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收了这妖孽吧【继续向兄弟们求推荐,推荐越多,罗力就越浪】
    死了?**豆腐做的吗,碰一下就死了,马宗洲瞪了王洪宽一眼,还**老师呢,一惊一乍的,他蹲下来,把手放在罗力鼻孔处,没有呼吸,趴下听他心脏,竟然没心跳了......

    马宗洲也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惨白。

    有过一次经验的严宏昌估计罗力是装死,他大叫一声:“马所,你怎么把罗力打死了?”

    这老货蔫坏,不比罗力那货好多少!

    “我没有,我没有,我没打他......”马宗洲吓得推脱责任,他什么时候打人了,这小子怎么忽然就死了,他吓得屁都凉了。

    学校的几个领导全都站了起来,一脸紧张,尤其是老校长佟国忠声音发颤:“好好检查一下,看看他是不是装的?”

    这货有前科,上次王洪宽还没碰到他,罗力就‘抽’了,这次是不是还是装的,老校长哆嗦的让人赶紧检查。

    赵立刚跑过去,手摸了摸罗力,脸上难看到了极点,他抬起头来道:“校长,这次不是装的,他真的没心跳了!”

    “什么?”老校长手捂心脏,身体一挺,‘嘎’的一下,他先过去了,乔振梁慌忙扶住老校长,焦急的喊道:“快叫救护车,快叫救护车啊!”

    整个办公室乱了套了。

    严宏昌指着王洪宽道:“王主任,罗力前几天从六楼跳下去,你有没有告诉马所?你想害马所吗?不知道罗力碰不得吗?”

    严宏昌趁机落井下石。

    马宗洲气得拽住王洪宽的脖领大骂道:“你**怎么不早告诉我,你是不是想害死我?”

    马宗洲也沉不住气了,无论罗力是什么原因致死,是跳楼留下的后遗症还是其它原因,他这个所长已经肯定干不成了,他现在想杀了王洪宽的心都有,麻痹的拿了他两条烟,摊了这么大的事。

    这时候其他办公室的老师也过来了,大伙给老校长服了救心丸,走廊里乱哄哄的,许盈在外面,听到发生的事情,她吓得花容失色,罗力怎么就死了,她身子都吓软了。

    严宏昌就纳闷了,怎么罗力这小子装得这么象呢,装死也能吓死一批人?校医已经过来,给罗力按摩心脏,实施心肺复苏,折腾了一会,已经基本可以确定死亡。

    严宏昌心砰砰跳着,他也紧张了,刚才一直以为罗力是装的,怎么就变成真的了?他蹲到罗力身边叫道:“小子,罗力,你醒醒,你别吓叔儿啊!”

    他声音都有些颤抖了,摸到罗力冰冷的躯体,严宏昌就觉得脑袋‘嗡’的一下,差点没晕了过去,他怎么,真死了.......

    这货根本就是装的,上次当铺奖励给他的‘装死卡’这货给用上了。

    ‘装死卡’是一次性使用物品,可以让使用者陷入假死装态,半小时后恢复正常,这货早就惦记怎么使用这张‘卡片’坑人了,正好用在这里。

    他肉身陷入假死,可是精神完好无损,周围发生了什么罗力听得清清楚楚的,听到周围的动静,这货心里都笑出声了,麻痹的坑死你们。

    听到严宏昌真诚的呼唤,这货感慨,看来这老狐狸还算有点良心。

    此时救护车已经到了,医生上来,先把罗力抬到车上,众人扶着老校长也上了车,医生护士在车上就开始对罗力实施抢救,救护车一路呼啸直奔人民医院。

    严宏昌等人乘坐马宗洲的车也跟着往医院去,马宗洲哭丧着脸对严宏昌道:“严校,您可得给我做证啊,我真没打那小子,他是自已死的,不怪我啊......”

    严宏昌一句话都没回他,他心乱如麻,大口大口的吸着烟,如果这孩子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他决对不会放过王洪宽,还有这个马宗洲,就算拼着当不成这个校长,他也要把这两个人拉着给罗力陪葬......

    医生把罗力推到急救室,开始进行心脏复苏,电击,按摩,罗力清楚的感受一切,只是那电击击到他身上的时候,他有些心疼自己,麻痹的,这帮医生真能折腾啊!

    这货算算时间也应该到时辰了,在学校里耽误了一会,救护车又走了一会,抢救又折腾了一会,也应该到时间了吧!

    罗力正想着呢,就感觉自己的精神瞬间回到身体,他感觉到身体一阵痉挛,麻痹的,让人给电击了,这货想喊喊不出来,一睁眼,就看到一张满口大黄牙的嘴直压到他嘴上,正给他做人工呼吸,如果是个小护士,哪怕是个少妇,这货也认了,可尼玛,竟然是一个中年大叔......

    这货想挣扎,可是让医生用电击给电得身体麻木,那张嘴里全是口臭味,nmlgb,这货一声哀嚎,把给他做人工呼吸的医生吓了一跳。

    旁边的小护士一脸惊喜:“心跳恢复,呼吸恢复,血压恢复,病人复活了!”

    罗力不理一脸震惊的医生和护士,这货从床上直接跳到地上,没走几步,蹲在地上就开吐,一边吐,一边‘呸呸呸’,这货直把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连肠子都抽筋了,吐得那是鼻涕眼泪一起出来了,这货想死的心都有了,重来一回,初吻就这么弄丢了......

    严宏昌他们等在外面,所有的人全部愁云惨淡,尤其是马宗洲他满眼都是怒火,不管王洪宽怎么解释他都不听,王洪宽都要哭了,他自已也知道,这次是真的把马宗洲给坑了,人家不听他解释实属正常,那小子怎么就忽然死了。

    原本王洪宽还盼着罗力去死,可是当罗力真的‘死了’,他才感觉到这货还不如活着好呢!这样的祸害,无论死活都是只臭虫,人家死了臭一小块地,这小王八蛋死了臭一大块地。

    就在这时,急救室的医生走了出来:“谁是病人家属,病人抢救过来了!”

    “什么?”

    抢救室外面的人全部一脸震惊,抢救过来了,不是已经死了吗?

    严宏昌一脸激动,他第一个跑了进去。

    随后是马宗洲,他手都哆嗦了,活了,天啊,那小子活了,王洪宽一脸懵逼的表情,活了,那个小王八蛋又活了?

    妈的,他怎么又活了。

    而此时,罗力已经吐的没有力气了,“给我水,给我水!”这货现在想咬舌自尽,麻痹的,老子重来一回,初吻竟然让一糟老爷们给夺去了,苍天你瞎了眼,扎心啊,这货用力的捶着胸口,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呜呜呜~~~~

    从护士手里接过水,这货一口接一口的漱着,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一万遍啊一万遍......

    从外面走进来的严宏昌看到这货的反应,一颗心终于放到了肚里,不过这小子怎么漱起口来没完没了,这是怎么了?吃了苍蝇吗?

    王洪宽最后一个进来,看到蹲在那里的罗力,他是咬牙切齿,这真是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心脏都停止跳动了,怎么还能活过天,苍天啊,大地啊,请收了这妖孽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