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天最大,老子第二大【求推荐推荐推荐,重要的事要说三遍】
    严宏昌赶到医院的时候程黑子已经办理了住院手继,程彬的父母都在现场,乔振梁也在那里,严宏昌走过去与程彬的父亲握了握手,说道:“程厂长,孩子没有事吧!”

    程广平道:“被打得满身都是伤,严校长,这是什么学生,怎么能够对同学下这么狠的手,我已经报警了,这件事我绝不会善罢甘休,我要一追到底。”

    乔振梁说道:“程厂长,的确是我们学校教育不当,发生这么恶劣的事件,我代表学校向你们家长道歉,学校一定会严肃处理打人的学生。”

    程母一身贵妇打扮,气呼呼的说道:“要我说,这样的学生就应该开除了,在学校就是害群之马,乔书记,严校长,这样的学生你们必须开除了,否则我们不会善罢甘休!”

    这两口子都是跋扈惯了,一个鼻孔出气。

    程彬的父亲程广平是丰源市食品厂厂长,管理着一个四五百人的国有食品厂,家境优越,条件不是一般的好,有什么样的父母就有什么样的孩子,父母这样跋扈,孩子又能好到哪里去。

    严宏昌看到乔振梁在程父面前那副低眉顺眼的样子,他从心里面生气,一个小厂长,有两个骚钱,你一个高中的支部书记犯得上看他脸色?恨不得跪舔对方,严宏昌最看不上乔振梁这一点,一身的媚骨,一点骨气都没有。

    他不紧不慢的说道:“程厂长,我理解你们做父母的心情,但是事情的经过,整个事件的原委你们清楚吗?”

    程妻说道:“我不管事情是怎样的,我儿子挨打了,这是事实,谁打的,他就必须付出代价。”

    程妻这么说分明就是撒泼了,严宏昌望着程广平道:“程厂长也是这个意思?”

    程广平道:“事情的经过乔书记已经和我说过了,我儿子是顽皮了一些,他可能只是和同学开个玩笑,但是那个罗力打人的事实是存在的,他在学校操场追着打我儿子,说轻了是这是斗殴,说严重点,他把我儿子打得全身是伤,这是蓄意谋杀,他是要负刑事责任的。”

    严宏昌皱起眉头,他早就听说程彬父母护短护的厉害,但是这么护短,简直就是不讲道理,他们还真以为有几个骚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了?

    严宏昌知道乔振梁和程家一个鼻孔出气,那个程彬在学校干了多少龌蹉的事,他心里门清儿,刚上高一时就以处对象为由,硬是胁迫一个小女孩和他发生关系,后来还是乔振梁出面,程家花了不少钱才摆平那件事,那个小姑娘后来辍学,严宏昌听说,那姑娘直到现在精神都没有恢复过来,简直是造孽。

    他老家一个亲戚就和那姑娘家一个地方,他前段时间还听那个亲戚说,女孩现在精神不正常,看到男的就哆嗦,严宏昌感到悲哀,更感到一种让他无力的感觉。

    世上太多的不平事,不是他一个普通高中的副校长能管过来的,他对程家人没有好感,他知道凭自己的能力想要撼动什么,真的好难,他暗暗下定决心,他要尽一切能力帮助罗力渡过这一关。

    希望那小子吉人自有天佑。

    他望着程广平道:“程厂长如果一定要严肃处理,那就严肃处理,程彬用金钱收买同学,让同学去教训低年级的学弟罗力,性质恶劣,我建议,开除程彬。

    罗力不向学校老师汇报情况,私自参与斗殴,用暴力手段报复程彬同学,同样开除处理,五名高三学生被程彬用金钱收买,欺负同学,记大过处分,两位认为这么处理有没有毛病?”

    听到到严宏昌的话程广平脸涨得通红:“严校长,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家小彬只是恶作剧,他马上就要高考,怎么能开除处理?你们这么处理跟本就是偏袒。”

    严宏昌打断他的话:“偏袒,怎样叫做不偏袒?免于程彬任何处分,开除罗力同学就是不偏袒?程厂长,你也是一个管理几百人工厂的厂长,你平常就是这么管理厂子的?”

    严宏昌直接就怼了回去,不知道为什么,他今天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火气,什么玩意?

    程广平被严宏昌怼的满脸通红,这个严宏昌吃错了药吗?

    “严校长,你怎么这么说话?”

    “那你希望我怎么说话?”

    严宏昌寸步不让,你护短,老子今天也护短。

    他看着乔振梁那副低眉顺眼,屈服在对方地位和势力的模样,他就感觉到怒火冲天,想到那个女孩的遭遇,他更加义愤填膺,他早就过了愤青的年纪,可是今天,他就是压不住这股火。

    程广平气得一摆手:“我不和你说,让你们佟校长过来跟我说话!”

    “呦呵,你谁呀,让我们老校长过来跟你说话,还真当自己是领导?你多大级别啊?你能管了学校教育,还是这丰源市一亩三分地都你们家说的算?管理一个破b食品厂,你怎么牛逼的尾巴都翘上天了,还让我们老校长来,怪不得程黑子一天到晚装得人模狗样的,原来随你啊!”

    罗力的声音从医院门口传了过来,这货不知道什么来到医院,一进来就开怼,许盈跟在他的身后,想要制止,却已经来不及了。

    严宏昌瞬间就乐了,不知道为什么,怎么今晚听到这货怼人,感觉这么爽呢!

    程广平脸都绿了,当了这么多年厂长,哪个敢在他面前这么说话,谁看到他不客客气气的,这小子是谁啊,**这么说话。

    罗力不管对方,走上前来,自我介绍道:“我就是罗力,程黑子就是我打的,你想怎么着,划个道出来,要不你找几个工人,代表你们家消灭我!”

    这货说话是真噎人!

    程广平气得不行,他对严宏昌和乔振梁道:“这就是那个罗力?这什么学生,丰源一中就教育出来这么个货色!”

    罗力大手一挥:“说得好像你们家那货比强似的,最起码老子干事光明磊落,不欺凌弱小,不**祸害人家小姑娘,你们家程彬是个什么狗东西你们不知道,一肚子坏水都随你们家,别往学校身上赖。

    龙生龙,凤生凤,王八的儿子带着盖,种根萝卜长不出来茄子,自己射出来的玩意,别特妈到处甩,埋怨别人弄脏的!”

    这货一进来就听到严宏昌怼程广平,以这货的性格还能惯着对方。

    老严这事干的仗义,罗力焉有不支援一下的道理,管他是天王老子,还是哪路神仙,怼就怼你个脑血栓心脏病出来,老子光脚的还怕你穿鞋的。

    天最大,老子就第二大!

    这货一出场,就是公鸡中的战斗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