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许你一生,万事无忧!(第六更求订阅)
    罗力没有想到李国忠这么痛快,他试着问道:“李叔,你给我个实底,我最多能贷出来多少,一家店只是一个小目标,我想开两家。”

    李国忠望着罗力,这小子心真大,心太野了,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走得更远,他阅人无数,真正能够发家,把事业搞大的主都是敢打敢干,胆子比西瓜都大的主,胆小如鼠,不敢迈步,小富即安的,都不会有大发展,人这东西就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富贵险中求。

    面前的这小子不止心野,胆子还大,脸皮也够厚,什么人他都能攀附上来,而且脑子灵光,说实话,罗力盘下的那个门市李国忠都眼馋过,但就是没那魄力,他不敢把自己所有的钱都投出去,也只有罗力这样的人才能有大发展,他具备一个成功者最基本的素质。

    李国忠想了好一会才道:“你要是能注册一家公司,把房产过到公司的户头上,再做一个商业发展规划,就是你这个火锅店的发展规划,我能给你贷出这个数!”

    李国忠伸出两根手指。

    罗力眼睛瞬间明亮起来:“叔儿,200万吗?”

    洪宝听得心惊肉跳,200万啊,这是要疯了吗?她感觉自己的小心肝有点受不了了,之前就已经觉得罗力玩得有些大,可是现在他和李国忠在一起,感觉这两个人都是疯子。

    话没说几句,他就敢给罗力贷这么多钱来。

    李国忠道:“没错,我能给你贷出来200万来,但是我要百分之五的返点!”他压低声音。

    就算李国忠不提,罗力也不可能让他白白帮助,这东西就是和尚脑袋上的虱子谁都看得到。

    “没毛病,李叔,成交!”罗力一点都没有犹豫,吓得洪宝在下面捅了捅罗力,200万百分之五的返点,那就是10万元啊,就这么给人家了,一分钱没赚到呢。

    罗力从下面握住洪宝做怪的小手,不动声色继续和李国忠聊着。

    洪宝试着拽回来,可是这货攥的好紧,想要用力,可又怕李国忠看见两人的小动作,就那么任罗力拉着小手,让她气恼的是,那货握着她的小手就没老实过,两只手欺负她一只手,洪宝被他骚扰的满脸通红,可就是没法说话,罗力和李国忠正谈正事,她怎么好扰乱呢,只能忍受着这货的不要脸。

    李国忠笑道:“我逗你呢,我一分钱的返点都不要。”李国忠正色道:“但是你在丰源开的店,我要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你放心,我不占你便宜,你投入多少,我都分担百分之三十的资金,怎么样?”

    李国忠是被罗力的策划书所打动,这样的商业机会,他也想赌一把,如果对方不同意,他再想其它办法,虽然与罗力接触的不多,但是这小子的本事他看在眼里。何况贷款还有房照抵押,那个门市这小子买到手就赚了一笔,这么精明的人,做生意不会亏,李国忠也不是蝇头小利就能打动的主。

    罗力想都没想,直接道:“李叔,只要你信得过我,成交了!”

    李国忠向罗力伸出手来,罗力这才恋恋不舍的松开了洪宝的小手,他娘的,女孩子的手真是柔软,这货谈正经事也不忘骚浪贱,洪宝这才从罗力的魔爪中抽离出去。

    李国忠早就看到了两人在下面的小动作,他只是装做没看见,人不风流枉少年,这小子这么厉害,泡个漂亮妞,没毛病。

    两人的手握在一起,正式成交。两人又谈了一下细节,随后离开,其它的手继办理全部交给洪宝。

    直到李国忠回去上班,洪宝这才问道:“你疯了,贷这么多钱干吗?你把房照抵押给银行贷出来十万二十万,加上帐户剩下的钱,什么费用都够了,你贷这么多干吗呀?这也太吓人了。”

    洪宝心有余悸,她眼见罗力翻手为云,覆手为手,手里一分钱没有,短短的几天功夫,一个门市,200万现金就这么被他搞到手,而且一分钱没花,这是什么手段啊!

    洪宝看得眼晕,200万,她想都不敢想,那是多少钱啊!她已经被震惊到忘记了刚才那货的骚扰。这些天和罗力在一起,她亲眼见证罗力创造着一个又一个的奇迹,要说不崇拜,那是假的,她现在对罗力已经开崇拜了。

    看到洪宝鲜嫩可口的样子,这货一脸贱笑,洪宝这才回过神来,抬脚就要踹罗力,却被这厮一把握住玉足,洪宝的俏脸瞬间涨得通红。

    罗力笑眯眯的道:“我不是跟你说过吗?五年之内我要开一百家‘罗记火锅店’,小妞,跟着老爷我,我保你吃香的喝辣的!”

    这货的骚扰无处不在,气得洪宝挣脱他,给了他一巴掌,这才算解了恨。

    罗力来到医院的时候下午两点多了,还没走到病房就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

    “小盈,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和你哥商量就自己做主,妈得的是什么病?你擅自做主让她住院,那得花多少钱?你哥养这个家容易吗?你还给他添乱,没有什么大病回家吃点药打点针就好了,非得要住院吗?你孝心,难道你哥就不孝心了?你这不是让人戳你哥脊梁骨,感情咱们家就你一人儿孝心??”

    屋子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大声指责许盈。

    “嫂子,我只是告诉我哥,妈住院了,至于花多少钱,不会用你们负责一分钱,但是我必须让哥知道妈生病了,这是本份。”

    “呦呵,说的好简单,让你哥知道,让你哥知道的目地不就是为了要钱?你上大学,你哥背着我没少给你钱花吧,你还有点良心没有,没有什么大病住什么院?真当咱们家钱是大风乱来的。我娘家妈生病也没说娇贵的非得住院,怎么着,你们就这么娇贵?”

    “嫂子,我妈身体不好,我不想和你吵,你来看妈,我谢谢你,你放心,妈住院不用你们一分钱,如果没事你和哥就回去吧......”

    “哟,翅膀硬了,还不让人说话了......”

    罗力再也听不进去了,许母住院,她连自己的哥哥都不告诉,罗力就有所怀疑,还是他劝说许盈,他不想许盈一个人抗,他现在终于明白许盈的苦楚,原来是因为她的嫂子。

    他忽然想到许盈前世的死因,她为什么要给王洪宽做情妇?她那时还没有结婚,罗力仿佛抓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

    以他对许盈的了解,她根本不是那样的人,除非发生极其特殊的事情才会导致那个结果。上一世他苦思不得结果,这一世为了避免那个悲剧,他不顾一切的毁灭王洪宽。

    他忽然把所有线索联系到了一起。

    一定是这样的了,许盈的母亲得了癌症,她嫂子如此,哥哥软弱,她无法筹集到足够的钱财为母亲治病。

    而王洪宽趁机而入,许盈在万般无奈之下为了筹够给母亲治病的钱,她把自己出卖了,只是为了换取给母亲治病的费用。

    罗力把所有的线索连到一起,仿佛看到当初的真像,他胸口发堵,一定是了,一定是这个原因,否则她又有什么理由那么作贱自己,除非了为了自己的亲人才会如此,一定是这样了。

    罗力双手紧握:上一世,我只能扼腕长叹,无法挽救,这一世,我许你一生,万事无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