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 不怕流氓会武术,就怕流氓有文化(第十更求订阅)
    坐在摩托后面,罗力就有点心猿意马,洪宝身上散发出来的体香让他肾上腺分泌加剧,这货忍不住咕噜一声咽下一大口口水,幸好街道的周围的噪音掩去了这货的口水声。

    这货忍不住单手环过洪宝的腰肢,洪宝险些把摩托骑到马路丫上,她一脚刹车把摩托定住。

    “你手往哪放呢?”洪宝杏眼圆瞪,脸上微红,恨不得啐这货一脸唾沫,腻无耻了些,竟然占她便宜。

    罗力一脸冤枉的道:“宝宝姐,我没放哪啊,你看你看,他们不都这么放的吗?”罗力指着一对骑着摩托驶过的青年男女,女孩子伸手环过男孩子的腰,脸靠在男孩子背上。

    “呸!你真不要脸。”

    这货的脸皮的厚度是不能用常理衡量的,他笑嘻嘻的道:“要不,我骑,宝宝姐搂我。”

    洪宝道:“你想得美,你骑,我坐!”洪宝可不想这货坐在后面搞小动作,让他那么一搂差点没出车祸,他小小年纪怎么就这么不要脸。

    罗力颇为无奈的坐在主驾驶上,坐在后面独享风光的计划宣告流产。

    这货吹着口哨一路前行,骑摩托带美女,这感觉蛮爽。

    “宝宝姐,我这样带你,是不是有种带你装逼带你飞的赶脚!”

    “呸,狗嘴吐不出象牙,你哪来的那么多屁话!”这货满嘴的流氓话,可偏偏听着让人发笑,还带你装逼带你飞,洪宝坐在后面,忍俊不止。

    摩托车压在下水井盖上颠了一下,洪宝不得不揽住他的腰,等到平稳了,又放手。没走多远又压井盖上,再揽,感受到洪宝的小手揽在他腰上透过来的温度,这货小腹都发热了。

    洪宝气得道:“你怎么骑的车,那么宽的路,你非得压下水井盖。”洪宝又不傻,早就发现这货绝对是故意,气得她在罗力的腰上狠狠掐了一下,痛得这货吱牙咧嘴。

    眼看到了派出所,这货一加油门,随后一个急刹车,洪宝猝不及防之下不得不揽住罗力的腰,惯性之下,她丰盈的身体紧紧的贴在罗力的后背之上,两只咪咪被瞬间被挤压成‘饼’状,即便隔着两层衣服都能感觉到洪宝的汹涌澎湃,这货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暗道:“好大,好挺!”

    这货简直是没节操到了极点,什么损招都用,吃豆腐不着痕迹,简直是流氓中的人渣,人渣中的极品。

    这货奸计得逞,咧嘴咯咯直笑。

    洪宝气得跳下摩托,抬起玉足连踹了他几脚也没解气,这货简直太可恶了,洪宝满脸通红,骑个摩托他也能占便宜。

    这货咯咯咯咯的笑个不停:“宝宝姐,你好大。”这货占了便宜还不满足,还得说出来调戏,结果是招来新一轮的暴踹,可惜这货皮糙肉厚,根本伤不到皮毛。

    两人闹够了,这才进入派出所,罗力轻车熟路直接上了所长室,马宗洲刚刚出警回来,正休息着呢,这货就敲门进来了。

    “马叔,您老闲着呢?”这货自来熟,进来就叫马叔。

    马宗洲抬头一看,我去,这货竟然来了。他这段时间听到了消息,罗力把王洪宽和乔振梁给告倒了,他和王洪宽是同学,自然听说了这事。调查组进驻丰源一高,这货顺带又把唐震搞得灰头土脸,简是就是一灾星,怎么今儿又跑到他这,马宗洲看到这货都瘆得慌。

    从他认识罗力开始,就没见这小子吃过亏,这玩意吓人啊,不怕流氓会武术,就怕流氓有文化。在马宗洲眼里,这货就是一个有文化的流氓。

    让他佩服的是,这货最近混得风声水起,他知道罗力搞了个‘罗记烤冷面’,火得不行,而且还泡上这个妞,上次罗力收拾赵志的手段他看在眼里,那手段,简直了,他看了一眼洪宝,也不知道这极品妞有没有被这货拿下,估计是跑不了。

    他像罗力这么大的时候屁都不懂,这货不仅打架泡妞,还有了一番事业,这人比人就得死,货比货就得扔,马宗洲现在是服了这货。

    马宗洲笑着道:“哟呵,是罗力呀,怎么有空上我这。”他现在才算知道,为什么严宏昌这么维护这小子,这是一个‘人才’啊。

    罗力笑呵呵的坐下道:“马叔,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事求您!”

    马宗洲心道:“有事求我可以,别**给老子找麻烦就行!”

    “啥事,说吧!”

    罗力也不客气:“马叔,能帮我搞得两张车票吗?我没时间去学那玩意,帮我搞两个现成的,花多少钱我出。”

    马宗洲诧异的道:“你弄那车票干吗?要买车?”

    罗力道:“有这个打算”

    “行啊你,我混了大半辈子也没自己的车,都是开公家的,你小子可到好,现在就有本事买车了。”

    罗力笑道:“人靠衣服马靠鞍,叔,我也打肿脸充胖子,不得不把门面装好。”

    马宗洲道:“没毛病,你要是真想开车票,一周吧,我给你弄两个,五百块钱啊,别少了我的钱!”

    马宗洲开着玩笑。

    罗力笑眯眯的道:“叔,看你说的。还有个事呢,叔,和消防那边熟悉吗?我打算开一家火锅店,开店最怕消防,你还得帮我安排一下呢!”

    “火锅店?你小子还挺能折腾,在哪开的店?”

    马宗洲越来越看不懂罗力了,他知道这小子的底,还一学生呢,搞出一个‘罗记烤冷面’就已经让他惊讶万分了,什么时候又开了个火锅店,这小子要逆天吗?

    罗力笑呵呵的说道:“马叔,在市政东区那边,地点还行,等开业了,我给马叔一个贵宾卡,你来消费八折起。”

    马宗洲笑了笑,这小子就是会来事。

    “消防那边我认识他们队长,找个时间,我约他们出来,到时候你小子消费。”

    “没毛病,叔,这事就拜托你了,到时候我听您信。”罗力乐呵呵的说道。

    洪宝把买的两条烟和五百元递给罗力,这货往桌上一放:“叔,这俩事就拜托你了,我就先走了,咱们再联系!”

    直到罗力离开,马宗洲才把烟和钱收起来,他摇了摇头,这小子就是人精中的人精啊,真是个人物,加以时日,不可限量!

    马宗洲就是一阵感慨万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