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要往死里弄
    王洪宽早上接到消息后赶到了超市,看到满地狼藉,满屋子臭气熏天,他气得浑身哆嗦,大骂王勇:“怎么回事,怎么搞的?为什么昨晚不给我打电话,现在才告诉我?”

    王勇一脸委屈,昨晚大半夜的怎么告诉王洪宽,再说这事几乎可以断定是学生干的,只要好好查一查,肯定能查出来是谁,他本身就怵王洪宽,发生这样的事,他大半夜就更不敢去折腾王洪宽了。

    “姐夫......”

    王勇本就委屈的要命,昨晚差点没把他给吐死,现在又遭王洪宽埋怨,他比谁都憋屈啊!

    “姐夫,肯定是那帮学生干的,只要好好查一查肯定能找出是哪小王八蛋,要找出来,我扒了他的皮!”

    王洪宽恨铁不成的钢的瞪着王勇:“你认为是哪个小王八蛋干的,你心里有没有点b数!”

    王勇张大嘴巴:“姐夫,你说还是罗力那小王八蛋,我r他八辈祖宗,我找人弄死他......”

    王洪宽黑着脸道:“跑不了他,整个丰源一高中谁还比他胆子更大,谁还敢这么肆无忌惮?你昨晚不告诉我,现在已经错过最佳时机,你要是昨晚告诉我,我直接报警,学校收拾不了他,警察也收拾不了他吗?你个蠢货?”

    王洪宽气得大骂王勇这头蠢猪。

    王勇哭丧着脸道:“姐夫,我没想到这层啊,我寻思,今早你来了,一吓唬他们,是谁干的,不就说出来了吗!”

    王洪宽狠狠的瞪了王勇一眼,这猪脑,吃屎长大的。

    望着一片狼藉的超市,他下定决心,这次一定要把罗力这个祸害清出丰源高中。

    严宏昌早上来到学校就听说了昨晚的事,他把李晓波叫到办公室询问了一下情况,不用猜,他就知道这事准是罗力干的,这小子就没一会消停的时候。

    这货是怎么想的,用臭豆腐去砸超市,他早上路过超市,超市里那个味儿啊,没半个月的功夫都别想能够散尽,这招儿太**损了,哪个学生还会去买东西,单是闻着这味就没食欲了,这等于断了王洪宽的财路,严宏昌忍着笑意,在李晓波面前,他不好笑出来。

    他又问道:“我要你盯着罗力那小子,他昨晚都做了什么没有?”

    李晓波苦笑道:“严老师,我是服了这小子!”

    李晓波上学的时候严宏昌是他的班主任,大学毕业以后,也是严宏昌把他招到一高中工作,所以他一直叫严宏昌严老师,从不叫他校长,两人之间的关系匪浅。

    “说说看,怎么了?”

    李晓波就把昨晚罗力去高三宿舍与孙东和好的事讲了一遍,把他的怀疑也说了出来。

    严宏昌听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小子怎么就这么厉害,这得多么高明的手腕才能把孙东给收服了,换成是他,也得思前想后才能顺利解决啊,这小子怎么就这么厉害。

    李晓波继续说道:“不止这些,罗力昨晚撺掇全校的学生,谁也不准去超市买东西......”

    李晓波是管宿老师,男生宿舍有什么风吹草动他都能提前知道,他为人好,与学生打成一片,所以有他自己的耳目,罗力的小动作逃不过他的眼睛,这小子简直就是一个惹祸精。

    他把罗力如何撺掇学生,又如何大包小包的送东西收买人心的事全盘告诉了严宏昌,直把严宏昌听得一楞一楞的。

    这货是用王洪宽的钱搞王洪宽,这么大点就知道收买人心,这小子也太鸡贼了!

    早前罗力说过,他要搞垮王洪宽,严宏昌还将信将疑,他知道这货一肚子鬼主意,一般的成年人都没他心眼多,但是想搞垮王洪宽,那可不容易,就算他出手,也未必能够搞定王洪宽。

    但是现在看来罗力的的手段不是一般的高明,就算这事暴露出来,对罗力也是无损,一没偷,二没抢,三没违反学校纪律,不让学生买超市的东西,这没毛病。

    但是用臭豆腐砸超市,这事要是漏了可就不好办了,就算他想维护罗力也是出师无名。

    这事说大就大,说小就小,罗力已经年满十八岁,如果王洪宽想往死里弄罗力,只要他报官,单是这一条就可以构成拘留了,到时候只要王洪宽背后推动,那后果不堪设想......

    严宏昌的心‘咯噔’一下,他想到罗力在他的办公室里说的话:“叔,我就是想把王洪宽搞臭了,搞得一名不文,叔儿,我能做到这点,但是我怕做那个冤死的孩子,我得找个靠山,叔儿,您能做我的靠山吗?”

    严宏昌不知道为什么,鼻子发酸,这小子,他娘的,他在这儿等我呢,严宏昌深吸了一口气,大步向外走去。

    严宏昌的预料的没错,王洪宽报官了。

    前来调查的是辖区派出所的警察,带队的叫马宗洲,严宏昌认识他,他是王洪宽的同学。

    严宏昌下楼的时候王洪宽还有赵立刚正在陪他说着话,两个警员正在现场勘察,王洪宽叫了两个学生,马宗洲正在向学生了解昨晚的事,那两个学生吓得说话都不利索了,在威严的马宗洲面前吓得哆哆嗦嗦。

    王洪宽已经在学生中放出话来,一但查到是谁做的是要判刑的,他当了这么多年的政教主任,这种心理战运用的炉火纯清,如果是胆小的孩子,吓也吓死了。

    严宏昌大步走过去,一脸笑容:“马所来了!”他与马宗洲握了握手,同在一个区域,彼此间是认识的。

    “马所,先到我办公室坐坐,好久没见到你了,这么点事还麻烦你,走,上我那,前几天有个学生从龙泉给我邮回来几盒乌龙茶,正宗的,一会走时给你带两盒!”

    “啊呀,严校,那怎么好,也好,上你那坐坐,小刘,小张,你们两先调查,看看有什么证据?”

    他和严宏昌上楼去了,直把王洪宽鼻子差点气歪了,尼玛的,什么叫‘这么点事’,老子的超市被砸了就是‘这么点事’,他对严宏昌怨念太深了。

    生气归生气,王洪宽也跟了上去,他要看看严宏昌想搞什么鬼,他和马宗洲是同学,关系一直不错,这次的事,他就是要把火烧到罗力身上,无论如何也要把这货从学校清除出去,他一个成年人还斗不了他一个**崽子,他就不服了,这小b这么嘚瑟,这次一定要把这害群之马清除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