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坑人的罗力【继续求兄弟们支持】
    一大早,罗力照旧来到医院,程黑子一个人在,看到罗力进来吓得小心脏‘扑通扑通’乱跳。

    罗力冲他裂嘴一笑:“怎么着,我来晚了,是不是想我了?”

    程黑子脸都黑了,麻痹的,鬼才想你,不过没敢吭声,上次让罗力折磨的,彻底吓破了胆,他现在看到罗力就像老鼠见猫。

    他小姨早上给他送来早餐,过来坐了一会,因为单位有事就走了,程黑子本不想让小姨走,可是他一大小伙子,这话他说不出口。

    他父母大打一架,母亲鼻青脸肿出不了门,父亲脸上被抓开了花,也是出不了门,所以这两天都是他小姨忙里忙外,一边要劝解他父母和好,一边还要照顾他,这样一来,他这里到是少人照顾了。

    罗力大马金刀的坐下,直接说道:“该打针了!”

    程黑子惶恐的道:“今天...今天我小姨和医生说了,今天不打了!”他大气都没敢喘,生怕惹大魔王发飙。

    “不打了?”罗力一拍桌子:“你们说不打就不打了,药都开了不打了?玩我是吧,当我好欺负?药开了不用,就想祸害我的钱,门都没有,你给我坐好了。”

    吓得程黑子一动没敢动,他是真被罗力给降伏了,一物降一物,甭管程黑子曾经在学校多威武,现在在罗力面前就跟受气小媳妇一样,屁都不敢放一个,胆子让罗力给吓破了。

    “医生!”这货冲着走廊就喊,值班室医生走出来,罗力一看,好家伙,还是那位张医生。

    他冲那哥们裂嘴一笑:“呦呵,张医生,还是你值班?”

    那哥们笑道:“今儿我白班!”

    罗力指着程黑子道:“为什么不给病人打针?”

    “啊,是这么回事,早上他家属交代,今天把药停了!”

    “停了,药都开了吧?”

    “开了!”医生笑呵呵的答道。

    这货脸顿时就沉下来了:“药开了不给用,你们医院几个意思?敢情家属让你们开药,你们就开药,让你们停药就停药,有点医德没,有点操守没,有点职业道德没?”

    这货连继质问。

    走廊里还有人,都向这边望过来。

    张医生就楞了,这货属狗的吗?刚才还笑呵呵的,怎么转身就变脸。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他从罗力那里收过好处,没敢反驳,尴尬万分的道:“兄弟,你啥意思,有话好好说吗,在这吵吵啥,走走走,咱们去我值班室!”

    罗力就是一笑:“好,我也不吵,没别的说,用药,昨天怎么打,今天就怎么打!”

    张医生陪着笑脸小声道:“兄弟,我没搞明白,你和407病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这货也不瞒他,斜睨了他一眼,咧嘴一笑:“你不知道啊,人是我打的,就这么个关系!”

    “噗!”张医生差点没喷了,“尼玛啊,这货,这小子就是个坑货!”他差点没骂出来,没他这么玩的,这货怎么这么损呢。

    他转瞬之间就明白了罗力的用意,怪不得前晚让他开那么多的药,又是送烟又是送钱,原来是这么回事。

    开那么多的药,又是清一色的好药,别说病人本来那点皮外伤就没事,就算是伤的再严重一点,也不必用那么好的药,这么用药,谁受得了,是药三分毒,这么用药,能把人打死了,这小子根本就是想逼人家出院,能想到这样的馊主意,这尼玛得坏成什么样,这得一肚子坏水才能想到这样馊的主意,当了这么长时间医生,还没见过这么玩的主。

    张医生脸都黑了,他感觉自己好像让这货给坑了。

    “那个,小兄弟,家属说不让打了!”

    “不让打就不打?药都开了,感情你们医院联合着病人家属坑我是不是?张医生,要不咱们找个地方理论理论?”

    这货属狗的,说变脸又变脸。

    “别介,别介,兄弟,咱们有话好好说!”张医生急了,连忙把罗力拉到一边,满脸陪着笑:“兄弟啊,别这样,你想怎样,我听你的,我听你的,千万别嚷嚷!”

    张医生一脑门子汗,他算看出来了,这小子绝对是一个心黑手黑的主,为了办事,绝对能出卖他。

    罗力笑了,拍了拍张医生的肩膀:“张医生,你别怕,那晚那事你放心,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不就是两包烟,一百元钱吗,都是小事,只要你以一个医生的标准严格要求你的病人,那晚发生什么,我不知道!”

    这货说的是真好听,话语里全尼玛是威胁。

    张医生想弄死罗力的心都有了,怎么遇上这么个主,倒了八辈子的霉,他还不敢说啥,悔不当初,现在让人拿到把柄了不是,他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

    “那个兄弟,那...你说咋办?”

    “我又不是医生,你问我咋办,该咋办咋办!”这货说完直接走了。

    张医生一跺脚,尼玛,接着打,你们自己开的药,打死了不该老子事,回到护士台,直接告诉护士,给409兑药,扎针!

    罗力怕程黑子跑了,他直接就回到病房,程黑子看到罗力过来,他想跑,楞是没敢,小护士手脚也麻利,不一会就过来了,牛皮筋扎上,一针就扎上了。

    程黑子都要哭了,他昨天和小姨说了,这么扎能把他扎坏,好人打这些吊瓶,又是消炎的,又是活血的,又是止痛的能打死人,他小姨这才意识到罗力的险恶用心,今早走时特意交代医生,不打了!

    “罗力,我不住院了,你让我出院行不行,我服了,我真服了!”程黑子就差点没给罗力跪下,这么玩,早晚玩死他。

    罗力眼睛一瞪,满脸的煞气:“你想住就住,想出院就出院,耍老子玩呢?不住够,你就别想出来。

    你们家去做伤害鉴定,既然那东西都能鉴定,说明你真受伤了,受伤了就得用药,就得住院,住院就得打针,打,什么时候打够了什么时候出院!”

    这货一发怒,吓得程黑子话也不敢说了,人要是让人给挟住了,那就一点脾气都没有,程黑子现在就是,怕罗力怕得不行。

    六瓶吊瓶,直接一口气打完,罗力这才心满意足的站起来准备走。

    刚要出门,程黑子小姨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