍,这货绘声绘色,把王勇卑鄙无耻的嘴脸刻画的丑陋不堪,把自己光辉伟大的形像描述得异常高大。

    严宏昌听得想笑,这小子明明去惹事去了,偏偏把自己突出的这么伟大,好像救事主似的,他也是服了这货的厚脸皮。

    “这么说,你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挽救了一个无知的少女?”严宏昌调侃着罗力。

    这货老脸一红:“叔儿,那都是次要的,我听说王勇用这种方式勾搭了好几个女孩了,简直猪狗不如,叔儿,这样的祸害怎么能让他留在学校,您可得为我们学生做主啊!”

    就算是罗力不说,严宏昌也从侧面听说过王勇的事情。

    学校的食堂还有宿舍那边的超市都在王洪宽和乔振梁手里把持着,这两个地方每年都让王洪宽和乔振梁赚的盆满钵满,外人根本就插不进去,老校长就快退休,他做个老好人,宁可学校吃亏,也没有把食堂和超市收回来,这样一来,学校的经费就变得紧张起来。

    严宏昌早就有心把这两块收回,奈何心有余而力不足,严宏昌有事业心,更富有正义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和乔振梁和王洪宽等人格格不入,也成为他们的眼中钉。

    对于王勇那种货色的人,他是不屑于搭理的,根本不入他的法眼,但是罗力这小子怎么就偏偏要去招惹王洪宽的人。

    在他眼里,罗力是个很出色的小伙子,他看人的角度和乔振梁他们不一样,罗力几次搞事情,都是有针对性的,他先是打了王洪宽,又在食堂闹那么一出,在宿舍又把王洪宽架在火上烤,楞是把他带到沟里坑了他两万元,这小子简直就是一个妖孽一般的存在。

    但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严宏昌一直想不明白,这孩子在高一的时候一直本本份份,他为什么忽然之间开始闹事,而且清一色的针对王洪宽?

    严宏昌这几天一直在思索,如果只是因为王洪宽在教育罗力的时候动了粗,招惹到这小子的报复,那就有些说不通了。

    现在他又拿王勇做为突破口来搞王洪宽,可以说这小子把脉把得很准,王勇干出的这个事,如果把它当作把柄的确能够让王洪宽等人灰头土脸,甚至能把王勇赶出一高中,但是有用吗?

    换了王勇,还有有李勇,张勇,像王勇这样的货色,就算是王洪宽也未必想用他。

    严宏昌知道王洪宽惧内,所以才不得以启用王勇这这个小舅子来管理食堂,如果把王勇赶走,其实是在帮王洪宽,他相信,王洪宽甚至会很高兴,能够趁这个机会把王勇清出去,那样他在老婆面前也能交代,也少了一个麻烦。

    看事情的角度不同,得到了结论就不同。

    严宏昌望着罗力,真想知道这小子真实的想法,这就好像两个高手过招,都想知道对方出招的目地,他从来没有想过,在面对一个孩子的时候,他也要用成年人的思维来对待。

    但是他不想这样,他望着罗力,缓缓说道:“告诉我,你的目地是什么,为什么要一直针对王洪宽?”

    严宏昌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盯着罗力的眼睛,他想从罗力的眼中看到他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在这一刻,他没有把罗力当成一个孩子,而是当成了一个可以和他平等对话的成年人。

    罗力没有想到严宏昌竟会这样问他,他甚至能感受到严宏昌在问他这句话的时候,是用一种平等的态度。

    再装假就没有意义了,罗力知道未来严宏昌和乔振梁之间的校长之争,而王洪宽就是关键。

    他毫无畏惧的与严宏昌对视,一脸的贱笑:“叔儿,其实我没别的目地,我就是想帮您,我就是想把王洪宽搞臭了,搞得一名不文,叔儿,我能做到这点,但是我怕做那个冤死的孩子,我得找个靠山,叔儿,您能做我的靠山吗?”

    这货直接就把自己的目地说了出来,他相信,只要严宏昌不傻,他就会明白他的意思。

    严宏昌瞳孔剧烈的收缩着,他没有想到这小子这么真接,好像他们彼此都洞悉了对方要想的东西,在他们两人之间只隔着那么一层膜,捅破了,就能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但是他知道,现在并不是捅破那层膜的时候,他们还没有达到对彼此完全相信的地步,他很惊讶于罗力为什么会找他做靠山,难道这孩子真的是天生的妖孽吗?

    他想不通。

    他只能通过未来的观察来确定什么,他也不敢把宝压在一个孩子的身上,搞臭王洪宽,岂是那么容易的事,他相信罗力能够给王洪宽不停的制造麻烦,但是要把王洪宽彻底的搞臭了,怎么可能?

    但是他很期待,为什么这小子就这么有自信?

    他没有表态,但也没有拒绝,只是说道:“有时候留着一条臭鱼,要比把它清出去更好,有时候想问题,要从两个方面考虑,你回去想想叔儿这句话的意思!”

    严宏昌这只老狐狸是不肯轻易的就上船,罗力知道,他能说出这句话来,就已经很不容易了,也可以说是间接的告诉了他,可以去闹。

    他也明白严洪昌的意思,臭鱼指的是谁,换位思考,还是老狐狸狡猾,他想问题想的还是简单了点,罗力自我矫正。

    他嘻嘻笑道:“叔儿,我明白了,那我走了哈!”这货达到目地,又在某一方面与严宏昌达成共识,美滋滋的走了。

    刚走几步,这货转身又回来了。

    “那个啥,叔儿,这里面的饭票给您留着也没啥用吧,就当给我的劳务费,您没意见吧!”

    这货不打算放过任何一个占便宜的机会,直把严宏昌逗笑了,抓起信封丢到这货的头上。

    “滚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