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酝酿大招【推荐,打着滚的求推荐】
    罗力没在医院等,这货根本就没和解的想法,哪有那个闲功夫等马宗洲,有老严在那盯着就行了,时间那么紧,他可没有时间浪费,从医院去了一趟市里,找了一家律师所,咨询了一下,这才回到学校。

    回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多了,正是下课时间,这货一天没上课,一进来所有同学都望向他,他昨天一个人干翻五个体育生,暴打程黑子,已经成为全校学生仰慕的对象。

    看到瞬间安静下来的教室,罗力摸了摸鼻子道:“干吗都这么看我,是不是我长得太帅了!”

    原本憋着的班级瞬间爆发出哄笑声,看到大班长徐扬帆没笑,这货厚着脸皮走到徐扬帆那里:“美女班长,你说我这段时间是不是比过去帅了!”

    这货心情很好,跑去调戏班长去了。

    徐扬帆瞪了他一眼:“马不知脸长!”

    “哈哈”,看到小姑娘瞪他的大白眼,白白嫩娕的,这货心情大好,哈哈一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了,二货兄弟赶紧起来让座:“老大,你好牛逼,昨天怎么不带我玩,那么拉风的事怎么不叫俺捏!”

    “叫你挨打去?”

    罗力给了二货兄弟一个白眼,“给我好好学习,别一天天的学我,我告诉你,期末考试考不好,我收拾死你!”

    二货兄弟苦着脸道:“老大,你不讲道理,你带头不学习,还逼着我学,为啥子捏?”

    直接就遭罗力一个爆栗。

    “罗力!”门口有人叫他。

    罗力一抬头,看到徐芷容俏生生的站在教室门口,模样有些羞赧,小姑娘水水嫩嫩,扎着好看的马尾辫,一缕流海从右侧抿过去夹在娇俏的耳朵后面,让人看着就忍不住想在她的耳朵上咬上一口。

    一身朴素的衣服,洗得干干净净,熨贴的格外合身,人如一朵娇艳的小花,就那么站在教室门口,几乎所有的男同学都望向徐芷容,让她脸上更增添了一缕红晕。

    就连徐扬帆也抬头打量着徐芷容,看到她眉目生动,鼻梁高挺,嘴唇娇艳,五官精致的几乎无可挑剔,身为女孩子,也有些嫉妒她,这个一上高中就成为全校焦点的女孩,似乎把她的风彩都压住了,忍不住挺起胸来很想和她比不比。

    男孩子们全都羡慕的望向罗力,能泡到这个妞,几乎是所有男生的梦想,没想到让罗力就这么得手了。

    这货笑眯眯的站起来,向教室外面走去,有带头起哄的,吹起口哨,徐芷容脸上更红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罗力走到门口,笑眯眯的问道:“你找我啊!”明明知道徐芷容找他,非要问一句,听到教室里起哄的声音,这货转身看了一眼,瞬间声音消失,罗力满意的跟着徐芷容走到走廊。

    徐芷容显得有些难为情:“罗力,我妈让我问问你,店里怎么办?水果都卖没了,需不需要再进一点,她现在也没事可做,店里这样空着不好。”

    她声音娇软,从正面看五官精致得无可挑剔,长捷毛,高挺的鼻梁,唇形很美,丰腴中不失立体的美感,红润丰泽,下颌白皙细腻,天鹅一样的脖颈,一直延伸向下,让人忍不住向领口下面看。

    徐母早上就交代了徐芷容问一问店里怎么办,可是罗力这一天也没有回来,中午的时候小姑娘又来了一次,罗力还是不在,她一直注意高二这边,看到他回来了,这才过来询问。

    这货心思跟本没在听徐芷容说什么,看到她羞涩的表情,这货的眼神就有点跑偏,没办法,这么可口的小白菜近在咫尺,这货有点把持不住。

    看到罗力的眼神,徐芷容脸上涨得通红,咬着嘴唇:“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罗力回过神来,笑眯眯的说道:“听了听了,好听!”一句话说的徐芷容脸上更红了,更加坚定了她自己的想法,她本就认为罗力聘用她母亲醉翁之意不在酒。

    “你听到了就好!”说完头也不回的跑了。

    看到徐芷容马尾辫一荡一荡的,这货思忖着,这小丫头再过几年,身体再翘一点,屁股再圆一点,胸在鼓一点,那绝对是一个妖精一般的存在,要不要尝试先把小白菜给拱了,这货让自己的心思吓了一跳,妈的,还能不能有点节操。

    在众人羡慕的眼神当中,这货回到座位,二货兄弟委屈的要命:“老大,说好的帮我追徐芷容,你怎么先动手了捏?”

    罗力瞪了他一眼:“哪只眼睛看我动手了,好好学习,考不上好大学,没有前途哪个姑娘能看上你,想拱小白菜,先得把猪养肥了。”

    屁股还没坐热乎,许盈又把罗力叫了出去,班级的同学们窃窃私语,对罗力不无羡慕,看人家,不用上课,低年级的校花倒追,一天天的要多牛逼就有多牛逼,真是人比人得死啊......

    许盈叫他没别的事,是严宏昌找他,这货上了楼,敲开严宏昌的办公室。

    “叔儿,你找我?”这货直接就坐到沙发上,没把自己当外人。

    严宏昌把水杯向前一推,这货连忙倒水,溜须拍马是他的老本行。

    “马宗洲把你的意思的表达了,程家不怕你告,他们那边在做医学鉴定,要做人体损伤鉴定,你有个思想准备。”

    “叔儿,我还真不怕这个,我下的手,我自已清楚,至多是个皮外伤,一没有伤残,二没有打坏,他怎么定?”

    严宏昌摇了摇头,这小子还是嫩了一点,只要程家花点关系就能定下这个损伤鉴定,重伤定不上,轻伤定不了,轻微伤就看定伤的人想不想定,这里面学问大着呢,严宏昌已经问了他那个同学徐医生,程家要是想这么玩,那就肯定能定上,到时候肯定是一个治安处罚,最少拘留五天,这样的治安拘留肯定要记入档案的,会影响罗力未来高考。

    严宏昌把自己的想法讲了出来,他说:“我建议能和解尽量和解!”

    “叔儿,我敢保证,让他们偷鸡不成蚀把米,有句古话说的好,得饶人处且饶人,他们家这么跋扈,我还真就不服,那我就好好陪他玩一玩,看谁能笑到最后。”

    这货下定决心,要给程家一下永生难忘的教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