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公鸡中的战斗鸡 1
    小警员气得连拍桌子:“林涛,你给我老实点,以为我们不知道你昨晚都干了什么吗?你和罗力撺掇学生不准去超市买东西,有没有这回事?”

    二货兄弟回答的很干脆:“有啊,都是罗力干的,是他指使我滴,他就是一个混进学生队伍里的害虫、流氓、无赖,这和我没关系!”

    二货兄弟听从罗力的教导,把屎盆子全都扣到罗力身上,反正那货虱子多了不咬人,他干的缺德事也不是一件两件,多一件和少一件没啥区别。

    小警员没想到这货到是痛快,没用吓唬就全说了。

    “好,你承认就好,罗力撺掇学生不准去超市买东西,然后晚上又用臭豆腐砸了超市,对不对?”

    二货兄弟虽然承认罗力撺掇学生不去买东西,但是砸超市这事,打死都不承认。

    “那我就不知道了,我半夜的时候睡着了!”

    无论两个小警员怎么吓唬,怎么诱导,这货一口咬定,就是睡着了,一问三不知,二货兄弟可算过了这关。

    警员把审问的情况报给马宗洲,马宗洲还在严宏昌的办公室随意的聊着天,手下人汇报完审问结果,马宗洲道:“基本上可以确定了,这个超市就是这个叫罗力的学生砸的。”

    王洪宽道:“跑不了他,他撺掇学生不许去超市买东西,晚上又偷偷砸了超市,宗洲,这小子在学校就是一个害群之马,你们一定要严肃处理,学校全力支持你们的工作,共同维护治安。”

    马宗洲笑呵呵的道:“没问题,这小子他跑不了,搞出这么一出事来,已经够治安拘留了,我们这就带他回去进一步审问。”

    严宏昌抿了一口茶水道:“马所,就这么带人有点太仓促了吧,证据呢?不能仅靠几个学生的供词就确定是罗力砸了超市吧,砸超市的人证、物证,这两样一样没有,怎么证明?”

    马宗洲就是一楞,看了看王洪宽,王洪宽直接说道:“严校,这还用什么证据吗?事实就摆在那,就是罗力那小子砸了超市,他这段时间干了多少坏事?学校发生这么多的事,哪一件不是他干的?这样的学生早就应该开除,学校虽说是以教育为主,咱们网开一面,但是他现在已经开始妨碍社会治安了,就应该用国法来治他!”

    严宏昌用眼睛夹了王洪宽一眼,这厮的吃相腻难看了一点,这就想搞死罗力,严宏昌内心冷笑了两下。

    “王主任,什么事情都是讲究证据的,如果靠推理就能审案还要证据做什么?我只强调两点:人证,物证,这两样缺一样,谁也不能把罗力带走,他是丰源高中的学生,不是社会的无赖地痞,如果你们找到这两样证据,我亲自把他送到看守所!”

    严宏昌脸沉下来,麻痹的,给脸不要脸,真当他这个副校长是摆设。

    想撕脸,那就来,这小子我还真就护着他了!严宏昌也上来了牛劲。

    赵立刚一看事不好,偷偷退出去,去找校长和书记去了,要是这两位撕破脸,与谁都不好。

    马宗洲没想到严宏昌这么霸道,过去和这个人接触过几次,挺和蔼的一个人。他知道严宏昌和王洪宽有间隙,但是当着他的面就这么开撕,可就不一般了,他来之前王洪宽向他示意过,这次一定要搞死那个叫罗力的学生。

    严宏昌和王洪宽开撕,这也是没把他放在眼里啊,他心里也不舒服了,毕竟提议带走人的是他,这个严宏昌太不给他面子了。

    马宗洲沉下脸“严校,我们办案走的是正常程序,罗力有重大嫌疑,我们带他回去调查无可厚非,你这真要为难我,妨碍我们执法吗?”

    这话就带有威胁的意思了。

    严宏昌气得想笑,麻痹的,这俩人还真是穿一条裤子,如果他一定要留下罗力,这就让马宗洲抓住把柄了。

    这时候老校长佟国忠和书记乔振梁也过来了。

    “唉呀,马所,劳您大驾过来,真是太不好意思了!”老校长是个和稀泥的,刚才的话听到了一半。

    “要不这样,我有个提议,把罗力叫来,你们在这里审一下,毕竟是我们学校的学生,这样带走了对学校影响也不好,马所,宏昌,你们两位怎么看?”

    老校长这是各给两人一个台阶下,搞得太疆,脸上都不好看。

    马宗洲想了想,这么办也好,虽然王洪宽一再要他把人带走回到所里收拾罗力,他也答应了,对付个小孩子,回去一吓唬也就全说了,但是严宏昌一再维护,他也不想把人得罪狠了,老校长的折中办法,他也就没说什么,同意了下来。

    罗力早就在等传唤了,二货兄弟回来简要的一说,他就明白了,这帮警察[police]和王洪宽是一伙的,王洪宽是要借police搞他,这货冷笑,想来这套,那就看看,到底谁搞谁,这货酝酿情绪,一会怎么‘大显身手’,怎么‘过五关斩六将’,做为一只公鸡中的战斗鸡,这货斗志昂扬!

    许盈亲自来叫罗力,她颇为不安,就连她也认为这事是罗力干的,想要躲过过这关太难了。

    那晚罗力为她解围,她是心存感激的,只是罗力所做的事与他的年纪太不相符,这让许盈与罗力沟通起来总是觉得很不自然。

    这次罗力又惹祸,许盈是担心的,她对王洪宽没什么好感,那人对她有什么企图她心知肚明,她把罗力叫出教室,认真的问道:“罗力,你告诉老师,超市是不是你砸的?”

    紧身的牛仔裤配合白底的格子衬衫,许盈一身素雅的打扮,配上她那张精致无暇的容颜对任何年纪的男人都有着致命的杀伤力,也无怪呼那些十七八岁的男孩子为之着迷。

    罗力如是想,就算以他四十岁大叔的心态来审视许盈,在对上她那双迷人的双眼时仍然忍不住要陷进去。

    看到许盈一脸关切,这货只觉得全身上下都透着舒坦劲,看来自己为她做的这些个事是值得的!

    “许老师,你在担心我吗?”

    这货说话的时候盯着许盈,眼神显得有些热切。

    许盈没想到罗力不回答她的问题,反到问她,这话问的有些暧昧,让她脸上不仅为之一红,为什么面对罗力的时候无法坦然,难道仅仅是因为他的眼神太具侵略性?

    “你是我的学生,老师关心你是必须的!”

    许盈不得不回答,她不想罗力误会什么,被这么大的孩子喜欢,她自己也觉得难为情,可又偏偏又不知道该怎么让罗力打消这样的念头,想起来真是让人为难。

    “如果是我砸的呢?”

    许盈紧张起来:“你你......如果...如果他们没有证据,你不要认!”许盈几乎是挤出这句话来,就连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句话让罗力的心瞬间温暖起来,他忽然一本正经的说道:“许盈,谢谢你,如果有一天,你能够明白我所做的一切是为了什么该有多好,可惜,你永远都无法理解我的所做所为,但是我要你记住,我罗力今天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是为了让你不受伤害,我这一生愿做你的守护神,直到永远!”

    这货直接叫出许盈的名字,连老师也不叫了,说完,转身就走,把许盈听得迷迷糊糊不知所以,看着罗力独自上楼的背影,竟显得那么的落寞与决绝,一时之间让她竟然有些恍惚,虽然他的话说的乱七八糟,但是最后一句太过直白了,就算是许盈也不仅听得脸色晕红。

    因为同样意思的话,罗力不只说过一次,被这种年纪的男孩表白,到底是一种幸福,还是一种负担呢?

    这货装完b,直接向严宏昌的办公室走去,公鸡中的战斗鸡正式登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