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四章 报仇
    罗力早上起床的时候常丹已经把早餐准备好了,知道罗力要起早回去,她早早就备好了早餐,两人说了会话,罗力交代常丹一些事情,许盈下了楼,常丹和她打了招呼,这段时间许盈一直住在公司陪她,许盈这一回去,常丹晚上到显得孤单了,拉着许盈说了好一会儿话。

    两人说着话,罗力则美滋滋的吃着早餐,昨晚骗开了许盈的房门,这货上下其手,虽然最后没有得手,但也算解了他这阵子的相思之苦,早餐吃完,二货兄弟帮许盈把行李搬进车里,直到上了车,许盈也一句话都没跟罗力说。

    二货兄弟可没那个眼力,一路上兴奋的说个不停,罗力有意无意的透过后视镜看许盈一眼,每当两人目光相遇,许盈就恶狠狠的瞪他一眼,一想到罗力昨晚诳她开门,毛手毛脚的对她,许盈就恨得牙根痒痒,可又偏偏狠不下心来不理他,内心纠结着,很快就进了丰源地界。

    罗力先把林涛送回老家,开着车两人返回丰源,没有了二货兄弟这个大灯泡,罗力说起话来也没有了那么多的忌讳,可是无论他说什么,许盈就是不理他,这货是毫无办法,谁让他昨晚不干好事,直到现在舌尖还有些痛,想着他强行撬开许盈的贝齿,吸吮妹汁的时候被许盈狠狠的咬了一下,这货就不由自主的露出笑容,痛并快乐着呀!

    透过后视镜看到罗力脸上不怀好意的笑,许盈就猜到这货准是没想什么好事,脸上不由的一红,懒得看这个无耻的小贼,侧身看着窗外。

    很快到了家,罗力把车开进院子,许母早就等待了,慧雪看到许盈从车上下来,小姑娘几步跑上前去,搂住许盈就道:“姑姑,我想你啦!”

    许盈把慧雪抱起来,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满脸笑容:“看看姑姑给你买什么了?”

    她把慧雪放到地上,从兜里拿出一袋糖果,小家伙眼睛都亮了:“糖果,是糖果,谢谢姑姑!”

    老太太说道:“怎么又给她买糖果,也不怕吃坏了牙齿!”

    “没事的妈,每天只让慧雪吃一点,不会吃坏的,妈,我也想你了!”许盈搂着母亲的脖子,无论多大的姑娘,在母亲面前都是小孩子。

    罗力帮许盈把行李搬回房间,看到许盈搂着母亲的脖子,这货羡慕啊,啥时候美人老师能和自己这么贱上一贱,估计自己骨头都得酥了,这货的想法都是这么滴骚浪贱。

    老太太也是多日没看到闺女,早就准备好了饭菜,就等许盈回来。

    距离中午还有一会功夫,许盈陪母亲在一起说着话,罗力趁这工夫去了一下水果店,回来的时候买了不少水果,许母上前接了过来拿去洗,这货凑到许盈身边,一脸献媚的道:“回家的感觉是不是很好?”

    许盈白了他一眼:“不好!”

    “怎么会不好?”

    “看到你就不好,心情不美丽!”许盈白了罗力一眼,一转身,进去帮母亲洗水果去了。

    这货挠了挠脑袋,难道自己就这么招人讨厌?

    正在郁闷着,大门外面有人说道:“请问许老师住这里吗?”声音轻脆甜美,听着怎么这么耳熟。

    罗力走过去,把大门打开,就看到徐扬帆俏生生的站在大门口,同她一起过来的还有生活委员于娜,团支书陆磊。

    看到开门是罗力,徐扬帆还有于娜,陆磊全都楞了。

    “罗力,你怎么在这里?”徐扬帆满脸惊讶,搞不明白罗力为什么在这里。

    罗力没有回答,而是笑眯眯的道:“你们怎么知道许老师住在这里?”

    徐扬帆道:“当然是许老师告诉我们的。”

    许盈这时候已经听到了声音,她从屋里走出来:“是你们几个啊,快进来。”许盈招呼着徐扬帆三个班干部。

    “许老师!”

    几个班干部走上前去,许盈拉着徐扬帆和于娜的手,满脸笑意:“还想着下午给你们打电话,没想到你们就过来了,快坐快坐,中午就不要走了,留下来吃饭,尝尝老师的手艺。”

    徐扬帆也没客气,和许盈聊了一会暑假都做了什么,然后就聊起来正事。

    放假之前徐扬帆就要组织班级的同学要搞一次夏令营,时间就定在开学前,到时候统一通知,现在假期已经过了一多半,还有两周就快开学了,他们下学期就进入高三,要提前一周开学,所以夏令营的事要在下周举行,知道许盈今天回来,所以徐扬帆带着两个班干部过来和许盈研究夏令营的事情。

    许盈对徐扬帆组织的这个活动是给予支持的,这是她参加工作以来带的第一批学生,付出的心血和感情都很多,当然希望她的学生能有一个好的未来,对青春能有一个美好的回忆。

    许盈和他们讨论了一下细节,就去炒菜去了,留徐扬帆她们中午在家吃饭,徐扬帆对罗力怎么在这里一直很好奇,可是一直没问,现在许老师去炒菜去,她终于找到了机会。

    “罗力,这次夏令营,咱们班所有同学都参加了,之前怕有同学家里有困难,没法参加,幸好林涛帮忙解决了一些,陆磊又捐助了一些,基本上就差不多了,现在只有你没有参加,本来我还想找你来着,正好你在,这是咱们班级在高考之前搞得最后一次大型活动,大家都参加,我真的希望你也能参加!”

    林涛赞助的那些钱还是罗力给的,罗力没想到陆磊也赞助了一些,他知道陆磊家里条件不错,但是他父母做什么的,罗力还真就不知道。

    上一世高中读书,他和林涛走的最近,其它同学,除了同宿的几个走得近一些,剩下的都没有那么亲近。但是同学就是同学,无论上学时候关系如何,真正走向社会后,无论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相见都有那么一分情谊,都要比其它人强上太多,那份感情是最真挚,最纯真的。

    徐扬帆这么一说,陆磊和于娜都望向罗力,眼神里都是期待。

    罗力是他们班级最特殊的存在,甚至是整个丰源高中最特殊的存在。他的存在,在一定程度上对高二四班的影响最大。

    最明显的表现就是,整个丰源高中所有的刺头,淘气包,没有一个敢招惹高二四班的学生,原因无它,就是因为罗力在这个班级,他就像是一个护身符。

    就算是徐扬帆她们这些班干部现在对罗力都有一种生疏感,原因无它,这个家伙现在根本就不怎么上课,整个丰源高中,罗力是唯一一个在籍却不上课的学生,可能在丰源高中历史上都是绝无仅有的。

    这件事徐扬帆还曾和自已的父亲说起过,但是她父亲只是问了几句,对女儿学校的事,对她所说的这个同学,徐扬帆的父亲并没有产生什么兴趣,他认为,这个叫罗力的学生应该已经被学校放弃了。

    现在在许盈这里看到罗力,徐扬帆还是忍不住邀请了一下罗力,必竟还是同学,虽然这个家伙也不来上课,但是对于罗力,徐扬帆还真是有点好奇,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小怨念,这怨念是怎么产生的,可能连她自己都忘记了。

    看到几个同学期待的目光,罗力想了想,说道:“那成,那我也参加了!”罗力没有想太多,重点是许盈去,所以他才决定参加这次活动,整个班级的学生全都参加,许盈带队,说真心话,罗力是有些担心,他怕出问题,毕竟许盈社会经验太少,有时候想问题做事情,真的想不到那么全面,所以他必须给把把关。

    这次夏令营订在后天,中午吃完饭,徐扬帆她们几个班干部就走了,罗力去了一下红旗路店,生意好的一塌糊涂,新聘的店长宋丽干活麻利,管理的井井有条,给他分担了不少火力。

    看到罗力过来,宋丽笑脸相迎,罗力鼓励了她几句,去后厨看了一眼。

    现在红旗路火锅店的后厨是由许忠强的两个小徒弟做主厨,他又从老家带过来六个小徒弟,这段时间许忠强的主要任务就是带徒弟,这是罗力要求的。

    丰源这边四家新店等待上马,必须培养出自己的厨师班底,外聘厨师虽然也能顶上去,但是火锅底料的配方很容易就泄露出去,罗力希望培养出自己的班底,这样用起来放心,而且也忠心,所以他才要许忠强再带几个徒弟,培养自己的厨师。

    前次许忠强把他以前带的两个小徒弟带出来,一个月的工资达到一千,把村里的人羡慕坏了,这么高的工资在丰源都不多见,所以许忠强这次回去招徒弟,村里很多人家主动把孩子送过来,说了不少好话,要许忠强帮忙带,又是送烟,又是送酒的,让许忠强也尝到一回受人尊崇的感觉。

    许忠强过去在村里老实,是有名的妻管严,怕老婆不说,人还木讷,谁知道这次媳妇跑了之后,他还因祸得福了。

    许忠强从中挑出来六个实诚,手脚麻利的带到丰源红旗路店实习,新店一但开业就顶上去,即便这样,人手还是不够。

    省城那边的店开业,许忠强就得过去,那是罗力在省城开的第一家店,是重中之重,许忠强必须过去掌厨把关,罗力早就告诉了他,所以许忠强这段时间压力也很大,这些新收的徒弟要在一个月内出徒,他必须下一番功夫,还好火锅店的后厨,不涉及炒菜之内的东西,他一个月内就能把这几个小徒弟调教的差不多。

    罗力过来和许忠强说了会话,许忠强犹豫了半天,把罗力拉到一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上:“那个,罗力,俺有点事想和你说一下,你看行不行?”

    罗力说道:“什么事,你说说看。”

    许忠强憋了半天,这才嗫嚅的说道:“俺想和你借两万元,你看行吗?这钱从俺工资扣......”

    罗力有些好奇,许忠强管他借两万元要干吗?许忠强在他这里当大厨,罗力并没有亏待他,一个月三千,95年在丰源地界那都是天价了。

    许忠强过去在农村的时候,一年能挣多少?这样的工资把许忠强差点没乐疯了,罗力还跟许忠强说过,只要他好好干,年终还有奖金,将来走向正轨后,还会给他入保险,解决他后顾之忧,这样的条件打着灯笼都找不到。

    罗力不知道许忠强怎么忽然就向他借钱,而且一借还是两万。

    他好奇的问道:“许大哥,你借这钱干吗?是有急事吗?”罗力也是关心他,毕竟这是他的便宜‘大舅哥’,冲着许盈,他也得问一下,别出什么事。

    许忠脸老脸一红,他不会撒谎,没好意思看罗力:“那个,你不是告诉俺,过一阵子让俺去省城吗?俺想,俺要是去了,可能要好一阵子回不来,俺想这两天回一趟村子,俺有点私事要办。”

    罗力就笑了,虽然许忠强没细说,但是罗力猜到,许忠强可能是想回去显摆一下,毕竟他离开村里是因为老婆出轨,给他戴了绿帽子,男人都好面子,许忠强借钱回去,应该是想回去显摆一下,人吗?活着就是为了一张脸,这么说可能片面儿,偏激一点,但是事实就是如此。

    不过这次罗力还真就猜错了,许忠强向他借钱可不是为了显摆,他是为了‘报仇’。这个‘报仇’可不是那种‘报仇’,想杀人什么的,而是许忠强想报复王大治。

    王大治就是睡了他老婆的那个包工头,许忠强认为,王大治睡了他的老婆,他就得睡王大治的老婆,这样才能报复回来。

    王大治虽然有钱,但是他却很吝啬,他老婆王翠平小他八岁,给王大治生了两个女儿,王大治一心想要儿子,王翠平生了两个女儿,他对王翠平时常打骂,村里人都知道。

    王翠平娘家困难,她在家里没地位,想和王大治要钱,照顾一下娘家,王大治都不给她钱。

    不仅村里人知道,许忠强也知道,他想趁去省城之前,把这事做一个‘了结’,所以才会向罗力借钱。

    罗力当然不会因为两万元钱为难许忠强,他也根本不知道许忠强向他借两万元做什么。

    当他参加同学们组织的夏令营时,许忠强也请了一天假回到村里,他找到了王翠平,从兜里掏出两万元钱,拍在王翠平的床头。

    王翠平吓了一跳:“许家大哥,你这是干啥!”

    许忠强只说了一句:“俺不干啥,你让俺睡一次,这两万元就是你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