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恶人就需恶人磨(一)【求推荐】
    “利用‘整蛊卡’整蛊成功,奖励主人200点节操值,奖励‘激怒卡’一张,使用次数‘三次’,‘激怒卡’:可以激怒被使用者的怒火。”

    这货正看程广平和程妻打成一团,美滋滋的看热闹,脑海中36号当铺再次响起,‘激怒卡’,嗯,不错,这是个好东西,罗力喜滋滋的收好当铺的奖励。

    此时医院的保安已经跑了过来,把扭打在一起的程广平两口子拉开,程广平脸上被她老婆挠得全是血痕,嘴丫子也破了,头发也乱了,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程妻一身贵妇服也是分外凌乱,头发也乱了,眼睛也青了,这会儿功夫‘整蛊卡’时间已经结束,程妻已经恢复正常,不在学狗叫,她扯着嗓子开骂。

    “程广平,你个王八蛋,你敢打老娘,当年若不是我爸,你能当上这个厂长,你个忘恩负义的王八蛋,有几个臭钱,你到处玩女人,见到小妖精就迈不动步,你个臭不要脸的......”

    程妻破口大骂,程广平强自控制自己的怒火,这败家老娘们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什么场合,什么地方,她在这里发飙。

    他气得转身就走,不能在这呆了,他了解自家的婆娘,一但上来这个劲跟本不给他面子,完全就是一泼妇,她不闲丢人,他还闲丢人呢。

    罗力看程广平要走,哪能这么容易让他就走了。

    这货一阵奸笑。

    “36号,启动‘激怒卡’,作用在程广平身上!”

    “是的,主人!”

    这货直接启动‘激怒卡’本来程广平要走,可是忽然一股无边的怒火从胸中涌出来,听到自家婆娘骂得那个难听,他再也忍不住了,像疯了一样冲过去,几个保安拦也拦不住他。

    他把婆娘按在地上,往死里打,一边打一边骂:“你个死八婆,死肥猪,一天天就知道骂我,就知道管着我,老子当上这个厂长是借你老子光,可老子也是自己打拼出来的,你他妈的成天挂在嘴上,好像老子欠你八辈子,我打死你......”

    程广平像疯了一样捶他自家的婆娘,两人再次打在一起,整个医院鬼哭狼嚎,保安几次上前把程广平拉起来,可是他又像疯了一样冲过去暴打他老婆,没办法,医院方面不得不报警。

    严宏昌看得莫明其妙,虽然他对程氏夫妇没有任何好感,但是这两口当众这么闹,让他感到无语,这都什么素质,怪不得生出那么个玩意来,他一点都不同情。

    许盈有些不忍心看下去了,看到罗力喜滋滋在那里幸灾乐祸,许盈就是阵阵无语。

    临近的派出所很快派过来,把这两人拉开,程广平直到此刻才恢复些神志,看到被他打得已经没有了模样的婆娘他自己都楞了,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把这么多年压抑在心里的话全说了出来,这这这...他自已都傻眼了,怎么就控制不住自己呢。

    程妻鬼哭狼嚎,坐在地上大骂程广志:“你个没良心的王八蛋,你竟敢这么打我,我要把你干的那些个龌蹉事全讲出去,你和厂里好几个女人搞破鞋,老娘这么忍你,你还打我,我要和你离婚,我要和你离婚......”

    这娘们在这里发飙,程广平一跺脚,他也不管了,爱**嚎就嚎去吧,丢人丢大发了......

    派出所的民警把程妻架起来,在医院这么鬼哭狼嚎的也不是地方,把她也给架走了。

    严宏昌苦笑着摇了摇头,原本是过来研究怎么处理两个孩子打架的事,好吗,演变成一场全武行的内战。

    罗力笑嘻嘻的走过来:“叔儿,谢谢您这么维护我,我心里有数,叔儿,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亲叔儿!”

    严宏昌狠狠的瞪了这货一眼:“你就不能给我消停两天?你一天不惹事是不是就皮痒?”

    严宏昌气的冲罗力比屁股上就是一脚,这货也不躲,硬抗了这一脚,“叔儿,您消气了吧!”

    严宏昌挥了挥手道:“赶紧回去上自习,我告诉你,下次没人给你擦屁股!”

    罗力眼珠子一转,说道:“叔儿,我等会再走,你看,晚间的时候我和程彬就是闹着玩,打也打了,我找他唠唠,尽量和好,省得给学校找麻烦!”

    严宏昌若有深意的望着罗力,他就知道这小子一定又想到什么害人的主意了,恶人就须恶人磨,他也没打算管,程彬也不是个好饼,遇到罗力这个‘大魔王’算他运气背。

    拍了拍罗力的肩膀:“自己把握点度!”这算是警告他了,别玩过火了。

    许盈张大嘴巴看着罗力就这么和严宏昌说着话,她简直不敢相信,一向威严的严校长怎么和罗力关系这么亲密,她实在无法想像。

    “许老师,你先回去上课,晚上要注意点,这些孩子不好管理,这小子留下,我找他谈谈!”

    许盈应了一声,款款离开,望着许盈婀娜多姿的背影,这货眼珠子都陷进去了,看得严宏昌直皱眉头,自己帮他到底是对还是错,别到时候帮出来一个祸害来。

    他忍不住又冲罗力踹了一脚,他看到这小子那副贱相就想踹他。

    “叔儿,你怎么又踹我?”

    “我看你来气,你什么眼神,有你那么看人的吗?”

    这货嘿嘿笑了笑:“叔儿,许老师长的太美了,这不怪我,孔子曰:人,食色性也!这是天性,不关我事!”

    这货好色还搬出圣人的话来,气得严宏昌又要踹他,罗力赶紧躲开,笑嘻嘻的也不生气。

    严宏昌说道:“办完了事,赶紧给我回去!”

    “叔,你就放心吧,我保证让他服服贴贴的!”

    送走严宏昌,罗力伸了伸胳膊脚,麻痹的,程黑子,还特娘的学老子住院讹人,老子就是讹人的祖宗,敢跟我玩,来吧,看谁玩死谁,这货打听到病房在哪直接就去了。

    护士站那里,值班的护士正在整理病人档案,罗力凑过去笑嘻嘻的道:“护士姐姐,麻烦你帮我查一下程彬在哪个病房,他是我哥!”

    护士查了一下道:“407!”

    “那个啥,能不能帮我看一下,他刚住院,今晚都用的啥药?”

    护士瞧了罗力一眼,翻着档案:“没用药,观察治疗!”

    这货眼睛斜睨:“那怎么行,我哥是让人打的,打成这样不用药怎么行,医生呢?我去找医生开药!”

    小护士指了指对面:“医生在那边,你自已去找!”

    这货直接敲开医生值班室,值班的医生四十多岁,罗力进来笑眯眯的道:“医生您好,我是407室程彬的哥哥,我哥让人打成这样,刚才在护士那里看了下,咱们医院还没给他用药呢?

    医生啊,打我哥那人太猖狂了,我们不打算轻饶他,要让他们知道痛,您帮帮忙,给我哥用点好药,不能就这么便宜了对方,我们要让他花钱花到肉痛。”

    罗力说完,顺手就把两盒玉溪揣到医生的兜里,干得那个自然,简直是轻车熟路,这货干歪门邪道一个顶两。

    医生看了看罗力,对这小子的表现表示满意,笑着说道:“伤者可以用药,也可不用药,就是一点皮外伤!”

    罗力顺手又掏出一百元钱塞到医生白大褂里,义正言辞的道:“医生,那就用药,伤成这样,得消炎吧,口服药来的慢吧,用吊瓶;

    各种维生素得补充吧,用吊瓶;

    止痛药得用吧,用吊瓶;

    打成那样,吃不了饭了,用吊瓶补营养;

    医生,您看看,还能用点什么药,全都给他用上,我们不差钱,就是花钱,我们要花到对方肉痛!”

    医生就有点无语了,这么点小伤,都用吊瓶,那得输多少液,不过输点液到也没啥问题,重点是人家家属有要求,而且这小伙子真会来事,医院挣钱,家属满意,何乐而不为。

    “那就再加点活血化瘀的.......”

    “医生,您英明,您就这么开,现在就开药,正好我陪我哥打吊瓶......”

    这货坚起大拇指,麻痹的程家,想讹老子,老子让你讹,老子不把你打到拉稀,打到吐,老子跟你姓。

    这货出了医生值班室,迈着方步,直奔程黑子的病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