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 农村那些事
    赵梅把罗建民挨打的经过讲给罗力,原来,今天中午的时候罗力的父亲罗建民去村东头赵喜友家赶礼,他家儿子结婚,农村就是这样,屯子不大,谁家要是有是有个大事小情,基本上全村人都去。

    罗建民赶完礼后,同村几个平时爱玩的主又凑到了一起打牌,罗建民本就是好玩的,有这样的场合怎么可能缺了他,他也上了牌局,可惜运气不好,赶完礼后,赵梅给他买猪食料的一百多元全让他给输了。

    罗建民没办法,去罗力三叔家借钱想要返本。

    罗建民刚走,一起玩牌的几个人就在背后嘲笑罗建民玩的臭,这些闲人凑到一起,闲话就多,其中有一个叫李二和的为了讨好同村一个叫王三的家伙,告诉王三,说他春天选村长的时候罗建民没选他。

    这个王三在村里人缘并不怎么好,他们哥们三个,社会习气很重,仗着姐夫在乡里当民政助理就有点飞扬跋扈,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李二和讨好他是为了求他帮助办个低保,所就把罗建民给卖了。

    农村办事情没有不喝酒的,王三春天的时候要是选上村长还好,可他偏偏没选上,和选上的那位也没差多少票。

    他一听李二和过么一说,他觉得丢人了,罗建民竟然没给他面子,没选他。他当场就变了脸,大骂罗建民这个瘪三不识好歹,一会罗建民要是回来非修理他一顿出气不可。

    李二和原本是想讨好王三,没想到王三喝了酒,扬言要修理罗建民,他怕出事,他先跑了。

    罗建民并不知道他借钱的功夫就让小人给出卖了,等到他回到赌局的时候,王三把他赌在屋里质问他春天选举的时候为什么没有选他,对他破口大骂,罗建民也是好脸的人,王三这么骂他,他也忍不住了,与王三扭打在一起,王家三兄弟都在那里,双方这么一动手,罗建民就吃了亏,一打三,怎么能打得过,脑袋当时就被打破了,身上到处都是淤青。

    赵喜友家怕出事,把双方拉开,王家兄弟扬言,以后见罗建民一次,就打他一次。

    罗家人报案,派出所来人把王家三兄弟带走,做了一下笔录就把人放人,谁都知道,王三的姐夫是乡民政助理,和派出所所长关系不错,派出所的人也没为难王家兄弟,就这么把人放了。

    事情经过就是这样。

    罗建民兄弟三人,他排行老二,罗力还有两个姑姑,不过都不在本屯,因为罗建民不务正业,又滥赌,所以走动也不多,他这个老子在外面不欠赌债,可是亲戚朋友,街坊邻居的钱他可没少欠,但凡滥赌的人就没有不欠外债的,所以罗建民在亲戚堆里人缘并不好,若不是妻子为人和善,任劳任怨,根本就没人搭理他一个烂赌鬼。

    所以罗建民挨打,就算是家里人也没人为他出头。

    罗力他三叔和二姨一家虽然在这里,但也只是碍于面子过来,王家三兄弟在村里没人敢招惹他们,在亲戚眼里,罗建民罗老二这顿打可能要白挨了。

    能怎么办?召集罗家哥仨和王家哥三来场决斗,那不可能啊,各家过各家的日子,就算是亲兄弟也是如此,谁会为你去和人拼命,何况你罗老二本身就没个正事,罗家另外两个兄弟本就不待见罗老二,能来看看他,表示一下慰问就已经很不错了。

    听完事情的经过,罗力的脸阴沉下来。

    他对三叔和二姨一家道:“三叔,二姨,姨夫,这么晚了,你们都回吧,今天这事这么晚也没法处理,明天一早我去派出所那边问一下,看看他们怎么处理,让你们费心了!”

    罗力三叔和二姨一家在他家里已经讨论了好一会,要怎么讨说法,可是一直没有讨论出来结果,这种事情在农村,谁家的拳头硬谁家的道理就硬,就欺负你了你能怎么着。

    马善被人骑,人熊被人欺。

    罗力就知道临屯一户人家,男人软弱无能,媳妇偷汉子,那汉子身强力壮,他打不过人家,又管不了媳妇,只好认命了,那汉子隔三差五就上他们家去睡他媳妇,那男的楞是连声都不敢吭,人家去了,他就得出去躲着,啥时候人家干完了,他才能回家,他媳妇愿意,他又管不了,打掉了牙齿往肚里咽,四村八屯都知道,农村这样的事很多。

    还有些个村痞无赖就是欺负老实人,骂你几句,你能怎么着,你还能和个无赖地痞天天斗,日子还过不过,警察也不能天天管这些事,想管也管不过来,这在农村都是常有的事。屯子大了,什么样的鸟没有。

    没有稀奇事,只有更奇葩!

    王家三兄弟都是跋扈的主,在村子里没人敢招惹,家里亲戚虽然来看罗老二,又帮着出主意,其实有什么用,让人欺负了,几乎是没法找场子。

    送走三叔和二姨一家,罗力安慰了母亲几句,他老子至始至终都没爬起来,罗力知道他老子是羞于见他,他也不戳破。

    让人欺负到头上了,连屁都不敢放,那不是罗力性格,何况欺负还是他老子,他虽然不待见他这亲爹,可是毕竟那是他亲爹,老子再不是东西那是爹。

    罗力回到房间躺下,就开始盘算着怎么帮他老子找回场子。如果不找回场子,别说是他老子,就算是他,也会让人瞧不起。

    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没皮没脸活着干吗?

    一大早,罗力起来活动了一下,二弟三妹没心没肺的在院子里围着那辆车转,满脸的好奇,母亲起来做了早饭,哀声叹气,眼圈发暗,明显是昨晚没睡好。

    罗老二在床上吃完饭后又躺下了,罗力看了他老子一下,一句话没说,他知道,要是不把这场子找回来,他这个好面子的老子还不知道得躺几天。

    吃了一口饭,罗力对母亲说道:“妈,我去派出所问一下,我看看他们怎么处理?”

    “叫上你三叔!”赵梅怕儿子应付不了,连忙说道。

    罗力上了车,眼里闪过一丝阴冷,直接开车去了派出所,他要看看,这姓王的到底有多大能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