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沾上毛就是猴【兄弟们,继续求推荐支持】
    在学校周边转悠一个多小时,终于找到一个小门市要出兑,这里原来是一家水果店,经营的不太好,打算出兑。在学校周边,要么卖吃的,要么还是卖吃的,但是大多数的学生对水果的兴趣都不大,所以这家小店维持不下去了。

    罗力带着三个小弟进来,大中午的转悠一个多小时,林涛和两个小弟早就出了一身汗,累成狗了!

    罗力叫老板切了一个西瓜,三个小弟狼吐虎咽的不一会就把一个西瓜消灭掉,看得罗力直咋舌,尼玛啊,这是养小弟还是养猪呢?

    趁几个小弟吃西瓜的功夫,他四处打量了一下小店,按照他的设想,基本还算满意,老板是一个中年妇女,罗力坐到她边上的椅子,问道:“大姐,你这店要出兑?”

    中年妇女看了罗力一眼,点了点头,没把罗力当回事,一看就是学校出来的学生,问这能有什么用?

    罗力笑道:“大姐,怎么个兑法,多少钱,咱们研究一下!”

    “你要兑?”中年妇女停下手里的活,面带疑惑,上一眼下一眼的看着罗力,有些不相信。

    罗力道:“怎么,看着不像?别看脸,看钱包,你要出兑,兑的是店,谁给你钱你兑谁,我不刷脸!”

    一句话把中年妇女逗笑了。

    “小伙子,你真要兑啊?你不是学生吗?你家里人呢?”

    罗力闲她啰嗦,从兜里掏出三千元钱拍在桌上:“大姐,看钱说话,我给钱,你兑店,别的你不用问!”

    看到罗力拍出来的那一叠钱,中年妇女眼睛瞬间亮了,她这店出兑了好一阵子了,也没兑出去,看到罗力直接就掏出这么多钱来,这是个金主啊,怪不得人家告诉她别看脸。

    她笑容堆到脸上:“小兄弟,你要真心实意的兑,大姐给你一个实惠价,这门市我是租来的,我租的时候是两千六百元一年,这是一年前的价,我一共租了三年,房租钱一次性付齐了,我租完这边的房价就涨到三千一年了。

    你也知道,这店挨着学校,一年一涨价,我一次付了三年的,来年想涨都涨不了。你诚心实意的兑,还剩下两年,一年三千,房租6000千,这里的水果我照原价兑给你,我多钱进的,你就多钱兑给你,不占你一分钱的便宜。

    我跟你说句实话,在学校附近,这水果好卖,这年头,女人的钱和学生的钱是最好赚的,要不是因为家里有事,我这店真舍不得兑呢,你看怎么样?”

    罗力眉毛一立:“不怎么样?你别看我年纪小,认为我是个学生就把我当棒槌,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

    第一,你这店面积太小,想做饭店,门面小,高不成低不就。做文具店,又不在校门口,地势不占优。卖教学图书,能放几本书?说白了,这个地理位置高不成,低不就,所以你才开个水果店,所以房价只能缩水,不可能涨。

    第二,学生群体,吃啥不买水果,买一包水果带回宿舍,大伙一分就没了,自己吃不了几个,学生没那闲钱,所以你这店应该经营得并不怎么样,从你店里的水果就能看出来,所有的水果都不新鲜了。你要原价兑给我,那是不可能滴。

    你要想兑,就按我说的兑,你房价两千六租的,我不给你抹价,就2600,谁做买卖都不容易,水果按进价打7折,我全部留下,你要同意,咱们这就做价,把房主找来,协议签了,这店就是我的了,你要是不同意,咱也不用合计,我转身走人!”

    中年妇女没有想到这个小伙子这么精明,她那点算计跟本没逃过人家的眼睛,她尴尬不已,不过很快就恢复过来,满脸堆笑。

    “小兄弟,房价的事就按你说的来,没问题。不过这水果可不能打折,我这损失就够大了,再打折给你,我不赔死了吗?”

    罗力站起来道:“做什么生意都有风险,风险只能自己顶着,不可能下家给你承担,这个你不用想,你要是不愿意,我等你把水果卖完,我只兑房子,你看怎么样?”

    中年妇女没想到这小子这么鬼,真是滴水不露,她装做肉痛的样子道:“小兄弟,你这就有点不近人意了......”

    她一句话没说完,罗力抓起钱转身就走。几个小弟竖着耳朵听罗力和店主砍价,都听傻了,看到老大站起来就走,三个人抓起东西跟在屁股后迈步就出屋,一脸的崇拜表情。

    中年妇女一看这小子属狗脸的,说翻脸就翻脸,赶紧追出去:“小兄弟,小兄弟,你别走啊,咱们再合计合计。”

    罗力停下脚步,冷着脸说道:“我这人吧,最不喜欢磨磨叽叽,成就成,不成就不成,这店我不兑了!”

    “别别别小兄弟,就按你说的办,这还不行吗?”

    罗力摇了摇头:“我改主意了,不想兑了,这地方地理不占优,干别的买卖地方又小,我改主意了!”

    中年妇女一听傻眼了,她这小店都出兑快两个月了也没兑出去,原因正如罗力说的那样,地理位置不占优,门脸又小,所以想做什么生意,一看她这门脸就够了。

    而且马上暑假了,学生一放假,她这生意就更不好做,想再出兑就更难了,好不容易碰着这么个金主,这转身又不干了,她能不急吗?恨不得给自己两嘴巴,刚才答应他不就得了!

    “兄弟,大兄弟,别别别,咱们再商量商量!”

    罗力还是摇头:“刚才我漏掉一个因素,还有一个月学生就放假了,暑假四十多天,我兑你这店,这四十多天根本就没有学生,到手就赔的生意,我兑它干吗?”

    中年妇女都要气哭了,不过她是生自己的气,这小子沾上毛,插上个尾巴就是只猴子,也太他妈精了!

    “大兄弟,这样,我房租上再给你一年让200,这样行了吧?”

    罗力还是摇头,中年妇女都要哭了,一狠心:“这样,房租我一共给你让600,水果按进价打六折,行不!”这其实是她的心里最底价,实在没办法才这么兑,之前有人研究过,但是压得比这还低,她报出来的这个价就是她心里价位了。

    “成交!”

    罗力瞬间阴转睛,直接拍手成交,这货纯属狗脸,就变就变,中年妇女在心里暗骂:“谁家的小兔崽子,真他娘的精啊!”

    她只能认倒霉,谁让她自己没把握住机会,等到双方做完合同,交了钱,按了手指印,找来房东转交协议,中年妇女才回过味来,她怎么好像从一开始就陷进这小子的圈套里呢?

    这特妈的,好像从一开始她就中了这小子的套路?

    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