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心事【求推荐】
    罗力之所以要了这么菜,他就是想尝一尝九五年丰源最好的火锅店是什么味道,每样尝了一些后,罗力很快得出结论,虽然这家火锅店的味道还算可以,但无论从服务到基本装修,格调,品味,方方面面和后世的火锅店根本就没有可比性,他只要拿出一套方案就能碾压这家火锅店。

    有了这样的对比,罗力信心大增,只要他的火锅店开起来后,绝对能够全方位的碾压这家。

    午饭把常丹和洪宝撑得够呛,罗力要了这么多的东西,他自己没吃多少,两个女人怕浪费,可就算她们两人再怎么吃也不可能吃得了这么许多东西。

    罗力让常丹打包,他和洪宝还有事,三人分开,洪宝问道:“要不要和孙大勇联系一下?”

    罗力笑道:“做生意,就看谁能沉住气,他要是急着卖,自然就会找咱们,所以咱们得绷住,谁能挺到最后谁就胜利,越是急于一时,就会让对方抓到弱点,商场如战场,所以咱们就用一个‘拖’字,拖到最后,他会先忍不住联系咱们的。”

    洪宝望着罗力道:“我怎么忽然感觉到,你这么阴险,我会不会被你卖了还得帮你数钱?”

    “哪能,就算我想把你卖了,别人也得能出得起钱呀,再说,我也舍不得你,宝宝姐这么漂亮,我自己留着多好,人漂亮,还能干!”

    这货最后三个字故意重点强调了一下,气得洪宝脸上通红,一脚踹在他屁股上:“你想死吗?你个臭流氓。”

    罗力现在就是想拖上一拖,现在手里有钱,攥着一百万,盘下那么大的一间店,也不用急于一时,托一天可能就节省几万,这货玩的就是心理战。

    回到学校的时候学生们已经放学,周五半天课,学生们大多收拾东西坐车离开了,像他这样的走途生周五离校,周天下午返校,罗力已经有阵子没有回家,丰源这么够他忙的,他实在是没有时间离开。

    就快期末了,再熬一个月就是暑假了,他决定暑假回去的时候再和母亲摊牌,到时候把弟弟妹妹都接到丰源市里读书,想到他那个父亲,他就有些头痛。

    母亲这辈子为了他们兄妹三人付出太多,他那个没正形的父亲就是太好赌了,如果不是好赌,家里也不至那么拮据。

    母亲勤劳,全靠她一个人撑起一个家,一个男人不能给这个家遮风挡雨,却给拖后腿,罗力摇了摇头,把这些杂念抛除,还是专心把他的事业干好,那才是重点,这辈子他一定要让老娘过得顺心。

    自顾想着心思,只听到到‘哎呦’一声,罗力这才回过神来,坐在地上的许盈揉着腿,白皙修直的小腿撞在石砌花坛上,已经渗出细细的血丝,他只顾想着心思,却没有注意前方走来的许盈,竟把她撞倒了。

    许盈身材高挑,穿着一件浅蓝色的连衣裙,腰间扎着篮色的束腰,愈发衬托着腰肢的纤细,艳丽的面容能够杀伤任何年龄段的男人,望向罗力的眼眸夺人心魄,只是眸子里面藏着淡淡的哀伤,轻易的就被罗力捕捉到了。

    “许老师!”

    罗力赶紧收住脚步,把她扶起来,随手帮她把散落在地上的纸张拾起来,罗力眼尖,那些纸张是医院的化验单,他一边拾起一边看着,就算看不明白,但起码也能看了一个大概,磁共震上写着肝部疑似肿瘤.....

    罗力的心砰砰砰的跳了几下,看了一眼化验单上的名字不是许盈,他一颗心才算放下,不动声色的帮把化验单一一收起交给许盈。

    “许老师,你没事吧?”看到她小腿破了,有血丝渗出,罗力心疼的道:“许老师,你等一下,我去取纱布。”

    “不用,罗力,没有事......”许盈喊话的功夫罗力已经跑没影了。

    他几步就跑回宿舍,找到双氧水和纱布,急急忙忙的跑回来,许盈坐在花坛上等他,罗力跑过来道:“许老师,你坐好,我包扎一下。”不等盈回应,他直接蹲下来,把许盈的小腿拉到自己的怀里。

    许盈有些尴尬起来:“罗力,没事的......”已经来不及阻拦,罗力已经把她的腿抱在怀里,用棉签沾着双氧水给伤口周围消毒,然后用纱布帮她把伤口包起来,整个过程,罗力是那么的专心,竟让许盈不忍说出拒绝的话来。

    许盈望着罗力:“你怎么没回家?”这段时间罗力逃课已经成为常态,许盈到是找过他几次,却没有什么效果,加上严宏昌护着罗力,许盈也是无能为力,不过她从内心深处还是关心着这个学生的。

    罗力笑道:“许老师,这周不打算回去了,你这是要干什么去?”罗力转移话题,看到那些化验单,他就在猜测是怎么一回事,他注视着许盈的表情,从她的脸上看出几许疲惫,很容易就被他捕捉到了。

    “我没事,你要是没事,周六周日把落下的课补一补,不能总逃课吧!”

    许盈还是忍不住说道,明知不起什么作用,她还是忍不住要说,已经考上丰源一高,上大学就是临门一脚的事情,这么就放弃了,着实可惜。

    罗力露出灿烂的笑容,能够感受到许盈对他的关心,虽然这关心不涉及男女之情,但还是让他感到心里一暖。

    他没有回答,而是问道:“许老师,你手上的化验单刚才我看到了,那上面是谁?那是肿瘤吧。”

    听到罗力的问话,许盈眼圈一红,差点没流下泪来,当着学生的面她不能表现出来,她强忍着道:“是我妈妈!”

    罗力已经猜到了,化验单上那人的年龄应该和许盈母亲的年纪贴近,从许盈的表情中,他就猜到这人一定是许盈最亲近的人,除了她的母亲,就不能再有外人了。

    “那怎么办?许老师,医生怎么说?能手术治疗吗?”罗力关切的问道。

    许盈本不想说这些,这化验单是上午取回来的,她安顿好了母亲准备去医院,回宿舍取了银行卡,准备取钱给母亲治病,可是卡里根本没有几个钱,她正为这事犯愁。

    许盈父亲去逝早,母亲拉扯着她和哥哥两个人,她家大哥早就结婚,母亲拼死拼活供养她大学毕业,哥哥时不时的偷偷帮衬,可是他嫂子却是个小心眼的人,认为女孩子就应该早点嫁出去,上学有什么用,家里有提亲的,依她嫂子早就让她嫁人了,是她母亲不同意,一直供她读书,这些年为了她上大学的事,她嫂子没少和她哥哥还有母亲吵架。

    本想着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好好补偿母亲和哥哥,可是现在母亲又得了癌症,她上班时间不长,根本就没存下什么钱,卡里还不到两千元,医生说,这个病要做手术少说也得两三万,这让她怎么办?

    哥哥那边钱都在她嫂子手里,以她嫂子那个性子,根本不可能拿钱给她母亲治病,许盈这一天都在恍惚中渡过,这也是为什么她和罗力能撞到一起的原因,两个人都在想事情,所以才会撞在一起。

    只是这事她根本找不到一个可以倾诉的人,她心里痛苦到了极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