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公鸡中的战斗鸡(二)【求推荐支持,兄弟们我要推荐票】
    罗力敲开严宏昌的办公室,办公室里,校长佟国忠、副校长严宏昌、书记乔振梁、王洪宽、赵立刚一众人等全在,这货毫无惧色,推门而入,换成其他孩子见到这阵仗腿都得软,这货就好像回到自已家一样,大摇大摆的就进来了。

    “你就是罗力?站到这边来!”

    马宗洲黑着脸吼了一句,按照他以往的经验,这样的年纪,吓唬一下,直接就交代了。

    可是让他意外的是,罗力连看都没看他一眼,而是走到校长面前,恭恭敬敬的问了声好,这让佟国忠发现,这小子还是蛮有礼貌的,心里舒服不少。

    可是随后,罗力抬起头来,一脸不屑的望向马宗洲:“你谁呀你,你命令我?你上学时思想品德课是体育老师教的?这么没礼貌,我们校长在,书记在,你跟我吆五喝六的,你算干吗的?装什么大尾巴狼啊!”

    严宏昌差点没笑出来,这货一进来就跟一只吃了春药的公鸡,直接就开怼,他到是想到罗力绝对会据理力争,就是没想到罗力进来就开怼,几个领导一个个都石化了,这小子...简直了!

    马宗洲瞬间脸都黑了,这是个什么货色。

    严宏昌忍着笑,他才不想管呢,你马宗洲不是能耐吗?不是要把罗力带走审问吗?来吧,我倒看看你能不能收了这妖孽!

    乔振梁把头扭过去,他吃过罗力的大亏,可不想跟这货打交道,王洪宽硬着头皮训斥道:“罗力,你有没有点礼貌,这是马所长,辖区派出所所长!”

    罗力用眼皮撩了王洪宽一下:“用你告诉啊,他是谁他自己不会说,他是哑巴吗?”

    罗力直接就怼,把王洪宽直接就给怼的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哎呦我去!”

    马宗洲脸都绿了,他当了这么多年的所长,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货色,这小子吃了炸药了?

    老校长连忙说道:“罗力,不要这么说话!”

    这货到给老校长面子:“校长,我听您的,不过现在police的素质实在太差,还没怎么滴呢就先装大尾巴狼,以为人都是吓大的,您看人家香港电视剧,人那里面的police,到哪调查事情,先掏证件,这也不能怪我吧,也不自我介绍,谁知道他是干吗的,一进来就要我过去,有毛病吗!”

    佟国忠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罗力了,这是把他架火上烤啊。

    严宏昌不得不说话了:“罗力,你好好配合马所他们调查,他们是调查昨晚超市被砸的事情,你知道什么就说什么,好好配合人家!”

    罗力连忙笑呵呵的答道:“好哒!”

    老校长终于松了一口气,他有些后悔,就不应该过来,这心啊,怎么就跟坐过山车似的,他现在看到罗力,这心就忽悠。

    马宗洲肺子都要气炸了,这要是在所里,他早两嘴巴上去了,可惜这是学校,那些见不得光的手段用不上。

    他强忍着怒火,一拍桌子:“罗力,我问你,昨晚超市被砸的时候你在哪?”

    罗力答道:“我九点半上床睡觉,五点起床,如果超市是在半夜被砸我就在睡觉!”

    “谁能证明超市被砸的时候你在睡觉?”马宗洲大声问道。

    罗力看了看他,反问道:“police,你这问题问的就是毛病,我一个寝室的同学都在睡觉,你让我怎么证明,你要是能证明你妈为啥是你妈,你爸为啥是你爸,我就能证明我为啥在睡觉!”

    “噗!”

    一屋子的人起码有两三个差点没喷出来,尼玛,这货怼人怼的,没他这么怼的,这小子怎么想的呢,还证明你妈是你妈,你爸是你爸。

    严宏昌强忍着笑意,若不是看到马宗洲脸都绿了,他非得大笑出来不可,嘚瑟吧,遇到刺头了吧,这小子也是,怎么就这么一肚子的坏水,这么噎人的话他也能想到,不过这话怼的实在是给力。

    “你给我老实点!”

    两个小police看到头让这小子给怼得脸都绿了,连忙训斥:“老实交代,超市是不是你砸的?”

    罗力一脸不屑:“不是,我说,我又不是小孩子,你老吓唬我干吗?我再说一遍,晚上九点半以后我睡觉了,不知道谁砸的!”

    “昨晚你在睡觉前串连高一高二高三的学生,不让他们去超市买东西,是不是你干的?”

    “没错,是我干的!”这货回答这个干脆啊,就算是学校领导都感到有些意外,罗力在这件事上可没耍赖。

    “外面超市手纸六毛一卷,校内超市七毛一卷,外面超市方便面六毛一袋,超市七毛一袋,外面卫生巾两元一袋,校内超市两毛五一袋,尼玛损不损啊,‘大姨妈’的钱都挣,这是人干的事吗?我带头抵制这种奸商行为有问题吗?”

    罗力这么一说,王洪宽脸上挂不住了,关键这小子太特妈能比喻了,还‘大姨妈’的钱都赚,都知道那超市是他的,这脸打得‘啪啪’的。

    两个小警员一时没忍住,‘噗’的一下就笑了出来,连忙止住笑,这可不该他们俩人笑。

    学校几位领导也是哭笑不得,赵立刚忍得难受,他悄悄退出屋去,走到没人地方,蹲在地上笑了好一会才站起来,尼玛啊,这小子简直是公鸡中的战斗鸡,这话让他给说的,太犀利,太逗比了,可笑死他了。

    严宏昌抿着嘴,他是副校长,不好笑出来,也是强忍着,乔振梁不能笑,那超市还有他股份,老校长一脸尴尬,这里还有外人呢,这不是让马宗洲他们笑话吗?

    马宗洲气得呀,他望了一眼王洪宽,怎么事前没告诉他这小子**的这么刺头,在这审他,这不是找虐吗?

    “你撺掇学生抵制超市,因为记恨王洪宽主任,之后在半夜的时候去砸了超市,是不是这样,你给我从实招来。”

    马宗洲厉声吼道,这是他的绝招,不止是对付这么大的孩子管用,就是对付成年人,这招也管用,保准吼的对方胆颤心惊,露出马脚。

    “police,你这练过高音啊,这是标准的少林狮吼功,不过你调查案子就调查案子呗,你吼什么啊,要是这么吼就能破案,我建议你随身带个扩音器,那东西有劲,你这一吼,能传出十里地,威风,煞气,保准十里之内,犯了错的人都上您这自首来!”

    这货损人都不带脏字,那张嘴简直是怼人的利器,“我@#¥@#%@”,马宗洲什么时候受过这气啊,平时犯了错的带到所里哪个不吓得老老实实,可是这小子一而在,再而三的怼他,把他怼得肺子都要气炸了!

    他一步上前:“**跟谁说话呢!”他伸手就向罗力推了一把,如果是在所里,他直接就抽他嘴巴了。

    可是那手刚一碰到罗力,就见罗力‘嘎’的一下,直接就躺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就不动了,他吓了一跳,以为这小子是装的,踢了罗力一下,“赶紧给我起来”,可是罗力还是一动不动。

    屋子里的人面面相觑,王洪宽被罗力讹过一次了,他心知肚明,这小子又来这招,他走过去道:“罗力,别给我装,起来!”他伸手去推罗力,可是手碰到罗力的身上,感觉到冰凉冰凉的。

    他吓了一跳,伸手放在罗力鼻孔,没有呼吸,去摸他的心脏,没有心跳......

    “我滴妈!”

    王洪宽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脸比哭都难看。

    “他死了!”

    一句话,满屋子的人全都楞了,这怎么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