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齐力合心
    折腾了一下午,虽然过程有些曲折,但是结果还是好的,卫生监管撤销处罚决定。徐母带着二十多个姐妹回到小作坊,几个早有愤恨之意的姐妹说道:“真没想到程广平狼子野心,当初咱们下岗虽说有补偿,但是这里面有没有猫腻?咱们好不容易跟着常丹找到一个好出路,可是程广平竟然背地里干这勾当,这是不想让人活啊!”

    “可不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他在厂子里的时候就风评不怎么样,跟着赵慧娟搞破鞋,谁不知道?就欺负我们这些好说话的,把我们弄下岗。”

    “这样的人早晚不会有好报,人在做,天在看,老天早晚收了他!”

    “幸好常丹带着咱们找到这个出路,这几天‘烤冷面’卖的这么好,一个摊位最少都能卖100元,这么算起来,我一个月底薪加提成也要接近400,如果卖得好,就能接近500元,这在过去想都不敢想,咱们在厂子的时候累死累活一个月才300左右。”

    这些原食品厂的工友在一起七嘴八舌,只有王微微咬着嘴唇一句话没说。

    昨天晚上程广平找到她家,趁她孩子睡着了,想要脱她裤子,她拼尽全力才没让他得手,同时告诉他,她不回去上班,让程广平死了那条心,要不是孩子醒了,程广平指不定还要做什么。

    今早她来到小作坊的时候,远远的看到程广平开着车吊在她身后,之后卫生监管就过来了,她一直在猜测,是不是程广平做了手脚,谁知道她的猜测没错,真的是程广平勾结了卫生监管的人。

    没想到程广平为了逼迫她,竟然用这样卑鄙的手段。丈夫外出打工,她下岗独自带孩子,却又遭这个人面兽心的东西欺负,想想就是心酸,眼看着工友们义愤填膺,若不是罗力带着她们上访,这个生意就让程广平给搅黄了,大伙全指着这个‘烤冷面’养家糊口呢,王微微觉得自己对不住大伙,低着头一声不吭。

    大伙在一起议论了一会也没什么结果,罗力没有过来,就没有主心骨。

    祥嫂是最早跟着徐母干的,她说道:“常丹,程广平这么坑咱们,这事就这么算了吗?”

    常丹(徐母)说道:“这事儿确实叫人气愤,程广平这么干,他这是不给我留活路啊,但是我们先别冲动,等罗力回来我问问他怎么办,咱们大伙先想主意。”

    众人都知道这个‘罗记烤冷面’是罗力支起来的,常丹帮他经营,这才把大伙都召集过来。

    开始几天大伙对这个烤冷面还没什么信心,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过来,可是通过这几天的宣传,才意识到,这个‘罗记烤冷面’前景非常不错,对罗力大伙都非常好奇,私底下也都有议论,都以为罗力是哪家的公子哥,否则怎么这么有手段,还在上学就能拿出来这么多钱搞投资。

    祥嫂说道:“常丹,罗力那孩子是个有主意的,今儿要不是他出主意,也不能这么快就解决了这件事,哎,我看这孩子和你们家芷容到是一对,又是同学,咱家芷容那模样绝对配得上罗力,这样的孩子可得抓住啊!”

    三个女人在一起就是一出戏,一群女人在一起就是一群鸭子,话题一转,立刻就七嘴八舌起来。

    常丹连忙说道:“行了行了,你们就别跟着瞎操心了,孩子们的事他们自己解决,这种事大人怎么能参与。”

    其实她心是活络的,罗力这么能干,要是自己的女儿能和他处朋友,那绝对是错不了的,这么大点就有一身本事,要是再长点一点,那还了得?

    但是这种话她不能当着外人面说出来,就算是自己有心,也不能和女儿说出来呀,不是那么回事,其实就算是常丹,她也不知道罗力家里的真实情况,和大伙一样,她也以为罗力肯定是家里殷实。

    没有别的,能拿出来这么多钱投资,能有这样的本事,处事井井有条,办事能力就是个成年人也比不上他,什么样的家庭能教育出这样的孩子?基于这两点,常丹也猜测罗力的家世不一般。

    大伙七嘴八舌议论的功夫,罗力已经和洪宝回来了,站在外面就听到里面的议论,还有关于他和徐芷容的话题。

    洪宝呶呶嘴:“听到没,都在给你牵线呢,我看徐芷容那小姑娘也不错,长得好看,和你年纪也差不多,听到没,那些阿姨可都认可你了,只要你点头,保证手到擒来!”

    洪宝借机调笑罗力,这两天的接触下来,洪宝对罗力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观,她越来越看不懂罗力,这小子精得跟猴子似的,怎么可能还是一个高中生。

    “宝宝姐,只要你肯,我绝对没意见,妻妾成群是我的愿望,你都不在意,我肯定也没问题!”

    这货笑眯眯的说道。

    气得洪宝给了他一下,同罗力斗嘴,就没占过上风。

    两人走进来,众人这才停下来讨论。

    常丹迎上来道:“罗力,洪宝,上面怎么说的,程广平陷害咱们,干出这样的事,上面就没个说法吗?如果不给咱们说法,这些老姐妹们不答应。”

    罗力道:“阿姨,你们都别急,这事不能急,也急不来。程广平指使卫生监管部门的工作人员陷害咱们,办事的人已经被撤职,就算是上面给出处理意见,程广平也不可能摊上大事,至多的丢人现眼,没什么真凭实据,咱们还真就伤不到他。”

    “那怎么办?不能就这么算了呀,不行咱们就去闹,就去上访,zf不管,咱们就闹到他管!”

    罗力示意大伙安静,他说道:“大伙别急,怎么说程广平都是一厂之长,他管理一个上百人的食品加工厂,这么点小事就想搬倒他,你们说可能吗?找不到他违法乱纪的事,不能做实,就奈何不了他,没有足够的证据,可搬不倒他啊!”

    “罗力,程广平乱搞男女关系,厂子的人都知道,把这事举报上去,难道还搬不倒他吗?”众人七嘴八舌。

    罗力道:“证据呢?谁能出来证明,你,还是我?”罗力摆了摆手,“道听途说没有用,只有真正坐实了才有用。”

    一众女工都沉默下来,的确,明知道程广平作风有问题,可是谁能证明?

    罗力笑道:“各位阿姨啊,这事就先到这,我会想办法给大伙出气,今天就先到这里,晚上不用出去了,这几天大伙也累了,就休息一晚!”

    “没事的,我们不累,以前在厂子加班的时候都十几个小时,卖烤冷面又不累,时间自己掌握,我们这就出去,大事还得你,我们啊,多干活,你能给我们提供这么好的路子,大伙就谢你了!”

    祥嫂这么一说,大伙都应声响应,看到这些阿姨们如此支持,罗力感觉到一种满满的成就感,更有一种责任感。

    晚上九点之前还能卖一会,大伙全都行动起来,尤其是各个学校门口,一下自习后,好多学生都会来买。

    等到众人都走得差不多了,王微微犹豫着,终于下定决心。

    “常姐,罗力,对不起......”

    罗力和常丹同时回过头来,王微微这是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