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 许盈打人
    罗力坐在驾驶位上熟练的开着车,小刘不无惊讶,看到罗力的驾驶技术,没有三年以上的驾龄绝对做不到。

    刘洋最清楚不过,这货的驾驶证还是他去驾校给取回来的,怎么一上手就开得这么好,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天才。

    这辆警车是所里唯一一辆警车,完全是‘老龄车’,十年以上的桑塔纳了,还是局里淘汰的那一批,马宗洲软磨硬泡从主管副局赵景年手里抠出来的,若不是马宗洲和赵景年是校友,这辆破车他们所里也捞不到。

    马所能把这车借出来还真不容易,不过人家是真大方,车给加满了油,烟给所长拿着,就连他也捞了两条,刘洋是满意欢喜,所以才大胆让罗力开一会,没想到人家这驾驶技术不比他差。

    许盈老家就在距离丰源60公里的柏榆村,韩玉梅家是临村九如村的,几年前经人介绍嫁给许忠强。

    这次过来罗力和许家兄妹达成共识,如果韩家人肯低头认错,她父母能说几句人话,劝他们夫妻和好,那么这段婚姻能维持就尽量维持,如果韩家人态度野蛮,不讲道理,那么把孩子接走,趁早结束这段婚姻。

    罗力把车停到村口,没开车进去,毕竟是私事,开着警车大摇大摆的不是那么一回事,平白给马宗洲招黑,这样的事罗力不干。

    三人走进村里,到了韩家门口,远远就看到许忠强的女儿慧雪一个人在院子里玩,许盈远远就喊道:“慧雪!”

    听到有人叫她,小丫头抬头望去,看到是许盈,小丫头顿时满脸笑容,一路小跑大叫着:“姑姑,姑姑!”小丫头和许盈感情特别好,看到许盈张着小手就跑了过来。

    许盈迎上前去,一把把侄女抱在怀里:“看,爸爸也来了!”慧雪叫了声爸爸,小姑娘长得更像姑姑,好像和许盈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粉雕玉琢,让人一看就喜欢。

    屋里的韩玉梅听到响动走了出来,看到许家兄妹和罗力,她一脸的嫌弃,连招呼都没打,直接喊道:“慧雪,你给我下来,你个死丫头,到妈这来!”

    小丫头搂着许盈的脖子楞是没下来,掘着小嘴道:“不,我要姑姑抱,我想姑姑了!”

    韩玉梅气得狠狠的瞪了慧雪一眼,望着许家兄妹道:“你们来干吗?来了正好,把孩子接走,我可不会回去,那个家我呆够了!”

    一转身,这娘们回屋去了。

    许盈气得满脸通红,许忠强更是面沉似水,来之前就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没想到这娘们比想像中的还绝情,简直让人无语,自己出轨非但没有悔改,这尼玛好像她受了多大委屈。

    许盈说道:“哥,你死心了吗?”许盈不劝了,看到韩玉梅这副德性,她心也死了。

    许忠强摇了摇头,把闺女从妹妹手里接过来:“咱们走!”

    许盈道:“哥,就这么走了吗?你抱慧雪在外面等我。”

    许忠强楞住了,他没明白许盈的意思,许盈说完,直接走进院子里,冲着屋子里道:“韩玉梅,你出来,我还有点东西要送给你!”

    韩玉梅嗑着瓜子从屋里走了出来,脑袋上扬,一副泼妇的模样,不过这娘们还算是有点姿色,否则那个王大治也不能和她上床,虽然有姿色,但是在罗力眼里就是一坨屎,他紧紧的跟在许盈身后。

    韩玉梅不屑的道:“咋滴,还要送我啥?”

    许盈盯着她,一字一句的道:“是要送你点东西,让你长点记性!”说完,许盈扬起嫩得跟葱白似的玉手狠狠的掴在韩玉梅的脸上。

    就听得‘啪’的一声脆响,韩玉梅那张画得跟脚后跟似的老脸瞬间被打出五根手指印,这嘴巴打得这个响亮,不只是罗力楞了,许忠强楞了,韩玉梅更是站在那里半晌没回过神来。

    罗力眼睛瞬间亮起了,这嘴巴打得解气呀,没想到心中的女神还会打人,就连打人的姿势都是这么优雅,漂亮啊,打得漂亮,这货直接就说了出来,看到韩玉梅那死相,他早就想动手给她几个嘴巴了,可是没办法,这是人家的家事,他看着再来气也不能动手,这活不归他管,他出师无名啊!

    现在许盈这一嘴巴打过去,就连罗力都觉得舒畅无比,打得好,打得妙,没想到美人老师泼辣起来这么可爱,这货脸笑得跟喇叭花似的。

    许盈实在是忍无可忍,忍了韩玉梅这么年,现在终于不用忍了,她要是不打这嘴巴,她自己都觉得这口气出不来。

    韩玉梅在短暂的楞神后,随后就回过神来,她指着许盈:“你敢打我,你敢打我......”

    第二句话还没说完,许盈扬起秀手又是一个大嘴巴:“打你怎么着,打的就是你这种不要脸的女人!”

    罗力都要笑出声了,这嘴巴打得太漂亮了,美人老师,我爱死你了,这货一步上前,他可怕美人老师吃亏,要是许盈和韩玉梅再扭打在一起,那画风就不美了,所以这货一步上前,在韩玉梅扑过来的瞬间,抬起右脚,狠狠的踹向韩玉梅,他想打这娘们已经很久了,终于给他这个机会。

    “麻痹的,给脸不要脸,自己养汉偷人,还特妈一脸死样,打你都是轻的,就你这样的,在古代就得浸猪笼,游街,沉江。麻痹的,傻比才能看上你,还和你上床,也不闲恶心!”

    这货骂人什么难听骂什么,什么恶毒骂什么。

    韩玉梅被罗力一脚踹得半天没爬起来,屋子里的人听到动静,全都跑出来了。跑在前面的是韩玉梅的弟弟韩闯,他拎着个铁锹就冲了过来:“麻痹的,敢打我姐,老子弄死你们!”

    韩闯身后还跟着四五个年青小伙,韩闯在村里也是个小混混,平时没事,在家里聚集了一帮小青年,没事就赌博,他从中抽红,他们在里屋玩,外面闹出动静来,全都跟着跑了出来,看到韩闯要打人,几个家伙纷纷拿着棍棒全都跟着跑过来。

    罗力没有想到屋子里面还有这么多人,他来之前虽有准备,但却没准备这么充分,他知道韩玉梅有个弟弟,是个好打架的主,上次许忠强前来理论,就是被这个小舅子给打了一顿。

    罗力自认为是打架的祖宗,就算不用道具,三两个人他也能放倒了,可没想到一下子出来这么多人,都是半打小伙子,一虎难敌群狼,如果许盈不在这里,他也不会怕对方人多,打不就跑,和他们游斗,罗力也不惧怕。

    可是许盈就在他身后,他是跑无可跑,‘伏虎拳’在那个雨夜已经使用完了,怎么办?罗力咬着牙,就算拼着受伤也不能让自己心爱的女人受一点点伤害,这货一步上前,准备拼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