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决断
    许家人优柔寡断,罗力可不想看着他们继续纠结。

    以罗力的性格处理这事,这货能阉了王大治,至于那个小舅子,不打得他妈认不出来他都不会停手,奈何这不是他的家事,他干着急解决不了问题。

    看到一家人在那里哀声叹气,罗力实在是憋不住了,他走过去道:“许哥,你怎么想的?”

    许忠强低着头,半晌没说话,他手艺精湛,奈何性格软弱。罗力也是服了这哥们的性格,当初在医院若不是他使用‘激怒卡’,许忠强一下都不会动韩玉梅,那娘们不就是欠揍吗?现在可好,绿帽子给他戴上了,他还这么软弱,做男人做这么窝囊也是没谁了。

    许盈也是急得够呛:“哥,你到是说话啊,你到底想怎么解决,如果不想过了,就和她离婚,如果还想过,这日子就不能这样过!”

    许盈愤怒的说道,她过去不与韩玉梅争,那是因为她怕影响哥哥和嫂子的感情,让哥哥两边为难,可是现在韩玉梅做出这样的事,她连脸都不要了,没理由再惯着她。

    兄妹俩人虽然同父同母,但是性格上却有差异,许忠强性格懦弱,许盈外表虽然柔弱,可是内心坚韧,是个外圆内方的性子。

    罗力坐到许忠强对面,他说道:“许哥,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我是外人,但是从许老师这边论,我也不算是外人......”

    这货的话很有歧义,许盈听得明白,脸上一红,这货话里明显是两个意思。许母和许忠强也听得明白,他们以为罗力这是说,他是许盈的学生,不是外人,却不知这货的狼子野心。

    “......我是许老师的学生,从我的角度来讲,如果这门婚姻这么继续下去,就没有必要了。俗话说的好:人争一口气,佛争一柱香。连佛祖都要争一柱香,何况咱们凡人,咱们活着活得就是这张脸面。

    这件事两个选择,如果许大哥选择原谅她,她就必须低头认错,韩家人自己把她送回来,把面子给咱们原过来,这是必须的,否则你以后在屯子里面怎么做人,这是脸面问题,做不到这一点,她想回来,门都没有。

    第二个选择,那就是直接离婚,但是孩子不能放弃,自己的孩子自己疼,阿姨也能给你带孩子,孩子给她,那样的人家能教出来什么样的孩子?那是对孩子的不负责,咱们苦点累点,不能让孩子遭罪。”

    许母也跟着说道:“罗力说的是这个理,咱们许家不要这种败坏门风的女人,你要是还要那个女人,你就不是我儿子,男子汉大丈夫何患无妻,离了那女人你就活不了吗?”

    许忠强双眼通红,他说道:“妈,俺不是离了她活不了,俺是心疼孩子,没娘的孩子苦啊。”

    “那你打算怎么办?委屈求全,低声下气的去把她接回来,继续把她当祖宗养,让她继续偷汉子?”

    许母气是呼呼直喘,她对韩玉梅是一肚子气,没发生这事之前,她忍着忍着再忍着,老话说宁拆一座庙,不拆一桩婚,何况是自己的儿子,她一个当妈怎么忍心拆散儿子的家,可是现在不同了,那女人简直太过份了,就算儿子能忍,她也忍不了,她还要脸呢。

    许忠强红着眼睛,终于抬起头来道:“妈,俺离!”说完眼泪大滴大滴的滚落下来,看来他对韩玉梅还是有感情的。

    距离期末考试还有三天时间,许盈要他哥哥等两天,等学校期末考完陪他一起去接孩子。

    罗力自重生以来就没有好好的学过习,马上就要期末,这两天他回到学校跟着简单的复习一下功课,两天的时间他根本复习不出来什么效果,语文英语还好,功底在那里,不用看他也能答好,起码英语水平他就高出这些学生一大截,毕竟底子在那里。

    前一世大学毕业的前几年,他当过一段时间的家教,毕竟是长子,父亲是个烂赌徒,他要帮母亲养活弟弟妹妹,不得不找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干,所以高中的底子他还算可以。

    两天时间,他把数理化的公式简单的看了一看,做了几套题,别的不说,能凑合及格他还是能保证的,毕竟扔了那么多年,没有这个底子,他想都不用想,全就着大米饭吃了。

    罗力能够安安静静的回来上课,不仅许盈感到意外,就算是班级的同学也感到意外,这货这段时间基本上不来让课,他在班级根本就是一个符号。

    该考试得考啊,罗力也是没办法,有些东西不能扔,就像是考大学,重来一回,如果连大学都考不上,人生缺憾就太大了。

    考了两天试,终于把这学期应付过去,罗力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许盈这边考试结束,就准备和哥哥去一趟韩家,把小侄女接回来。

    罗力知道他们要去接孩子,他怕许盈吃亏,和马宗洲借了一辆警车,所里的车辆都是马宗洲说的算,罗力和他借车,马宗洲二话没说话答应了,这老货有时候办事还是满敞亮的。

    不过他没敢让罗力自己开车,他派了一个民警给罗力当司机,这小子的车票是他给弄的,马宗洲心里没底,车这东西可是个危险品,从这个角度老马还是挺讲究的。

    不过罗力也没让他吃亏,早就准备了两条玉溪,开车的司机小刘,罗力也没让他白跟着跑,同样两条烟,这货的糖衣炮弹无处不在,每一个和他办事的人都能感觉到他办事讲究,钱这东西就得花出去才是钱。

    许盈没有想到罗力竟然能借到警车,越发的对罗力的能力感到惊讶,许忠强更是一脸崇拜,罗力才多大年纪,这段时间他在罗力的店里每天配料,七个火锅底料他全部给复制出来。

    罗力给他的的配方,他两相对照,比他师傅给他留下的方子还要高明。他这么小的年纪就开了这么大一家店,这能耐大了去了,和罗力一比,他实在太渺小了,太自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