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三章 复杂关系
    罗力没有想到洪宝这么速度,他来到这里时候洪宝已经在等他,她也是通过过去一起工作过的朋友介绍才知道这家公司的,公司不大,是一家新开不长时间的装潢公司。

    洪宝看到罗力过来了,连忙给他介绍这家公司的老板,老板很年轻,姓李,叫李杰,只有三十左右岁,戴着近视镜,不像生意场上的人,更像是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

    罗力和他简单的聊了几句,以这货的城府几句话就套出来年轻老板的底细。他原本是在魔都一家涉外企业工作,主打商业元素设计,流行时尚设计等等,有留洋履历。

    因为相处的女朋友家在丰源,女孩子大学毕业分配进了丰源政府部门,小伙子放弃高薪,为爱情而来,可他不想进政府部门工作,看到丰源的装潢公司理念落后,他萌生了开一家装潢公司的想法。

    罗力套出他的简历,他从心里就已经认准了这个李杰。他要的就是对方脑子里面这种超前的意识,他把自己的想法简单的说了出来,之前洪宝已经把罗力绘制的图画交给对方看过。

    罗力和他谈了会,两人越谈越投机,罗力心里有很多设想,他一说出来,对方就明白他的用意,甚至怎样设计合理,用什么样的材料,李杰都能说的清清楚楚,不愧是留过洋的。

    李杰也没有想到在宽城能遇到这样的人物,竟能想出这么多的超前设计理念,有些东西甚至比他想的还要清晰,只是对方不知道该怎么控作,这方面他却是行家,所以两人越聊越投机。

    最后,罗力对李杰说道:“李哥,这个活非你莫数,按照咱们之前设计的理念,你给我做出一个效果图来,然后咱们谈谈合作,我不只是做一家店,我要最好的设计,统一的店面模型,这样的店我要开一百家,甚至更多,如果你做的好,未来我所有的店都由你来装潢,而且我的店,五年就要换一种最新的流行风格,要追赶世界潮流,希望咱们合作愉快!”

    李杰笑了笑,他感觉到罗力很幽默,一百家这样的店,他可真敢吹,但是他不敢小看罗力,因为对方的理念实在超前,就算他这个留过洋的,一直站在魔都最前沿,他也不得不佩服对方的想像力,丝毫不敢有一丝小觑。

    许母的手术安排在周四,罗力通过严宏昌找了他的老同学徐主任给帮忙安排,罗力跳楼住院就是徐主任接收的,所以算是熟人。

    如果不找人安排,手术还要延后,罗力上奔下走的全力以赴的帮助许盈,许盈全都看在眼里,心存感激,越发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他了。

    主刀的医生姓于,是丰源人民医院肿瘤专科最权威的专家,上午九点,许母被推进手术医,许盈的哥哥在接到消息也来了医院,他家婆娘始终没有现身。

    罗力一直全程陪护,看到许盈在焦着中的等待,他帮不上任何忙,手术需要三个小时,他在手术室外坐了一会就坐不住了,下了楼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他在院内大柳树下的藤椅上坐下,掏出烟点了一根,这货这段时间养成了吸烟的坏毛病,有事没事总想鼓捣一根。

    刚刚坐下,就看到瞧不起农村人的中年美妇向这边走来,她身边跟着一个女孩子,抱着她的胳膊陪她说笑,应该是母女,那姑娘长得还算可以,不过拿她和许盈一对比,这货就觉得那就是丑小鸭与白天鹅了。

    这人就怕对比,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这货看到女人就想拿她和许盈比,这货的执念可见一般,他要是拿不下许盈,估计得找块豆腐撞死,这货现在很享受这种感觉。

    一根烟抽完,就看到中年美妇的女儿从楼里走出来,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小伙子正等在院门口,这货也是无聊透顶,看着这对年轻男女站在那里说话,女孩时不时低头浅笑,临走之时在那男孩子唇上轻轻一吻:“允生,那咱们晚点再见,你知道我妈的,她不喜欢农村人,要是知道.......”

    年轻男子笑了笑道:“没事,那就晚点见!”这年轻男子不是别人,正是许盈在大学时候相处的男友。

    罗力听不到两人说什么,看到人家缠缠绵绵的,这货不无羡慕,自己和许盈啥时候能这样捏,这货脑补起来。

    吸完了一根烟,这货迈着方步上了楼,手术还在进行,许忠强可能累了,靠在墙上,脑袋耸拉着,发出轻鼾声,显然是睡着了。

    许盈坐在靠近手术室门口的椅子上,眉头蹙着,罗力走过去坐到她的身边,许盈回头望了一眼,见是罗力,她看了一眼斜倾里坐着打着鼾声的哥哥,这才松了一口气,她怕别人看出什么来。

    这货话里透着关心:“别急,要不你先回病房休息休息,我在这等着,这两天你也没有休息好,我看着心疼。”

    这货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连‘许老师’三个字都省略了,简直是欺师灭祖,罔顾人伦,可自己却丝毫没有悔悟。

    许盈脸上一红,她指了指对面的椅子,小声说道:“你去那边坐,让人看见不好!”对这货的关系,许盈无法抗拒。

    这货笑眯眯的道:“要是没人我是不是就能坐你身边。”这货要多无耻就有多无耻。

    许盈对这货的没脸没皮,死缠乱打也是没有办法,不说话,算是默认。

    这货不好表现得太过,看到许忠强醒了,这货自然的站起来坐到对面,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手术在中午12点的时候结束,护士把许母推了出来,许盈紧张的跑过去,看到母亲身上插着各种各样的管子,眼泪瞬间就下来了,老太太麻醉药还没有失效,人还没有醒来。

    罗力走过去问道:“于医生,手术怎么样?”

    医生摘掉口罩道:“病人一个小时后才能苏醒,手术很成功,她的癌细胞只长在一片肝叶上,并没有扩散,我们把长有癌细胞的整片肝叶切除,相连的肝脏都做了处理,肝脏可再生器官,只需要两个月病人就能完全恢复,这期间需要做半年的化疗,你们家属要做好准备。”

    罗力连声道谢,他回到病房的时候,老太太已经被推回病房,罗力把医生的话转达给许盈,许盈一颗心才放到肚里。

    她对罗力从内心深处感激,从母亲住院开始,罗力就全程帮她,住院费、找人安排手术,她全看在眼里。

    整个手术费用,加上前期治疗近一万七八千元的费用,她自己手里有两千,哥哥送来两千,她从同事手里借了五千,剩下的钱全是罗力帮忙垫付。

    许盈越发的感觉亏欠罗力,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两人之间的关系了。

    说是老师和学生的关系,可是那晚两人在电话亭里,那暴雨滂沱之下的暧昧,罗力的那个吻,两人早已超越了简单的师生关系,这也正是许盈逃避的罗力的原因。

    她对罗力更多的是心存感激,究竟有多少男女之情可能连她都不清楚。

    那一晚的暴雨滂沱,在一众流氓的调戏和围殴当中,罗力奋不顾身的维护,他光着上身为她细心的擦拭座位,那回头灿烂的一笑,都让她无法遗忘......

    中午的时候,学校的老师知道消息的,同许盈交好的几个年轻老师结伴而来探望,罗力怕给许盈招黑,这货有自知之明,偷偷的出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