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浸润
    罗力拥着许盈,风雨顺着门缝透进来打湿了罗力的头发,他用背脊顶着门,避免风雨侵袭进来,用身体为许盈遮挡风雨,直到此刻许盈才止住哭泣,看到风雨打透罗力的全身,而她却被他护在怀里,内心涌起阵阵暖流,被人呵护的感动让她放下了矜持。

    她红着脸,拉着罗力贴近她,“来里面一点!”她说话的时候不敢抬头,狭小的空间里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刚才那场恶斗好像是一场梦一样。

    电话亭的门根本无法完全关严,罗力一动,雨水就顺着门缝挤了进来。罗力不得不脱掉半袖上衣,把衣服穿过门把,紧紧的系住,门缝这才闭合,风雨再也无法侵进来。

    许盈脱掉罗力早前披在她身上的外衣,要把他的衣服披在他**的上身上,手指触碰到他的肌肤,不由的一滞,在她的人生里面,她还是第一次与一个年轻男子单独这样相处,即便是顾允生,她也未曾和他有过这样亲密的接触。

    罗力按住她的手,把衣服从她手中接过来,没有穿,而是环过她的肩膀,把衣服披在她的身上,他灿烂的笑容在夜色里格外阳光,瞬间温暖了许盈的心扉。

    “我不冷,你穿上。”

    “可是...”

    她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一道闪电划破天际,紧接着,‘喀嚓’一声,一个炸雷仿佛就在他们头顶炸响,就好像世界末日一样,许盈悚然一惊,‘啊’的一声,不由自主的扑进罗力怀里,,甭管多大年纪的女人,对雷电的畏惧都如同小女孩一样。

    感受到许盈柔软的娇躯扑进自已的怀里,鼻孔间全是她的味道,什么道德,什么顾忌都被这货抛在脑后,他展开双臂把她紧紧的拥在怀里,仿佛这天地间就再也没有外物,只有他们两个人。

    这货喉头一阵发干,许盈的娇躯就是最好的催情药,明知不可以硬,人家是老师,你一个学生怎么可以对老师硬,可这货根本管不住自己,不断攀升的**仿佛疯长的野草......

    许盈此刻才感觉到不妥,她扑在罗力怀里,那张俏脸贴在他冰冷的胸膛之上,听到他强劲而有力的心脏,她的心也变得慌张起来,她想要离开罗力的怀抱,忽然感觉到一根**的东西顶在她的小腹之上,许盈虽然还是处子之身,但也明白那是何物。

    她脸上仿佛要渗出血来,想要离开罗力的怀抱,可是她的身体被这货紧紧的拥在怀里,这么大一点的空间她跟本躲不开,她感觉到羞愧难当,那是自己的学生......

    “罗力.....”

    她的声音小到自己都几乎听不见,想要提醒他,可是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到罗力的大手落在她的翘屯之上,她‘啊’的一声,身体被推开一点,随后就感觉到那坚挺的部份离开她的小腹顶到她的双腿间。

    许盈只觉得大脑‘嗡’的一下,浑身都失去了力气,若不是罗力拥着她,她几乎就要瘫软,她吓得一动都不敢动,生怕罗力再做出过份的举动,她不敢想像,虽然内心恐惧,可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想要推开他,可又不忍拒绝罗力,内心深处对罗力的感激,还有刚才那场恶斗,罗力不顾一切对她的守护,让她对罗力生出依恋,感觉自己如果此刻推开他,会有种对不起他的感觉,这份感觉让她无法生出那么残忍的举动。

    她把头深埋在罗力的怀里,不敢抬头,也不想抬头,只希望这雨快些停息,可又隐隐不想这雨停下来。

    同样不敢再有举动的还有罗力,这样已经很好了,他怕自己再进一步真的会吓到许盈,就算如此,也已经足够让人**浊骨了,两人仿佛心有灵犀一样,谁也没有说话,谁也没有乱动,就这么彼此相拥,感受着彼此的温度,一点一点的透过身体浸润着心田。

    暴雨来得快,去得也快,风雨停下,夜却深沉下来,一辆出租车从电话亭旁奔弛而过,溅起的雨水喷在电话厅上惊醒了这对沉浸在异样当中的青年男女。

    许盈感觉到自己都要瘫软了,她轻轻的推了推罗力,“雨停了”提醒他放开自己。

    罗力也从这种奇妙的体验中回过神来,他恋恋不舍的松开手,让那份坚挺离开那里,他知道,如果自己用强,许盈或许不会拒绝,但是他不想给许盈留下一个这样的印记,他不仅要得到她的人,还要得到她的心,他只不过是在通往她心灵的道路上更进了一步。

    即便刚才这样,许盈也没有拒绝他,说明在她心里,他是有地位的,这样一想,这货内心的激动胜似身体上的激动,得到一个人的**或许很简单,但是得到一个人的心才最有挑战性,这货目标是身心俱得,他放下暂时的念头,松开了手。

    许盈这才稍稍有了一丝力气,她不敢抬头去看罗力,眼中的水迹还没有消失,俏脸之上,满是诱人的红晕,她去解罗力拴在门把上的衣服,手上却没有力气。

    罗力站在她的身后,双手环过她的腰肢,许盈身体就是一滞,咬着嘴唇,看到罗力双手解开门把上的衣服,她紧张的心终于放回肚里,可是还没等她伸手推门,身体猛得被罗力扳了过来,还没等她反应过来,罗力的嘴唇就已经印了上来。

    许盈被忽然而来的袭击搞得不知所措,罗力的唇已经印在她的香唇之上。

    她脑海一片空白,尤如雷击,等到她回过神来的时候,罗力的嘴唇已经离开了她的唇。

    她尤如一个木偶一样,被罗力牵着走向摩托那里,看着罗力用衣服把后座细心的擦干,用力把衣服里面的水份拧出来,然后套在身上,随后冲她露出灿烂的笑容。

    许盈的心在这一刻仿佛被什么击中。

    直到罗力搀着她,把她扶到车上,她脑海之中存留的还是罗力光着上身,细心为她擦拭座位的画面,那个画面就仿佛定格在她的脑海当中,挥之不去!

    直到摩托车驶到医院,罗力向他挥手告别,许盈才从浑浑噩噩当中清醒过来,直到罗力骑摩托的身影消失,才她突然感觉到,眼泪不知什么时候早已不知不觉的滚滚而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