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温水煮青蛙(第四更求订阅)
    罗力来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他怕许盈晚上吃不饱,带了两份馄饨过去,他到病房的时候许母已经睡了,许盈面带疲惫,看到罗力进来,她嗔怪道:“怎么这么晚还过来?”

    罗力露出灿烂的笑容,这货笑起来的时候虽然有点骚浪贱,但不得不说,这货还是有优点的,起码这一笑阳光灿烂,让许盈一直郁闷的心情好了许多,都说快乐能够传递,就是这个意思。

    “许老师,我给你带了吃的!”

    罗力举起热呼呼的馄饨。淡淡的香味透过朔料袋传过来,许盈闻着,肚子忍不住咕噜的响了一下。

    她下午的时候给男友打了电话,本想请他帮忙,如果不是走头无路她也不会去求顾允生,她与顾允生相恋是因为被他的才华所吸引,她知道顾允生家里条件很好,所以才会开这个口,她也是万分无奈才打了这个电话,可是顾允生根本没有问她为什么要用钱,直接回拒了她,这让她的心仿佛被撕裂了一般。

    下午的时候她趁母亲睡着了,给几个平时要好的同事打了电话,也不过凑了五千元,这点钱对于这么一个大手术只能是杯水车薪,能借的地方她都试了,到处碰壁,没办法再筹到更多的钱。

    许盈内心酸楚,晚饭也没有吃,闻到罗力带来的馄饨,她的肚子这时候不争气的叫了起来,罗力的关心无论出于什么目地,让她的心温暖无比,人在脆弱的时候最易接受外人的关心,罗力打的就是趁虚而入的牌。

    这货最是善解人意,他怕许盈尴尬,直接拿起桌子上面的海碗,把馄饨倒进去,“许老师,你先吃,我出去打个电话,一会儿再回来。”

    他是怕许盈尴尬,不好意思在他面前吃,找了个借口出去了。

    许盈冰雪聪明,立刻就明白了罗力的意思,瞬间就被罗力的举动感动,忍不住眼圈泛红,这一下午她四处碰壁,内心的孤独与无助已经达到了顶峰,罗力这样善解人意的关怀让她心中温暖,感动的无以复加,这货在通往许盈内心又进了一步,这货的目标是通过内心进入对方的身体,打的一手好算盘。

    等到罗力出去了,她拿起汤勺,把那碗热腾腾的馄饨吃了下去,身上恢复些力气。

    罗力回来的时候许盈已经收拾好了,罗力看着她,她脸上多少恢复了些血色,不再显得那么苍白,罗力看得心疼,望了一眼熟睡的许母,他小声说道:“许老师,你要是有什么困难就和我说,阿姨生了这样的病,你应该告诉你哥哥的,这不是你一个人能扛起来的事。”

    许盈眼圈泛红,她不知道该怎么和罗力说,看到许盈的表情,罗力已经开始猜测。

    “许老师,是你哥哥不管吗?”

    许盈摇了摇头,家里的事情她不想和别人说的那么详细,尤其是自已的学生。

    “我哥哥有自己的家庭,他也挺不容易的,还要养家,我大学的时候他已经没少接济我,我不想因为母亲的病让他分心,他养家也不容易。”

    罗力道:“许老师,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出发点虽然是好心,但却不对,阿姨不仅仅是你的母亲,同样也是你哥哥的母亲,先不说他赡养老人的义务。

    这个手术绝对是一个大手术,如果发生意外,阿姨无法从手术台下来,你一个人能承担起来吗?你哥哥能原谅你吗?你出发点是好的,但是往往一个善意的出发点会无心的办坏事。”

    这货虽然目地不纯,但是分析问题的角度绝对要比许盈高明。

    罗力的话如同醍醐灌顶,没错,如果母亲下不了手术台,哥哥一定会埋怨她,甚至愤怒,母亲不是她一个人的母亲,是他们俩人的母亲,就算嫂子从中阻挠,不肯为她母亲治病,那不是还有她吗?她又有什么权利因为这个而剥夺哥哥的权利。

    许盈眼睛明亮起来,罗力的一席话让她醍醐灌顶,一下子醒悟了,就算钱财方面她自己来扛,那也应该让哥哥知道。

    她望着罗力,第一次感觉到罗力的与众不同,虽然他那么顽皮,那么淘气,甚至让她无从下手管教他,可是他的话却像黑暗中划过的一道光明,瞬间照亮了她的心。

    她感激的说道:“罗力,谢谢你提醒我!”

    罗力笑道:“许老师,你不必谢我,为你做什么我都心甘情愿的,你还记得我曾和你说过的话吗?”

    许盈就是一楞,罗力说过什么?她忽然想起罗力曾经和她说过的话,这让她有些尴尬,眼神躲避着罗力的灼灼目光,她最怕的就是罗力越过那条线。

    “罗力,你现在应该好好学习,不应该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已经不早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许盈在逃避这个话题,她又不是小孩子,她知道罗力喜欢自己,但那怎么可能,不说两人之间的年龄差距,她还是罗力的老师,那根本不现实,也不可能。

    罗力知道,这个话题应该适可而止,他怕吓到许盈,温水煮青蛙,要是太激烈,青蛙没煮熟就跑了。

    “那好,许老师,那我就先走了,有什么事记得给我打电话,我随叫随到。”

    许盈‘嗯’了一声,她感觉自己应该适当回避罗力,她不应该和他走得太近,她必须掐断罗力对她的那一缕绮念,她也是从学生时代走过来,她理解18岁的男孩子对异性的幻想与憧憬,那些憧憬和幻想只是青春时期的一个美梦,终会醒来,她必须切断罗力对她的幻想。

    上午与孙大勇正式做了交接,罗力付清尾款,把楼房过渡到自己的名下,其它的事情交给洪宝做就可以了。

    罗力昨晚熬夜把开店方案全部写了出来,一共七八页的白纸写的满满的,他交给洪宝道:“尽快找几家公司订制这里面写的东西。”

    洪宝拿过来看了一会,她越看越心惊,丰润性感的小嘴张成o型,不可思议的望着罗力:“这...这是你昨晚写出来的?”

    罗力道:“不像吗?没看我眼圈深陷?”

    “我哪知道,没准是想哪个姑娘想的。”

    罗力笑嘻嘻的道:“除了宝宝姐,还有哪个姑娘值得我想。”这货的嘴巴太甜,虽然这话带着骚扰的味道,但是听着让人舒服。

    洪宝‘切’了一下,没搭理他,她知道,这货就是个顺杆爬的主,你越是搭理他,他越是顺杆爬,满嘴的跑火车。

    她认认真真的把罗力写出来的东西看了一遍,等到她看完的时候,她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