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 不受控制【求推荐】
    整个法庭现场无比诡异起来,张涛的供词同时把王洪宽和程广平两个人拉下水,谁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向如此诡异的方向发展。

    王洪宽和程广平如同热锅里的蚂蚁,站也站不住,坐也不坐不住了。

    所有的人都楞楞的看着证人席上的张涛,尤其是严宏昌,他神情复杂,这次庭审的重点就是张涛这个证人,罗力是怎么‘策反’他的呢?严宏昌苦笑着摇了摇头,自己还是老了,这已经是年轻人的天下了,这孩子简直无敌了,他怎么就能把张涛策动的反水?

    “请证人继续陈述!”

    张涛完全不受控制,虽然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可就是无法控制自己的嘴巴,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一句假话都讲不出来,全部都是实话实说。

    “整个事情的经过是,程彬早在两天前就找到我,说是让我找人修理罗力,他出钱,每人给五十元,往死里打罗力一顿,出了事他兜儿,所以我找了几个要好的体育生故意挑衅罗力,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

    张涛一五一十的把经过讲了出来。

    法官问道:“王洪宽找你,要你做假证是什么时候的事,请你把事情经过讲清楚。”

    张涛道:“前天晚上,王洪宽通过他小舅子王勇找到我,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他要我做假证,并许诺我,高考的时候帮我们四个人调整坐位,到时能够抄袭!”

    法官点了点头,随后问道:“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要负法律责任,你现在确定你所诉说的每一件事的真实性吗?”

    “确定,我所说的每一件事都是真实可靠,亲身经历的!”

    “好,请法警带张涛下去,传证人谢飞!”谢飞是几名体育生中的一位。他本来和张涛是串通好的作伪证,可是他不知道张涛怎么忽然就在庭上反水了,没办法,他只好实话实说,把张涛找到他们几个串通做伪证的事讲了出来。

    法官接连传问了另外两名体育生,所有人的口径一致,程广平脸色苍白,他知道大势已去。王洪宽更是冷汗直流,庭审结束后,以他对罗力的了解,那货绝对不会放过他,想想心都凉了半截......

    几名证人先后签字,法官例行询问程彬的时候,他早就已经崩溃了,张涛在几个学生出来指证他收买他们的时候,程彬的心里防线就已经全面崩溃。

    法官问什么他就答什么,所有的事情都供认不讳,就算想翻供都难了。

    法官用法锤敲了一下前方的桌面,宣布道:“现在休庭!”

    随着法官宣布休庭,程彬歇斯底里的冲台下的父母喊道:“爸~妈,救救我啊,我不想做牢啊,我不想做牢啊,你们救救我!”

    曾经在学校不可一世的程彬在法庭之上彻底崩溃,台下的程彬母亲和小姨大声安慰着程彬,现场乱成一团。

    罗力才不会有那种妇人之仁,老天是公平的,干了坏事,就得接受惩罚,他眯着眼睛盯着乱成一团的程家人,忽然大喊一声:“程彬,你当初强奸张小花是谁给你开脱的?是不是乔振梁?是不是你们家买通了乔振梁,他出面做工作,用金钱封住了张家人的嘴?你给我从实招来!”

    罗力一声怒吼,他知道程彬曾经祸害过的那个女孩的名字,他趁程彬心理防线崩溃的时候忽然就这么喊了出来,与此同时,他启动‘实话卡’作用在程彬身上。

    随后,他一个健步就从原告席上冲了出去,一把薅住程彬的领口,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面对程彬。

    程彬吓得面如土色,他对罗力早就产生了心里抗拒,出自本能的畏惧。

    罗力根本不给他机会,大声质问:“把你强奸张小花的事给我讲出来!”谁都没有想到罗力会忽然发难。

    法官还有陪审团人的人全都停住了脚步,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以他们对案子的敏感,他们同时止步。

    乔振梁吓得差点心脏病发作,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罗力会忽然发难,竟然在法庭上问出这样的话,那件事的确是他当初收了程家的好处,替他们做了个和事佬,最后受害人家妥协,收了钱,事情不了了之,可谁也没有想到罗力竟然翻老帐,这不是要他命吗?

    罗力这么一来,毁的是他的声誉,不管当初那个案子怎样,他的名声就算是彻底的毁了,这小子根本就是要搞死他,他这么一搞,别说是校长,他这个书记的位置能不能继续坐下去都未为可知。

    乔振梁就想大叫,想让法警制止罗力‘胡说八道’,他刚才喊叫,罗力早就瞄到了他,一个‘哑巴药水’就丢了过去。

    乔振梁捏着嗓子,脸憋的通红,楞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惊恐的冷汗直流,就是说不出来话。

    罗力争分夺秒,不给任何人阻止他的机会,他大吼道:“程彬,你给我实话实说!”

    在‘实话卡’的作用下,程彬仿佛魔怔了一样,喃喃说道:“是的,当初是我强奸了张小花,我要和她处朋友,她不同意,晚自习的时候我连哄带吓把她拉到学校后面的一个捌角,在那里和她强行发生了关系。

    事后她去找老师,乔振梁那晚值班,他和父亲熟悉,我能上一高中上学就是我父亲给了他钱,他帮忙安排的。在得到消息后,他第一时间把这事告诉我爸,我爸给了乔振梁五万元,要他赶紧摆平这事,先把张小花情绪稳定下来,千万不能经官......”

    程广平都傻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儿子竟然在法庭上这么说话,他是不是疯了,难道他不知道这么讲话会死人的吗?

    他想要阻止,罗力早就兑换了药水,连继几个‘哑巴药水’丢过去,把程家几个人的嘴巴同时封住,他薅着程彬的脖领步步追问,一口气让程彬把当初强奸张小花的经过,还有他家里是怎么帮他摆脱罪责,乔振梁是怎样从中调和,拿了他们家的钱,怎么摆事情,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

    原本要离开的法官全都站在那里听完,整个法庭全都是罗力与程彬的对答,声音清晰入耳。

    乔振梁听得很清,可是他偏偏喊不出来,说不出话,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程家人和乔振梁一样,他们冲到法栏近前,就被前方的法栏拦住,根本无法阻止程彬‘胡说八道’,眼睁睁的看着程彬像倒豆子一样的把所有的事情全部讲了出来。

    所有的人都看傻了,谁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向这个方向发展,似乎已经不受控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