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峰会路转【求推荐啊啊啊啊啊!!!】
    现场所有的人都望向张涛,他的供词将决定这场官司的胜负,程广平信心十足,所有的事情王洪宽都已经帮他安排妥当,罗力状告程彬必定失败,这小子太过猖狂,等这件事结束,他再想法收拾他。

    想到王微微就是因为罗力给召到加工点,进而让他失去那个得到她的机会,程广平就怒火汹涌,养肥的鸭子就这么跑了,换成谁也受不了。

    最让他愤恨的是,这小子带着食品厂下岗女工去信访办上访,把他搞得灰头土脸,他一个大厂长要是搞不死这个小杂碎,他就白活了。

    法官道:“张涛,你和你的三位同学前后证词并不统一,在法庭之上,你的任何供词都将成为呈堂证供,请你实事求是,如实的讲出真像,为法院判决提供依据。”

    张涛胆怯的看了一眼法官,又望向法庭下面,王洪宽冲他点了点头,示意他放心说,张涛这才安下心思,说实话,他是真心怕罗力那货,那天晚上,罗力的凶残早已经吓破了他的胆。

    张涛深吸了一口气:“法官大人,6月**号,我和三名同学在学校超市门口碰到罗力,因为他太猖狂,前段时间不仅打了程彬,还打了孙东,所以我们几个合计了一下,想给他一个教训,就在超市门口和他发生了冲突,这起冲突跟程彬没有任何关系,我们几个不是程彬花钱收买,而是自发组织的,只是学生之间的打架斗殴,根本不是罗力指控程彬所说的买凶杀人......”

    王洪宽满意的点了点头,他与程广平相视一笑,有了张涛的证词,罗力状告程彬就不成立,他们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严宏昌摇了摇头,他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没有任何悬念。徐母和洪宝也都摇着头,罗力之前对她们两人说,这个庭审他一定会赢,而且还会把程广平拉下水,可是现在呢?

    若不是罗力之前的表现太过惊人,徐母也不会那么容易就相信罗力,现在张涛的供词举证,要要法庭采纳,这个案子就算是结了。

    罗力没有任何意外,他知道张涛肯定会这么说,就算之前他收拾了张涛,在王洪宽的运作下,张涛也一定会反水,这根本就没有什么可猜测的。

    不过,这些都没有用,就算你们串通好,那又有什么用呢?他眯着眼睛笑了笑,望向台下王洪宽和程广平,那两个老货也一脸得意的望着他。

    罗力用眼神与他们交流了一下,麻痹的,一会就让你们哭。

    那么,好吧,游戏正式开始,罗力微微一笑,就在张涛说完这些话的瞬间,罗力启动‘实话卡’,直接作用在张涛身上。

    正在供词的张涛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颤,他的眼神瞬间呆滞起来,不受控制的道:“.....法官大人,刚才我所说的这些话都是教导主任王洪宽教我说的。

    他告诉我,只要我们几个这么说,七月份的高考(1995-2005年高考是7月8、9、10号)他会帮我们几个安排一个好的座位,到时候给我们几个前前后后都安排学习好的同学,我们就能抄袭,我们几个是体育生,学习成绩不好,所以才会答应他做假证......”

    王洪宽瞬间就楞住了,张涛怎么忽然就反水了,而且还说这样的话来,这不是想害死他吗?不只是他,全场的人都楞住了,这是怎么回事?

    王洪宽气急败坏的大声咆哮道:“你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这么告诉你的!”

    王洪宽在下面站起来咆哮,他试图阻止张涛‘胡说八道’,张涛这样指证他,根本就是在置他于死地,如果张涛这样作证,不仅是他这个教导主任干不成了,恐怕在一高中都呆不下去了。

    整个法庭现场所有人都望向王洪宽,谁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如此戏剧性的发展,张涛竟然临场倒打一耙。

    严宏昌更是瞪大眼睛,他简直不可思议,王洪宽竟然是用这种方式收买张涛等几个学生,可以说,如果这件事捅出去,绝对会震动整个丰源教育界,不仅仅是给丰源一高中抹黑,甚至给整个丰源教育系统抹黑。

    高考对于学生来说,那就是人生的一个转折点,王洪宽这样做,根本就是破坏高考,这样的行为是犯法,他会坑了多少孩子?高考就是竟争,就是过独木桥啊,他这样的承诺根本就是动摇高考的根基,罪莫大焉!

    所有人的都望向王洪宽,张涛的指证简直是石破天惊,王洪宽根本没有想到张涛会在法庭之上讲出这样的话来。

    事实上,他哪里有能力左右高考,只不过是为了收买张涛几个人所加的砝码,他根本就没有能力干这样的事情,他怎么可能控制了座位排位,可是没想到,张涛竟然会在法庭上面当众说出来。

    王洪宽当然知道,这话如果传出去,将会发生怎样的事情,他大声咆哮:“法官,他胡说八道,他胡说八道,我没有啊......”

    王洪宽恨不得上去撕了张涛的那张嘴,这小兔崽子就这么把他卖了。

    就算是乔振梁也惊呆了,他虽然知道内情,但却没有细问王洪宽是怎么收买张涛几个人的,他怎么会想到,王洪宽竟然这么许诺......

    “肃静,请下面的人安静,不得干扰证人举证,如果再敢造次,请法警将其清出法庭!”

    王洪宽脸色惨白,他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这是法庭,不是学校,更不是他们家,他必须为此承担后果。

    罗力也没有想到竟然会爆出这么大的猛料,看来要有好戏了,这货一脸得意,喜形于色。

    “请证人继续举证!”法官说道。

    张涛浑浑噩噩的继续道:“......王主任不仅这样许诺,他还给了我们每人五百元,他说这是程彬的父亲给我们的,只要我们几个出庭作证,证明不是程彬花钱雇佣我们,等到庭审结束,每人再给我们五百元......”

    这下程广平也坐不住了,他也站了起来:“法官,他胡说八道,他这是陷害,诬告......”

    “肃静,我最后一次宣布,参于旁听人员,再敢打断证人证供,蔑视法庭,我们将按法律法规严格执法!”

    法官动怒了,这些人太不像话了,证人说了几句话,竟然被打断两次,真以为这法庭是菜市场吗?

    徐母和洪宝相视一眼,她们两人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惊讶,原本他们以为罗力这次失算了,没在想到,竟然峰会路转!

    只要坐实了程广平收买证人,就有很大的机会搬倒他,徐母不由自主的就握紧了双手。

    而此时的程广平,脸色苍白,汗水横流,他被张涛的供词吓到了!

    【ps:推荐一本美女作家的新书,鱼妞的《冷教授的舞美人》,妞妞是女频老牌作家了,人美心善,文笔犀利,刻画人物入木三分,欢迎喜欢女频的朋友前来支持,谢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