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人至贱则无敌【求推荐】
    程黑子小姨气得不行,她指着罗力道:“小子,你让你叫嚣,到时候跪着求我都没用!”

    罗力站起来道:“你放心,男子汉大丈夫,跪天跪地跪父母,绝对不跪人渣,你想折腾,我奉陪,我陪你玩!”

    “好好好,小子,你有种......那咱们就来,医生,医生,过来给我开药,开最好的药,最贵的药!”

    程黑子小姨冲着走廊就喊,昨晚值班那位医生还没下班,从值班室走过来。

    “喊什么?”

    他走过来,看到一脸怒气的程彬小姨,问道:“怎么回事?”

    “医生,给我家小彬开药,开最好的药!”

    “没错,医生,开最好的药,开一个月的......”这货在旁边补充。

    医生不知道怎么回事,看到罗力也在,以为他们一起的,心情大好,这孩子会来事,连烟带钱的,就冲这一点,这忙得帮!

    “开一个月的?开最好的药?”医生又问了一遍,正在气头的程彬小姨道:“对,开一个月的,开最好的药!”

    罗力笑眯眯的望着医生,医生瞬间明白了,那就开呗,又不花老子钱,开,医生把罗力当成这娘们的儿子了,开个药,轻车熟路,直接开药去了。

    程彬小姨气呼呼的直喘,这会儿把她气得够呛。“小子,和我们家叫嚣,老娘要让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罗力就那么笑眯眯的也不生气,也不着急,他望着程彬小姨道:“那我就静候佳音了!”

    这货翘着二朗腿,不紧不慢的说道,程彬小姨这会才反应过来:“你还坐这着干吗?去交钱啊!”

    罗力摊了摊手道:“交钱,你急什么呀,不是还没出院吗?等出院了,你花多钱,我拿多钱,还怕我跑了呀!”

    程家小姨冷冷笑道:“好大的口气,别到时候拿不出来,我把你送进去?”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

    这时候护士已经兑好了药推着推车走了进来,程彬小姨道:“开是都是好药吗?是不是最好的?”

    护士答道:“都是最好的药,和昨晚一模一样!”

    程彬小姨没明白小护士话里的意思,一指程彬:“给我用药!”

    程彬哭丧着脸道:“小姨,咱不打针不行吗?”

    小姨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这孩子太不懂事,不打针怎么让对方屈服,程彬不敢顶嘴,心里比谁都苦。

    小护士麻溜的就给程彬扎上,罗力乐了,这货也不走,就坐在那里,还是六瓶吊瓶,直到打完了,这货才站起来,笑眯眯的道:“明天接着打啊,我明天再来!”

    他又望了一眼程彬小姨:“你要是觉得这么花钱花不了多少的话,咱再来一组药怎么样,来最好的,最贵的,啥贵咱扎啥!”

    “哎呦我去!还叫嚣。”小姨脸都气绿了,站起来就要喊医生。

    程彬一把抓住小姨:“小姨,不能再打了,这是药,不是吃的,打多了会死人!”

    程彬小姨这才反应过来,只觉得肺子都要气炸了,可又不能为了多让对方花钱再打一组,必竟那是药,她指着罗力道:“你等着......”

    罗力也不和她锵锵,笑眯眯的道:“一个月啊,少一天都不成!”这货说完,迈着八字步,一步三晃的走了。

    把个程彬小姨气的呀,直接去了电话亭打电话去了,非要找人把罗力先送进去不可。

    罗力回到学校,直接就去了严宏昌办公室,看到罗力回来了,严宏昌问道:“一上午,干什么去了?你们许老师都埋怨上我了!”

    罗力上午没上课,从许盈那里没请下来假,走了严宏昌的后门才请了假,这货不请假也能走了,许盈拿他也是没办法的,关键罗力不想给许盈留下不好的印象,都这表现了,这货还想装大尾巴狼,除了他也没谁了。

    罗力笑嘻嘻的道:“叔儿,也没事,他们家就是想讹我俩钱,我的钱那么好讹吗?我是讹人的祖宗,想在我身上拔毛,相当于在和尚脑袋上找头毛,一毛没有!

    一句话把严宏昌给逗笑了,他不知道罗力用的什么手段这么自信,刚想问,赵立刚敲门,原来是辖区派出所所长马宗洲又来了。

    马宗洲跟在后面,一进来就笑嘻嘻的和严宏昌握手:“严校,咱们又见面了!”自上次严宏昌帮他摆平罗力那件事后,马宗洲每次见到严宏昌都格外客气,他事后专门打听了一下罗力是怎么一个学生。

    不打听不知道,一打听才知道那是个什么货色,真要是赖上了他,那可真就是一件麻烦事,那货要是也跑他们局长室闹去,他这所长也不用干了。

    今天无他,他这次是办公事,学校学生被打,而且打得住院了,他是接到分局长的电话过来的,没办法,这一片儿在他的管辖范围,他就是一片儿警。

    刚要说正事,侧眼看到罗力那货也在,他就是一楞,罗力反应要比马宗洲快多了,这货走上前来伸出手:“马叔叔好!”

    那一脸笑容,好像和马宗洲关系好成什么样似的,这货可是刚刚讹了他两万元,虽然那钱是王洪宽出的,但是他一个polic让一小无赖给讹了,好说不好听,他用鼻吼‘哼’了一声,没爱搭理罗力。

    那货也不尴尬,直接抓住马宗洲的手握个不停,把马宗洲搞得这个无语呀,这是个什么玩意,脸皮怎么这么厚呢。

    “马叔,这几天还想去看你呢,这不,没到出时间来,没想到你就来了,快请坐,请坐!”

    罗力殷勤的请马宗洲坐,颠颠的给人倒茶水,把个马宗洲搞个云里雾里,怎么有点不适应呢。

    严宏昌憋着笑,这小子简直了,有句话怎么说的,人至贱则无敌,说的就是这货吧,好像没事人似的,把这当他家里了,有种喧宾夺主的感觉,搞得马宗洲尴尬癌都犯了。

    赵立刚就是一阵无语,罗力讹马宗洲的事,别人不知道,他能不知道吗?可到好,这小子装的,好像和马宗洲关系好得不得了!

    真是人才啊,不过‘人才’两字赵立刚是加引号的。

    外人哪里知道罗力的打算,这货一肚子鬼点子,县官不如现管,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用得上马宗洲,没有一辈子的敌人,只有一辈子的利益!

    说不定还能和马宗洲成为朋友呢,谁说不可能呢?他要想办,就能办成,他就有这个本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