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四章 阴暗
    听完许盈的话后,罗力一脸愤怒:“要我把顾允生那家伙投出来,不行,坚决不行,那是个什么玩意,玩弄你的感情,好不容易把他送进去,还要保他出来......”

    这货一着急,一下说露了嘴。

    许盈瞪大眼睛望着罗力,“是你动的手脚?”许盈从他话里听出漏洞。

    罗力一脸尴尬,怎么犯了这么低级的错误,麻痹的,自己在美色面前明显智商下降,这货恨不得给自己一嘴巴,嘴怎么就这么欠,这也能说漏。

    许盈满脸震惊,她到不是震惊罗力耍手段,责备他暗地里使坏,而是震惊他哪来这么大的能力,罗力家里是什么个情况她比谁都了解,他怎么就有这么大的本事把顾允生送进去,想到之前这货耍手段,让顾允生露出马脚,许盈越发的感觉看不透罗力。

    “这么说是你把他送进去的?”许盈盯着他,在许盈的目光下,这货嘿嘿的笑了笑:“就动了一点手脚,想给你出出气!”

    这货分明是给自己出气,自己是个大醋坛子,非要扣到许盈头上,这货的无耻已经达到了一个境界。

    许盈颇为无奈,她叹了口气:“我不希望和他做仇人,既然不爱了,安安静静分手就是,我不想欠他什么......”

    罗力竖着耳朵听,其实这货最关心的事情是许盈和顾允生上没上过床。“那他欠不欠你?”这货憋不住了,话外音很强烈。

    麻痹的,这种事情,都是男人占便宜,女人吃亏,所以这货才会有这么一问。

    许盈哪里有那么多的脑回路,跟本听不明白这货的话外音,她摇着头道:“他不欠我什么!”

    她神色暗然,一段感情的终结,终是感伤要多一点,可惜她感觉到罗力永远无法体会她此刻的心情,女人的心思总是要比男人的心思更细腻一些。

    见许盈不明白,这货急得抓耳挠腮,麻痹的,总不能那么直接去问许盈,美人老师是不是处女吧,这货觉得,他要是这么问,许盈非给他一嘴巴不可,没办法,找个机会亲自探索一下就知道了,这货心思之阴暗已经在达到了一个可怕的程度。

    “你要是不帮,我自己想办法吧!”许盈叹了口气,毕竟罗力没有责任帮她,更没有义务,她总不能拿老师的身份压迫他,那不更不现实。

    见许盈这么说话,罗力心软了,这货的缺点就是不能看到喜欢的女人为难,他也叹了口气道:“谁让我这么爱你,你说的话,我办!”

    这货任何时候都不忘卖乖。

    许盈脸上一红,这货真是口无遮拦,不放过任何一个向她表白的机会。但是罗力这样,真的让她心头一热,如果罗力不那么重视她,又怎么可能耍手段把顾允生丢进去,他现在怎么就这么大的能耐。

    “那,那你小心一点,不用太为难,如果,如果......”

    许盈下面的话说不出来了,她感觉到在罗力面前一点优势都没有。

    这货就是喜欢美人老师这副娇羞模样,他趁机上前一步握住许盈的玉手,那娇嫩白皙的小手让这货恨不得好好的亲吻一下。

    “许老师,你放心,我一定完成任务。”说完,这货转身就走。

    望着罗力远去的身影,许盈神情复杂,真不知该怎样面对罗力。

    罗力怎么可能让顾允生那么舒服的就出来,他找到马宗洲,让他帮忙。

    车站参与排查的派出所民警是马宗洲最好的一个哥们,他负责那一片的治安,所以马宗洲才敢答应罗力帮忙,那一片不归他管,他去搞事情,手伸不了那么长。

    罗力找到马宗洲,让马宗洲想办法让那厮遭点罪。

    马宗洲一个电话就解决了,那帮片警可不管这些个,头儿这么交代就这么办,办事的民警把顾允生拷在暖气下层的管子上,这是他对付那些个地痞无赖的办法,这么拷一晚,铁打的汉子也受不了。

    顾允生一白面书生哪经历过这个,他蹲也不是,站也不是,这一晚没人再理会他,他猫猫个腰,硬挨过这一晚,早上民警给他解开手铐的时候顾允生连走路都不会了,爬在地上缓了半个小时才能才站起来。

    得知许盈帮他交了罚款,顾允生一声没吭,拿好自己的东西出了派出所。

    他眼神阴霾,双眼之中满是血丝,他找到一个小吃部,填饱了肚子,这才找个地方好好的睡了一觉,把昨晚的觉补足,到晚上的时候,他买了一把刀揣在怀里来到丰源人民医院,他记得许盈说过她母亲所在的楼层。

    他上了楼,装做病人家属一间一间的病房寻找,并没有看到许盈,正要下楼的时候看到楼梯口那里许盈和罗力一起上来,罗力献媚的帮她提着水壶,一路讨好,而许盈低着头,脸上带着浅笑,顾允生如遭雷击。

    他转过身子,他眼中满是阴霾,双手紧握,他认出陪在许盈身边的那个小子来。他入住鸿福酒店的时候两度碰到过罗力,那小子敲他房门和他借过一次火,在电梯里的时候,他也曾见过罗力,还冲他打过招呼,可是那小子没搭理他,满脸的敌意。

    顾允生并不傻,这两天的经历太过匪夷所思,这也是他想寻找答案的原因,他想知道,到底是谁在背后搞他。

    看到罗力和许盈走在一起的,他瞬间就反应过来,为什么许盈对他的态度来了一个180度的转变,是他是他,一定是那个小子,是他把许盈从他身边夺走,一定是他。

    也一定是那小子在背后搞鬼,不然他的套套里面怎么可能会有麻辣油,还有谁会拍那些照片?曲丽娜和许盈又怎么会同时出现在那里,还有他兜里的毛片,一切的一切都应该是这小子搞的鬼。

    顾允生双手紧握,他恨不得冲上去掐死罗力,把许盈夺回来,那个贱女人,她见异思迁,她跟了那小子,又让那小子害他。

    顾允生的思维走进了死角,他不想想是谁把他从警局捞出来的,却只想用阴暗的思想,想着这样的问题。

    他躲到阴暗的角落里,晚上八点钟,他看到罗力从楼上下来,他跟了出去,看到罗力走出医院,他一直跟在后面,把那把刀紧紧的攥在手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