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 挖墙角的
    许盈把罗力送出门外,轻声说道:“罗力,对不起,我嫂子......”

    罗力露出灿烂的笑容:“和我说对不起不是远了吗?咱俩啥关系?”这货没把自己当外人。

    “不过你嫂子腻不东西了,她是想把你往火坑里推,这娘们真是恶毒!”

    许盈看得出来这货醋意熏天,嫂子给她介绍这样的人家,让她给人当后娘,但凡哪个姑娘都不会有这样的想法,她嫂子这样的目地性太明确,根本不是为她考虑,而是看中了对方的钱,许盈虽然厌恶她,但却没有办法,总不能让她哥哥离婚,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她指着城效那边道:“你要是没事陪我去那边走走吧!”许盈不想回去看她嫂子的嘴脸。

    罗力欣然同意,与美人老师在一起,这货上刀山下火海都在所不惜。

    顺着前方的道路一直向前,出了这里,再往远处就是城效,那里有一片湿地,正中是一个野湖。周围长满了芦苇,野湖上面游弋着十几只野鸭,微风吹过,芦苇荡漾开来,好像情人的手,抚摸水面。

    临近傍晚,夕阳洒照湖面,水面的野鸭游动荡起波纹,水面波光嶙峋,分外美丽,许盈望着湖面自由自在游弋的野鸭露出羡慕的神情。

    罗力注视着许盈脸上的表情,顺着她的目光向前望去,他拾起一块石头用力向湖面丢去,成群的野鸭被石块激起飞向天空,发出‘丫丫’的叫声,湖面的安静被打破。

    许盈嗔怪的望了他一眼,怪他打破这片宁静。

    罗力没有想到适得其反,他嘿嘿笑道:“野鸭就是野鸭,飞到天上也还是那么丑,和白天鹅没法比。”

    “天鹅有天鹅的美丽,野鸭有野鸭的自由,不能相提并论。”许盈说道。

    “我喜欢天鹅,我喜欢一切美丽的东西!”这货盯着许盈,说话很露骨,他面前站着的就是一只白天鹅。

    许盈白了他一眼,又怎么听不明白他话里所指,对于这货的露骨的言语她已经习惯了,不理他就是。

    那些野鸭在天空盘旋了几圈后重新落入野湖,只是它们落水的动作太丑了,就好像煮饺子一样,噼里啪啦的掉到湖里,一点美感都没有。

    许盈被那些可爱的野鸭逗笑了,她指着湖面道:“它们好可爱!”

    “原来你喜欢鸭子,如果你喜欢,我可以做鸭!”这货说话出口成脏。

    许盈脸上一红,恶狠狠的瞪了罗力一眼:“你就是一个臭流氓!”说完转身向前走去。

    罗力连忙屁颠屁颠的跟过去,湖面一条鲤鱼跃了出来,许盈大叫:“鱼,好大的鱼!”

    “要不要我帮你把它抓上来!”

    许盈顽皮起来:“你那么笨还能抓住它,你要是能抓住它...”

    “能抓住它怎么办?”这货眼睛明亮起来。

    许盈脸上一红,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能抓住才怪!”

    这货二话不说,脱掉上衣,甩掉鞋子,只穿了一件小裤衩,一头扎进湖里。

    许盈吓了一跳,只是随口一说,谁曾想罗力真的跳进湖里给她抓鱼去了,她焦急的说道:“你疯了,天都快黑了,水里什么都有,你快点上来呀!”

    罗力小时候经常下河捉鱼,那水性是打小练出来的,他家附近就有一条大河,小时候就是在河边长大,哪里的水深往哪里去,淘小子都是这么练出来的,什么水中憋气,‘坚蜻蜓’‘扎猛子’,各种各样的花活,都是淘小子练就的本事。

    男人就是喜欢在心爱的女人面前表现,无论多大年纪的男人都不例外,罗力入水就如同蛟龙入海,野湖一人多深,里面野生的鱼类不少,这货扎进水里,向鱼群游去,也是他运气好,一条大鱼正好游过来,这货随手一抓,恰好抠到了鱼鳃上,这货把鱼举起来。

    “抓到了!”

    那是一条两斤多重的鲫鱼,野湖里鲫鱼最多,他一脸浪笑的走上岸,身上还挂着水草,许盈恼怒的道:“你疯了,就那么跳进去,湖里什么都有,伤到了可怎么办?”

    “你在关心我?”

    许盈道:“你是我学生!”她趋避厉害关系,这货就不能给他脸,给脸必上脸。

    “把它放了吧!”许盈转移话题。

    罗力点了点头,走到湖边:“你应该谢谢许盈大美女,是她让我放了你,你要是明白,一会进入湖里不要那么快就游走了,要在水里游一圈,表示感谢!”

    说完,这货把那条鲫鱼放到水里,让他和许盈惊讶的是,那条鲫鱼竟然没有立刻游走,而是在水里转了一圈,这才潜到水中,这货张大了嘴巴,“我去,我是不是碰到鲫鱼精了?它晚上会不会托梦给我?”

    许盈咯咯笑道:“很有可能,你可要准备好了!”可能是格外放松,许盈也禁不住开起玩笑。

    罗力笑眯眯的转过身望着许盈道:“其实,我更希望你能入梦。”

    罗力梦想成真,当天夜里,美人老师果然入梦,结果就是,这货裤衩再一次的湿了。

    火锅店装修进度很快,白天他去看了一会,十多天的功夫,基本框架已经架构的差不多,洪宝每天都在工地现场,她一个女孩子家也挺不容易。

    看到罗力过来,洪宝说道:“老板,你终于来了,你这甩手老板做的好自在,小女子每天在这里监工,你怎么补偿我?”

    罗力笑眯眯的凑过来,闻着洪宝身上的体香道:“肉偿怎么样?”

    “滚......”

    李杰走过来,他一直负责这个店面的全面装修,罗力的预计装修费用是二十万,600多平米上下楼装修下来,这些钱并不多,换成后世,这样的店要是按照这个标准装修下来没有一百万都拿不下来。

    不过李杰给出的预算是十五万,他给出的是最优计算,整个装修都按照他的办法来,进度和质量都有保证,在这里和李杰又探讨了一下细节,马宗洲电话打过来,罗力托他办的驾驶证下来了。

    去了趟马宗洲那里把驾照取回来,为了表示感谢,罗力请他中午在‘蒙古人家’吃烤羊腿。

    马宗洲中午也没事,单位有人值班,他又叫了一个好哥们,就是上次在车站帮忙收拾顾允生的那位所长王志安。

    马宗洲给两人介绍了一下,听说‘罗记烤冷面’就是罗力的,王志安非常惊讶,他大姨子下岗,就在罗力的‘罗记烤冷面’工作,他听媳妇说起过,但是没有想到罗力这么年轻。

    有了话题,三个边吃边聊,这两位都是酒人,好喝,没想到罗力小小年纪竟然也这么能喝,男人在一起,唠着黄嗑,扯着闲蛋,喝着小酒,这就是生活。

    马宗洲没有想到罗力这么能喝,他和王志安都是一斤的量,两人在警校培训的时候是一期同学,所以关系特别好,罗力陪他们俩喝了一斤楞是没事,三个人谁也不服谁,这顿酒,从中午喝到下午五点才算结束。

    马宗洲和王志安两人被罗力一个人给喝倒了,走出饭店,王志安搂着罗力道:“兄弟,你这人不错,以后有事找你哥我,你这朋友我交定了,我就喜欢你这喝酒的实在劲”

    王志安舌头都硬了,拉着罗力说起来没完没了。马宗洲也是一样,醉话连篇,罗力打了车,把这两人塞进去,让司机把他们俩人送回去。

    他拍了拍额头,虽然没喝多,但也难受,走了几步,靠在一根柳树上小憩一会,一抬头,就看到对面街道徐容芷和一个男孩子走在一起,那个男孩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叫程磊的家伙。

    罗力的酒瞬间醒了一半,麻痹的,又来一个挖墙角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