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鸡飞狗跳【求支持,求推荐】
    程广平气得指着罗力骂道:“小兔崽子,老子要是不把你送进去,老子跟你姓!”

    “呦呵,这么大的儿子我可不敢要,要是个好货还能凑合着收着,就这么个老货,我要你干毛啊!”

    “小王八蛋,你怎么说话呢?”程妻上前一步骂道。

    罗力嘴一裂,眼睛斜睨:“这个老妖婆是谁啊,长得歪瓜裂枣,不在家呆着,你跑出来吓人是不对滴,老脸跟个老黄瓜似的,腰跟水桶一样粗,整个就是液化气罐成了精,一嘴的大黄牙,满嘴的喷粪,下次出来系个裤腰带把嘴勒紧了再出来,别**一张嘴就喷粪!”

    这货骂起人来,两个泼妇也未必是他对手。

    程妻平时最注重保养,尤其是注重自己的仪表,以贵妇自居,就是怕当家的在外面胡搞乱搞,每次出来都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谁知道这货嘴这么损,专门骂她的短处,还液化气罐成精,把程妻气得‘呼哧呼哧’直喘,杀人的心都有了。

    “小王八蛋,老子弄死你!”

    程广平就要动手,吓得乔振梁赶紧把他给抱住,那货是讹人的祖宗,这要是一伸手,那小子八成就得装‘抽’。

    乔振梁拦住程广平,咬着耳朵跟他交代罗力这货的‘事迹’,可程妻受不住了,让罗力这么一损,她哪能受得了,恨不得撕了罗力那张嘴。

    她就往前上,严宏昌没法拦她,连忙对许盈道:“快拦住她!”许盈慌忙上前就去拦程妻。却被程妻一把推到一边去:“给我滚一边去,你个小妖精。”

    这老娘们但凡看到比自己年轻漂亮的女子都在心里骂人是小妖精,刚才许盈一进来,她家那老货眼睛都直了,要是在平时她早骂上了,这小妖精还敢拦她,所以一把就把许盈给推开。

    罗力看得真切,他上前一步扶住许盈,把她紧紧的护到自己身边,他像只发怒的老虎,杀气逼人:“你**找死!”

    罗力一声怒吼,吓得程妻一哆嗦,感觉自己面前站着的是一只史前巨兽,那么的凶猛,她张嘴就要骂,可是一张嘴,竟然发出‘汪汪汪’的声音。

    不仅她自己楞住了,整个医院围过来看热闹的人全都楞住了,程广平一脑门子雾水,妻子这是干吗呢,她是来逗逼的吗?

    许盈更是一脸呆滞,程妻刚才还骂得那么凶,转眼怎么就学上狗叫了,她哪里知道,罗力瞬间启动当铺给的‘整蛊卡’,程妻学狗叫,正是这货搞得鬼。

    程妻能够到自己的狗叫声,她一脸呆滞,想要说‘这是怎么回事?’,可是一开口,又是一连窜的‘汪汪汪......’叫了出来。

    她简直要疯了,走廊里还有其它患者和家属,全都向这边望过来,看到那些人看她的眼神,她差点没疯了。

    程广平气得走过来道:“你干毛呢?疯了吗?跑这里学狗叫,出来丢人显眼来了?你脑子进水了,还是让驴踢了?”

    程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老公不来安慰她,反到过来责备她,她都要气疯了,这老东西是不是惯的他呀,真是反天了,还敢吼她,要不是她父亲,这老东西还能当上厂长。

    她指着程广平,一脸的凶神恶煞,张嘴就骂,可是一开口,又是传来一长串的‘汪汪汪汪汪汪’的叫声,整个医院所有的人都看傻了,这两口子是不是得了失心疯,这**上这里耍活宝来了,早就有人哈哈大笑起来。

    就算是许盈也要忍不住了,她刚才和罗力在门口那里听到严宏昌和程广平夫妻的对话,这两口子说的话,做的事,让她很不舒服,分明是想弄死罗力,罗力是她的学生,就算再淘气也要比那个程黑子强。

    那小子才不是东西,在操场遇到她的时候从来都是色眯眯的瞧她,还调戏过她,那就是一个小混蛋。

    罗力虽然也对她有那种想法,但是罗力从来都是用另外一种方式向她表达,虽然让她难堪,但是和程黑子那种赤果果的调戏是完全两回事。

    她对程黑子是没有一点好印象的,来学校也快一年了,对程黑子干过什么早有耳闻,没想到他父母也不是什么好鸟,竟然还过来骂她。

    要不是罗力,她就吃了亏,现在他们两口子当众出丑,看到程妻一脸恶相,在那里‘汪汪汪’的叫,她怎么也忍不住想笑,笑了两声才反应过来,罗力的手还放在她的腰上,把她搂在身边。

    刚才那货借机扶住她,那手就没松开,一抬头,就看到罗力那双眼睛盯着她的俏脸看,把许盈羞得脸上瞬间变得通红,她不动声色的从罗力怀里挣脱出来,余光看到那货把手放到鼻孔闻着,一脸陶醉的样子,气得许盈紧咬贝齿,这小子也腻无耻了点。

    程广平再也忍不住了,眼看着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那个猪一样的蠢女人竟然学起狗叫,学得没完没了,他也是个有身份的人,这脸往里放。

    本来儿子被人打成那样,他就一肚子火没地发,又让严宏昌和罗力给狠狠的怼,看到那婆娘那副嘴脸,像狗一样咬他,他一时恶向胆边生,抬起手就是一个嘴巴甩了过去。

    “尼玛,学什么狗叫,你他妈不闲丢人我还闲丢人呢,想学狗在家里学,别特娘的跑到这里给我丢人显眼.......”

    他话还没骂完,程妻像只恶狗一样扑了过来,她一肚气撒不出来,老东西竟然还打她一个嘴巴,闲她丢人,她嘴里骂着程广平,骂他胆大包天,骂他忘恩负义,骂他老王八蛋,可是从她口里传出来的全是‘汪汪汪汪汪......’就连她自己都搞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可是怒火早已经冲得她头昏脑涨,她不顾一切的冲向程广平,就看到两人扭打在一起,一个是一身正服的中年清瘦男子,一个是发了福的中年老妖婆,咒骂声、狗叫声混在一起,打得是不亦乐乎,看得众人是捧腹大笑。

    乔振梁都看傻了,这这这....这什么情况啊。他和程家两口子走的比较近,前年程彬发生的那件事他没少帮忙,他连忙上去拉架。

    程妻都要疯了,使命的挠着她老公,有人来拉她,她哪管那些,伸手就向对方脸上挠去。

    乔振梁哪曾想程妻跟疯狗似的,一把把他的眼镜就给挠掉,脸上瞬间多了五条指痕。

    罗力那货看到这里,再也忍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

    “乔书记,人家两口子打架,你凑什么热闹,你看看,是不是殃及池鱼了?”这货直接就往乔振梁伤口上撒盐,气得乔振梁一甩袖子,走了,**的,还不管了呢!

    整个医院瞬间鸡飞狗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