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瞧不起
    洪宝看着罗力绘制出来的装潢图片,好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他。

    罗力咧嘴笑道:“宝宝姐,你可以崇拜我,但你不能用眼神猥亵我,我感觉你的眼神里带着一种赤果果的**,如果我真的那么可口,你可以吃了我,我决不反抗!”

    洪宝对罗力的骚扰早已经习以为常,没搭理他的口花花,她一幅一幅的看着罗力拿来的图片,手托香腮,说不出来一句话来。

    除了震惊还能用什么来形容她的心情,和罗力在一起越久,她越是看不透他,他就好像是哆啦a梦,总能拿出一些让她目瞪口呆的东西,无论是他的创意,还是他的设计。

    她盯着罗力道:“我不想吃你,不过我很想把你的脑袋打开,看看里面都装得什么,怎么就能有那么多的东西。”

    罗力笑眯眯的道:“打开就不用了,你可以通过探索我的身体来打开我的大脑,这是最简洁的办法,直通我的心灵。”这货把骚浪贱发挥到了极致。

    洪宝气得拧着他的耳朵道:“你个小色狼!”

    按照罗力的交代,洪宝开始在丰源市内寻找装潢公司,火锅店的装修罗力一古恼的全部交给洪宝,‘罗记烤冷面’这边常丹负责,也不用着他伸手,这种甩手掌柜的事情,他乐得其成。

    罗力中午来到医院的时候许盈并不在,老太太看到罗力过来,嗔怪道:“孩子,你来就来,干吗又买水果。”

    罗力每次来都不空手,他是把老太太当亲妈待,想要骗人家大姑娘,就得先搞定老太太,这货是两手抓,两手都很硬,他把买来的水果还有午饭放到床头柜上,笑眯眯的说道:“阿姨,徐老师中午太忙,她过不来,所以叫我来照顾你。”

    这货说瞎话眼睛都不眨一下,他早上来接许盈的时候,许盈早早就坐公交车去了学校,这货扑了个空,这货心知肚明,昨晚那场意外让他和许盈更进一步,他甚至连许盈的小嘴都亲上了,这货昨晚回去都没睡好,整整兴奋了一晚。

    许盈是羞于见他,所以才会早早去学校,目地就是为了躲着他,他上午没有上课,在宿舍绘制装潢画给洪宝送去,中午趁许盈没来,他直接就到医院了。

    这货是想趁热打铁,趁着热乎劲找个机会再亲芳泽,许盈躲着他,他就来个守株待兔。

    老太太埋怨道:“她怎么让你过来?下午没课吗?你大中午过来,不是耽误上课吗?”

    罗力笑眯眯的道:“阿姨,学校那点知识,我用半个脑袋就学会了,老师们都知道我聪明,学什么一学就会,所以都不管我,像我这么聪明的孩子,丰源高中几十年都不出一个,所以没人管我,我要是愿意上课就去,不愿意呢,就不去,反正那点知道都在我脑袋里,太简单了......”

    这货这牛皮吹得简直是没谁了,老太太信以为真,真以为罗力是无所不会的天才少年,反正吹牛逼又不犯法,也没啥负作用,这货可了劲吹,正赶上许盈进来,看到许盈,这货脸皮再厚也感到有些羞噪了,麻痹的,吹大发了。

    许盈只看了他一眼,脸上就红了,没敢再看罗力第二眼。

    “妈,你上午感觉怎么样?”

    罗力赶紧站起来:“许老师你坐!”这货装得跟二五八萬似的,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心里强大的让人羡慕。

    许盈嗯了一声,罗力已经把她手里的午餐接了过去,放到床头,这货是眼急手快,许盈早上早早就走就是为了躲他,上午没看到罗力觉得压力好小,没想到这货竟然在这里。

    许母埋怨道:“小盈,你中午就别过来了,不是让罗力来照顾我吗?你还来做什么,别耽误了孩子们。”

    许盈就是一楞,她什么时候让罗力来照顾母亲来了,可随后就反应过来一定是罗力胡说八道,他可不就是爱胡说八道吗?刚才她在外面听着罗力陪她母亲一顿胡吹,她犹豫了半天才进来的。

    她没理会这个话题,“妈,我下午没课,在这陪你!”

    老太太道:“工作上不忙吗?有罗力在这就行了,你要是有事就回去。”老太太很太真,她以为罗力说的都是真话,哪知道这货满嘴的跑火车。

    许盈就是一阵无语,罗力是怎么办到的呢,让母亲就这么喜欢他,她实在是无语到了极点。

    罗力也跟着说道:“许老师,你要忙就回学校,我陪阿姨就好了!”这货没话找话,和许盈套着近乎。

    许盈不好太过冷落罗力,轻声说道:“没事,你下午还有课呢,别耽误上课!”这话说的,就连她自己都觉得没底气,罗力这段时间什么时候好好上过课。

    吃过午餐,罗力手脚勤快的帮许盈收拾,不时拿眼看她,许盈今天穿了一件鹅黄色的连衣裙,整个人如同一朵含苞待放的雏菊,水嫩得让人忍不住想要上去咬一口,想到昨晚的场景,这货都要控制不住邪念了。

    好在这货色而不淫,强自压住自己的邪恶念头,他要做个乖宝宝,乖宝宝不能乱想,这货自我催眠。

    许盈一直没有搭理他,实在是还没从昨晚恢复过来,她感觉自己无法面对罗力,怎么就发生那么荒唐的事情。

    罗力几次找机会想和她单独说话,都被许盈巧妙的躲过了,她真的还没有想好该怎么面对罗力。

    下午一点多钟的时候,病房被推开,护士长抱着一床被褥走了进来,她身后跟着一名中年美妇,一进来,那名中年美妇就皱起眉头,她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许母,露出一脸的厌恶。

    “赵护士长,这里怎么还住着农村人?”

    护士长姓赵,连忙笑道:“张经理,我们一会就给您调动一下。”

    罗力眉头皱起,那中年美妇一句‘农村人’让他很不爽,麻痹的,瞧不起谁啊,老子也是农村的,农村人怎么了?

    如果这不是医院,这货早就怼过去了,麻痹的,装什么装,跟二五八萬似的。

    以为自己高贵怎么着,这货眯起眼睛,肚子里面就没装好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