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三章 征服的道路上
    直到罗力捧着她的脸细细的亲吻,许盈才从这突如其来的激情当中清醒过来,透过昏暗的灯光,看到罗力闪闪发亮的眸子,许盈圆瞪双眸:“你...你没喝多,你是骗我的!”

    罗力轻轻的吻了她一下,手掌滑过她的俏脸:“是,我没喝多,我是故意的,我就是要骗你上来,我要得到你,从我第一次看到你我就下定决心,我一定要你做我的女人,我要一辈子保护你,对你好,不要任何人伤害你,所以无论谁觊觎你,我都受不了,不得到你,我永愿都无法安心!”

    “你混蛋,你就是个畜生!”

    “没错,我就是混蛋,但我不是畜生,畜生不懂得爱,可我爱你,我已经爱了你两辈子,这辈子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要追到你,不会让你跑掉!”

    这货的表白够无耻,够霸道。

    “可你这是【******】!”

    许盈气得想要推开他,这货的表白让她感到崩溃,她一直刻意的营造着老师的形像,尽量拉开与罗力的距离,可还是让他得手了,刚才虽然酒醉,可是她的大脑还是清醒的,面对罗力,她竟然没有生出那么强烈的反抗,难道自己是在纵容他?想到这里,她越发的想把罗力从她的身上掀下去,可是她一动,立刻就感觉到一根**的东西抵住了她,她吓得一扭,可那东西好像黄鳝似的,一下子就滑了进去,许盈的脸羞躁得满脸通红,不敢乱动。

    “你...把它拿开!”可这话说的有气无力,更像是勾引,“你是不是蓄谋已久?”

    “是,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我甚至想过给你下药!”

    “你!”许盈瞪大双眼,她对这货的无耻程度明显估计不足,完全超出她所认知的底线,“你混蛋,你还是不是人?”

    “只要能得到你,我不在意任何办法,因为我爱你,如果连得到你都不敢,又何谈什么爱你?”

    许盈已经无语了,这货岂止是无耻,是混蛋,卑鄙无耻已经不能形容这货对她所做的一切。

    她气愤的道:“我怎么会认识你这样的人?”

    “认识我应该是你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因为你找不出任何一个人比我更爱你的人!”

    “你还要不要脸!”许盈已经无力吐槽,面对这么无耻的人她还能说什么。

    “脸值钱吗?”这货说完已经开始缓缓的动起来。

    现在两人已经‘醒酒’,完全‘清醒’过来,在这种情况下,在两人还在讨论这个话题的时候,这个混蛋竟然还敢乱来,许盈在清醒的时候直面罗力,已经不能仅用羞躁来形容此刻的心情。

    她用力的推着他,“你下去!”可是声音小到连她自已都听不到了,在罗力加大运动量之后,她完全失去反抗,整个人都瘫软了,她扇动的鼻翼和微微张开的檀口,还有她敏感的身体在这一刻完全出卖了她,她羞涩的无以复加,连看罗力的勇气都失去了,紧闭着双眼,双臂不同自主的环住了罗力的后背,这明显的暗示让货兴奋到了极点,做为一头敢打敢干的耕牛,这货越发勤劳的耕种,在那块地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反翻耕种,直到土地湿润得一塌糊涂,梨头软了下来这货才停了下来。

    看着美人老师脸上涌起的潮红,呼扇的捷毛,微微张开的小口,这货觉得做一辈子的老耕牛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

    这货忽然无耻的想到张爱玲的一句话,想要征服一个女人,就要通过她的那啥,这货完美的复制和印证这一事实,原来这句话是完全正确的,这货正是通过这种方式征服了美人老师。

    管它无耻还是无耻,只要让他得到,再无耻一点又能怎样,如果爱她,连得到她都不敢去做,何谈是爱?爱她就得到她,想她就打电话,得不到就下药,如果你连下药都不敢,还谈什么爱?如果你连那啥都不敢,还谈怎么征服她?这货给自己的无耻做解释,这货的节操早已经当得一点都不剩!

    此刻,罗力已经把自己两世对许盈的思念与深爱全部通过这种途径宣泄出来,这样的宣泄也就是他这样的货色,这样没底线的人才能干得出来,这货把爱和占有混淆起来还自以为是,要说他还有节操鬼都不信。

    许盈也终于平静下来,她为自己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感到羞愧难当,更为自己太过单纯着了罗力的道而感到愤怒。

    “你卑鄙,你无耻!”

    “我卑鄙,我承认,我无耻,我也承认,我就是要撕掉你老师的面具,让你变成我的女人,你应该感谢我!”

    许盈心头仿佛有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做人能够做到这么无耻,他这脸皮是怎么修炼出来的。

    许盈咬着下唇,她仿佛不知识罗力一样:“你还能更无耻一些吗?”

    “能,只要你愿意!”

    许盈低估了这货脸皮的厚度,在她强力的反抗当中,这货又无耻了几次。

    一大早,罗力就来到公司门口等着许盈,要接送她去培训班,昨天罗力无耻了五次,直到许盈求饶,这货才停止了他的‘侵犯’。

    看到许盈从门口出来,这货脸上带着笑意推开车门,许盈早就看到了罗力的车,她一声不响的拉开后门坐了进去。

    罗力回头问道:“你还好吧!”

    许盈望向窗外:“你别和我说话!”

    罗力笑了笑,知道许盈还没有从昨晚缓过来,单看她的脸色知道,昨晚她离开宾馆,回到常丹这边一夜没睡,反到是罗力昨天睡得无比香甜,这货趁热打铁食髓知味,一共拿了五血,这货想不香甜也不行了,老黄牛也需要休息,毕竟土地怎么翻耕都没事,可是累死的都是老黄牛。

    轿车启动,马上就要到培训中心了,许盈这才说话:“昨晚...我会当什么都没有发生,我是你的老师,你还是我的学生。”

    “可是已经发生了,我当不成你的学生了!”这货明白许盈的心思,他费尽心思,就是要撕开许盈的伪装,她用以伪装的面纱,就是这个老师的面具,她现在还想伪装,他不允许。

    许盈怒目而视:“那你还想怎样?你还想告诉所有人吗?”说完,她自已脸上先红得不行了。

    昨晚她一夜没睡,她在罗力面前几乎没有像样的防御,丢盔卸甲,否则罗力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得手,归根结底还是她心中有罗力,那个雨夜,罗力为她细心擦拭摩托车座的那一幕,仿佛就印在她的心里。

    她这样说,已经是她的极限了,可是这货还想得寸进尺,她愤怒的盯着罗力。

    罗力盯着她道:“已经发生的,注定就是事实,你是我的女人,这也是事实,你不想让人知道,也只是暂时的,我知道你抹不开这个面子,也不想让人说闲话,我尊重你,在外人面前,我当你是老师,但是咱们私下......”

    许盈推开车门,然后望着罗力,恶狠狠的说道:“你知道吗?我现在想掐死你!”

    说完直接下车,望着美人老师婀娜聘婷的离开,这货内心深处涌起阵阵甜蜜,看来在征服美人老师的道路上,他又前进了一大步,不对,是质的飞跃,他要做的就是,如何从心灵上彻底的俘虏美人老师,革命尚未成功,同志尚需努力,要多‘做’几次才能征服美人老师,这货的阴暗心思不足为外人道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