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求票求票求推荐,周末最后一天,求票了兄弟们!!!】
    罗力迈着方步,四平八稳的走了进来,整个高三二班的学生都傻了,这货怎么就这么堂而之的进来了。

    试问丰源一高,谁不知道罗力的大名,尤其是高三二班,几乎整个班级的男生都被罗力吊打。

    程黑子,张涛都是这个班的,过去学校级别的小霸王,楞是让罗力一个人给踩在脚底下,程黑子这边刚回来上课,罗力就找上门来,这是要做什么?

    张涛看到罗力进来,他吓得连头都不敢抬了,那晚让罗力一顿暴打,直到现在没回过劲来,整个人都有心理阴影了,‘大魔王’实在是太凶残了,他看到罗力就心里头就发颤。

    程黑子比张涛好不了哪去,在医院的时候,让罗力给欺负得不要不要滴,今天回来上课,还是家里逼他回来,没有多长时间就高考了,再不回来上课高考怎么办。看到罗力进来,程黑子本来就挺黑的一张脸变得更黑了,他咬着牙,楞是没敢吭声。

    罗力笑眯眯的望着噤若寒蝉的程黑子:“呦呵,回来上课了,还打算参加高考呢?我就喜欢这种百折不挠的性子,程黑子,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的话没?”

    这货一脸笑意,可是那笑容看在程黑子眼中,简直如同魔鬼,他想反抗,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内心深处对罗力的那种惧怕让他连反抗的胆气都没有。

    他脸涨得通红,身上抖着,可就是不敢动,早先和罗力对过阵的几个人也全都低着头,楞是不敢说话,年轻气盛,可是在罗力这里,哪里有什么年轻气盛,若大的高三二班,楞是没有一个人敢缨其锋芒。

    “罗力,你干什么?”

    高三二班的班主任在接到消息后第一时间赶了过来,他气得脸色难看,不知道是因为班级这些男生的懦弱,还是因为罗力的肆无忌惮。

    罗力裂嘴一笑:“吴老师啊,我没干吗?听说程彬伤好了,回来让课,我过来看一看,绝对不是来捣乱的。”

    吴老师皱着眉头,指着门道:“你赶紧走,该干吗干吗去!”

    罗力笑眯眯的说道:“好的,吴老师,就不用送了!”这货深深望了一眼程黑子,好整以睱的离开高三二班。

    程黑子低着头,只剩下满腹的怨恨,那张脸早已经涨成了猪肝色!

    徐母中午安排好几个姐妹在丰源二高中那里卖烤冷面,她骑着自行车挨个去找过去的工友,中午的功夫她走了两家,没有任何问题,听到徐母来意,这这两位过去的工友立刻表示要和徐母一起干。

    徐母一个人走不知道要多久,所以要她们两人一起帮她各家走走,看看过去的一起工作的姐妹愿不愿意跟她一起卖烤冷面。

    她记得王微微家就在这附近,只是有些记不清了,一辆黑色的桑塔纳停在前面,她看了看车,车牌号他认得,是程广平的车。

    他的车怎么在这里,徐母犹豫的功夫,就看到前边的院门推开,程广平从里面走了出来,慌得她连忙拽着自行车躲到旁边的胡同里。

    她露出小半个眼睛,用余光望去,看到王微微把程广平送出来,程广平在她的脸上摸了一把,王微微身体僵硬,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脸涨得通红,程广平见状,上前一把搂住她,把她拖回到院里,过了好一会程广平才心满意足的出来,上了车,开车离开。

    徐母看得目瞪口呆,同时义愤填膺。

    丰源食品厂前年裁员了四五十人,分流下岗,她和丈夫是第一批分流下岗的工人,正常情况下,夫妻两人同在一个厂子,厂子应该选择性的留一个,可是他们夫妻二人全都被裁下来。

    就是因为程广平想得到她,被她拒绝,所以她们夫妻二人全都下岗,程广平在厂子和不少女人保持着不正当关系,但凡让他看上的女人,他怎么都要想方设法把对方拿下,这在丰源食品厂都不是什么秘密。

    有些女人,就算是程广平不去主动勾搭,她们都会主动的扑上去,这些年都已经见惯不惯了。

    徐母虽然已经四十岁了,但是她天生丽质,别看四十岁的人,三十多岁的少妇也未必比她年轻漂亮,这是与生俱来的资本,别人就算是羡慕,也是羡慕不来的。

    她和王微微关系一直都是不错的,两人同时下岗,她隐约的听人说过,王微微当初下岗也是因为拒绝了程广平,可是今天所见...徐母觉得自己有些喘不过来气。

    直到徐广平离开好一会儿,她才推着自行车从胡同里走了出来,她叹了口气,推着自行车想要离开,路过王微微家门口时候,她望了一眼,摇了摇头就要离开,院门忽然被打开,王微微推门走了出来,看到徐母在她家门口,她就是一楞。

    “丹姐,你怎么在这,是来找我的吗?到我们家坐坐吧!”

    王微微一脸喜色,好久不见常丹,有些高兴,她进厂工作的时候就是常丹带着她,对她友好善良,两人走得很近。

    徐母掩饰着尴尬,笑着说道:“我正好路过这里,有些叫不准哪个是你家了,这不正犹豫着吗?你这是要干什么去?”

    王微微显然不知道徐母刚才撞破了她程广平之间的事。

    “我要出去买菜,晚上给孩子做饭。”

    “那咱们一走走,一路说吧!”

    徐母说道,两人聊了一路,徐母才知道,王微微当家的外出打工去了,她留家照顾孩子上学,下学期孩子上高中,平时学习不好,想考上一高中很难,如果读自费生条件又不允许,把她愁的不行,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这种事徐母也帮不上什么忙。

    她试着把‘烤冷面’的事情讲了出来,王微微听了高兴的道:“丹姐,这是好事啊,算我一个,本来我还打算回厂子,要是有这样的机会我就不用回去了。

    说完了之后,王微微才意识到自己说走嘴了,她尴尬的说道:“厂子里要返聘几个姐妹回去,我家的条件你也知道,厂子里的领导就同意了!”

    王微微说话的时候脸上极不自然。

    徐母瞬间就明白了,程广平一定是利用这个胁迫王微微,答应她回去上班,徐母只觉得胸口发堵,没有因为王微微出卖她自己而厌恶王微微,只是心中发涩,如果不是因为王微微就在这里,她都忍不住想哭。

    当初她们夫妻双双下岗,程广平就以这个要挟过她,只要她顺从一次,程广平就把她们两口子留下来,她甩了程广平一个大嘴巴,直接转身走了,想想这两年来的经历宛如一场噩梦。

    幸好他们夫妻支起一个早餐摊,之后又遇到罗力,否则命运会怎样?会不会也像王微微一样,最终选择这样的出路?她都不敢想。

    她和王微微约好,晚上到她那里去,顺便要王微微再帮她联系几个下岗的工友,尤其是家里有困难的,尽量先联系这样的姐妹,早点上班,也好早点挣钱贴补家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