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牛逼的张医生【兄弟们求推荐】
    赵桂梅看到罗力在病房,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她看到罗力就生气:“你来干吗?谁让你来的?”

    这货裂嘴一笑:“我还真就没想来,没办法,花我的钱住院,我得看着点,钱花了,不能花冤枉了,开了药不用,那可不行!”

    赵桂梅看了一眼程彬,外甥一脸委屈,床头上挂的吊瓶一连排六个,全部打完了,她脸上难看到了极点,怒斥道:“罗力,我们家小彬要是打出来个三长两短我让你偿命!”

    罗力一脸鄙夷:“搞笑了吧,药是医生开的,吊瓶是护士打的,往我身上赖,门都没有!”

    赵桂梅气得身上直抖,她斗嘴斗不过罗力,她走到走廊大声咆哮道:“医生,给我过来!”

    张医生正在值班室,听到走廊里一声怒吼,刚吃到嘴里的午餐差点喷出来,这一上午他就在合计,一会程彬的家属回来会不会找他麻烦?正合计呢,这一声吼吓得他差点没喷了。

    他赶紧走出来,故作镇定:“找我有事?”

    赵桂梅指着病房里打完的吊瓶怒道:“医生,我早上走的时候特别交代,今天不打了,谁让你打的?”

    张医生求救似的望了一眼罗力,可惜那货就跟没看到似的。

    他硬着头皮说道:“病人有伤,需要输液治疗,我是医生,这是从医生的角度来衡量......”

    “角度你妹......”赵桂梅张口就骂,这娘们和程彬他妈有一拼,都属于泼妇级别,蛮横不讲理,出口成脏,开口就骂人的主。

    张医生脸涨得通红:“这个女同志,你怎么开口就骂人?”

    “骂你怎么着,我外甥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殉葬,你个缺德医生,告诉你不许,你又打,你耳朵塞驴毛,还是耳朵袭了......”

    张医生脸上挂不住了,肚子里全是气,妈的,自己招谁惹谁了,你个泼妇骂我。

    罗力看到张医生脸色难看,呼呼的喘气,这货知道,这把火烧差不多了,浇水灭火这货不会,火上浇油这货可是强项,罗力直接启动‘激怒卡’作用在张医生身上,这张‘激怒卡’能用三次,上次用了一次,还有两次使用机会,这货毫不犹豫的就给启动了。

    张医生瞬间就感觉到一股无名业火冲上脑门,麻痹的,让开药的是你们,不让打的还是你们,当老子好玩耍老子玩呢?

    他一声怒吼:“你骂谁呢?让我开药的是你,不让打又是你,你当医院是你们家开的,想来就来,想住就住?为了讹点b钱,使劲让我开药,开了药不用,说我缺德,到底是谁**缺德?

    我告诉你,医院不留你们了,爱哪哪去,根本就没有伤,无须住院,立马出院,少跟我废话,这就给你们开出院手继!”

    张医生怒火冲天,跟吃了炸药似的,一点就燃,他这一发怒可好,护士台那边的两个小护士一脸惊讶,两个小护士面面相觑,张医生平时没什么骨气,没想到发怒的时候这么爷们儿!

    一个小护士捅了捅别外一个:“小雪,你跟我说不喜欢张医生,是因为他一点也不爷们,你看,怎么不爷们,咱们医院哪个医生敢这么和病人家属说话,他太爷们了,你要是不喜欢,我可要下手了!”

    叫小雪的护士脸上一红,眼神黏在张医生身上,“就瞎说,谁说他不爷们了,我就是嫌弃他在我面前太低气......”

    张医生哪里知道,他王霸之气一露,顿时折服两个美女护士。

    赵桂梅没想到这个医生跟吃了炸药似的,把她气得一口老血差点没吐出来,这**的,谁都敢跟她吼上了。

    她刚要大骂张医生,那边走廊马宗洲带着两名刑侦支队工作人员过来了,他是应程家要求而来。

    “赵女士,我带两名刑侦支队伤情科的同志来给程彬做伤情鉴定!”

    张医生火气还没消,只觉得那股怒火能把他烧死,他现在看谁都来气,一听马宗洲带人给407的病人做伤情鉴定,他那无名业火又上来。

    “做什么伤情鉴定,407的病人有什么伤?就是学生打架,连个肉皮都没破,还做伤情鉴定,鉴定个毛啊?哪来的伤?你们polic是不是闲的蛋疼,给你们闲的,407家属,立刻给我办出院手继,我这里不留装死讹人的!”

    张医生张口就道,这话一说出来,顿时感觉到胸口那股无名业火消退了不少,真他娘的爽快。

    可是这火一消,他傻眼了,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就控制不住自己,看谁都来气,看谁都想怼,怎么什么话都往出说?感觉自己怎么好像是中邪了呢?

    张医生心虚了,也不顾那几个polic的脸色,他直接往回走,两个小护士像迎接凯旋而归的将军,跟着他屁股后走进他的值班室。

    “张医生,你太牛了,你好男人,哇塞,没看到他们那些人的脸色,让你怼得一声不敢吭,小雪,你看呐,张医生好厉害!”

    被叫做小雪的护士也是脸带笑意,有些羞赧的道:“张医生,昨天我说没空,今天我把事情推了,不知道你还有没有空,晚上一起看电影呀......”

    “有空有空!”

    张医生受宠若惊,没想到飞来横福,自己王霸之气一露,竟然让追了许久没到手的小花折服了,这货笑得脸跟喇叭花似的,“有空有空,24小时有空......”

    马宗洲带来的两个伤情科的工作人员尴尬极了,让人指着鼻子损还是头一遭,那货吃了炸药吗?

    罗力差点就没笑出来,这个张医生,不错不错,没想到这个‘激怒卡’还有这个效果。

    马宗洲看到罗力也在,尴尬癌也犯了,这货在这,这个伤情鉴定还怎么做,程家找了人,就是要做一个轻微伤的鉴定,要把罗力送进去关几天出气,可是刚才那个医生指着他们警察鼻子一顿训,这尼玛要坏事。

    他到没有参与进来,只负责带人过来,但是他知道内情啊!

    罗力好像没事人似的,笑眯眯道:“马所好!”这个场合这货没叫马叔儿。

    马宗洲挤出一个笑容:“上面要我带人过来,我只负责带队!”说完这话他自己都觉得脸红,麻痹的,怎么在这小子面前解释这个,**的好像自己怕了他似的。

    两个工作人员走进病房开始对程彬进行检查,罗力淡定的看着,等到他们检查完,他上前一步道:“查也查了,能告诉我们结果吧!”

    工作人员并不知道这位是干吗的,以为是伤员的弟弟或者同学!

    直接说道:“轻微伤!”

    “轻微伤!”

    罗力眯起眼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