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蝇营狗苟【求推荐支持,感谢鼓励我的兄弟们】
    孙鹏军一脑门子汗,要他解释什么?难道说出是谁让他这么干的?他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他怎么也没想到一脚踢到石头上面,还以为对方是软柿子,想怎么捏就怎么捏,再在才发现,这不是柿子,这是榴莲。

    看到孙鹏军就会流汗,一句话不说,把赵宝权气得肾疼,他实在是忍不住了。

    “孙鹏军,你到是说话啊,罗记烤冷面哪里违规,哪里卫生不合格,说!”赵宝权是真气到了,麻痹的,平时扯犊子讲荤段子一个顶俩,这时候一个屁放不出来了,吃屎长大的吗?

    孙鹏军结结巴巴的道:“他们...他们卫生不达标,所以,所以才查封......”

    “哪里的卫生不合格,能不能说清楚?”两个xf工作人员也忍不住皱起眉头了,他们都跟人精似的,看到孙鹏军半天放不出一个屁,哪里还不知道有猫腻。

    “就是...就是卫生不合格,院子里堆着瓦块,刮的大白还没干,他们就生产......”

    “我院子里堆的瓦块是让你吃的?堆不堆瓦块管你们毛事,墙上的大白没干碍着你眼儿了?影响我食品加工了?影响卫生了?你们都听到了,就给我解释这个,我还真就不服气......”

    罗力咬着理儿还能饶过这货,他这一嚷嚷,赵宝权直接说道:“立刻把把封条给我解了,做出书面解释。”

    他恼怒的对孙鹏军吼道,随后一脸歉意的对罗力道:“罗力同志,这件事我们一定严肃处理,把事情调查清楚,你的店面我们立刻解除封禁,你看这样行吗?”

    罗力摇了摇头道:“这事跟你没关系,我现在就要解释,这事不用调查,和尚脑袋上的虱子明摆着他是要搞事情,我和他远日无怨,近日无仇,无缘无故的就给我下卫生封禁令,我现在就要这个理,人都在这,这两位来解决问题的同志也在,当面说清楚了,谁指使你的,谁要你这么干的,说不明白,说不清楚,我带着那些工人在丰源讨不到说法,我们就去省城,省城找不到说理的地方,我们就去四九城,我还真就不信,我们找不到说理的地方了。”

    这货赤果果的威胁,他要是那么闹,谁也受不了他折腾。

    这时候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走过来,在赵宝权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赵宝权也急了,已经有大佬打来电话责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宝权气得吼道:“孙鹏军,你给我说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凭你刚才说的那两点,根本就构不成你们执法的标准,乱用职权,以权谋私,反了你了,我现在正式通知你,你被调离当前岗位,我会把你所做所为上报到上级部门,听候纪律处分......”

    孙鹏军吓得都要哭了,这真是无妄之灾啊。

    “赵局,赵局,你饶我了吧,都怪我鬼迷心窍,是是是丰源食品厂程广平让我这么干的......”

    孙鹏军抗不住了,他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自己怎么就鬼迷心窍,拿了程广平的好处,现在可到好,职位也丢了,还要等候处理,何苦来哉,自己碰上个什么角色啊!

    赵宝权气得脸色铁青,他对两位xf人员说道:“二位,这件事应该清楚了,我一会就去你们那里说明情况,做出书记报告,做为第一责任人我对属下监管不利,对不起了。”

    说完,赵宝权面向罗力,深深的鞠了一躬,态度诚肯:“罗力同志,我代表卫生监管全体工作人员向你道歉,是我们工作不利,给你带来了麻烦,请你大人不记小人怪,我正式向你道歉!”

    罗力不是那种不知好歹的主,人家这种态度了,又不是赵宝权的问题,这货得饶人处且饶人。

    “别别别,又不是你指使的,找到正主就好!”

    两位xf工作人员道:“罗力同志,既然已经解决了,是不是让那些人先撤回来?”

    “撤回来干吗?这事解决了,程广平的事可没解决。他是丰源食品厂厂长,我那些职工都曾经是丰源食品厂分流下岗的,他没能耐给这些工人一口饭吃,我领着这些工人找到活命的路子,他反到来断我们后路,他也是个人,根本就是人渣,畜生,王八蛋,这事你们管不管,有没有能管的地儿?

    要是丰源没人能管,还是那句话,我换个能管了的地儿,不给我们一个说法,人不能撤!”

    “噗!”

    两个xf工作人员这个无语啊,这货简直就是公鸡中的战斗鸡,根本就不歇气,斗完王二又斗张二麻子,就不能先休息休息。

    两个人急忙给上面回话,把事情原委上报。接到指示后,两人来到罗力面前说道:“我们已经如实汇报,情况需要调查,办什么事都需要一个过程,不可能立刻就办成,总得给我们工作人员一点时间,你看这样好不好,我们明天给你答复!”

    罗力站起来道:“这话没毛病,你们放心,我也不是闲着蛋疼到处惹事,非要给你们找麻烦,事实在这里,小老百姓不容易,可是这些人都干得什么事,不说了,我们撤回来,希望明天能够听你们给我回复!”

    这货说完转身就走,干什么得适可而止,只是罗力没有想到这背后竟然是程广平,麻痹的,自己还没找他麻烦,他到自己撞枪口上了,姓程的还真是阴魂不散,可是程广平怎么知道自己的店开在那里,难道这老东西调查自己,罗力没想通。

    他状告程黑子的事后天才开庭,这老家伙到先坐不住,看来,得先把这颗毒瘤拔掉,罗力打着主意,这货可不是肯吃亏的主,这次程广平可触到了他的逆鳞,在背后搞这么阴的事情,这是要断他财路。

    断他财路就是要他的命,想要他的命,那就是不死不休的结局,程广平这么玩,罗力暗暗下定决心,想方设法也要把这毒瘤给拔掉,未来还要在丰源发展,有这样一个有权有势的人在背后动手脚,对于他来说,只能是威胁,这次怎么都要把程广平搞倒了,就算搞不死他,也得把他给搞臭了。

    奶奶的,想玩阴的,老子就是玩阴的祖宗。

    罗力哪里知道,程广平根本就不知道‘罗记烤冷面’是他的,他是因为王微微忽然反悔,拒绝他回厂工作,更是拒绝了他无耻的要求,他才在背地里玩阴暗手段。

    程广平谗那娘们不是一天两天了,总算找到这么一个机会,最后一关还没突破,没想到这娘们反悔,搞得他子弹已上膛,却打不出去,这不是坑他吗?

    他跟踪王微微,才知道这娘们在一个食品加工点找到了工作,他这才指使孙鹏军封了这个加工点。

    而此时,程广平被一个电话给吓到了,他怎么也想不到,他指使孙鹏军的事竟然暴露了,而且还惊动了上面,这是怎么回事。

    他这几天运气可不怎么好,儿子被打的事情还没解决,对方却把他儿子告上了法庭,和自家婆娘又闹翻,这段日子都没有回家住,没想到想偷口食,又发生这样的事,程广平觉得,人要是运气背,怎么喝口水都塞牙呢?

    注:zf(政府)xf(信访)ld(领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