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九章 社会社会
    老板娘尴尬万分,老板更是心思百转,服软还是继续硬气?他有些拿捏不准了。

    罗力冷哼一声:“既然这样,算帐,我们走人!”

    “别别别,小兄弟,要不,咱们再谈谈!”老板娘有些怕了,怕的不是罗力,而是罗力说的话,刚才当家的打的那个孩子,他爸爸是公安局长,让他们走,那还有他们夫妻的好?

    店是肯定开不了了,搞不好都得把他们夫妻扔进去,老板夫妇现在是纠结万分,要怪就怪他们太贪婪了,平常宰客宰习惯了,今天就没控制住,以为一群学生好对付,现在可真就骑虎难下了。

    “没啥可商量的,给你们指条路,赔礼道歉,刚才怎么打人的,让我们怎么打回来,这事就算了,不然,等着进局子吧!”

    “这......”

    老板娘脸上难看。

    “好,还不让我们走了,是吧?你们两口子是想把我们这么多人都留下,想杀人灭口啊?”

    “不是不是!”老板娘急了,这小子怎么说话呢,给他们两口子扣这么一顶大帽子,这是纯心想搞死人的节奏。

    “不是?那你们想干什么?不放我们走,钱又不收,是想绑架、勒索?你们罪大了!”

    罗力越说越吓人,许盈望着站在那里侃侃而谈的罗力,都有些忍不住要笑了。刚才的确把她吓的够呛,这么多学生呢,老板凶神恶煞的,要是伤到了孩子们,那可怎么办,可是罗力一出手,几句话就把老板娘给吓得又是赔礼又是道歉,他怎么就这么多的鬼主意。

    别说是许盈,高二四班所有的学生都望着罗力,徐扬帆更是美眸流转,这么吓人的场面,罗力三言两语就给摆平了。

    老板娘憋了半天,这才说道:“小兄弟,我们道歉,我们道歉还不行吗?”老板娘纠结了半天,终于服软。

    “只道歉啊?”罗力眯着眼睛说道:“我刚才怎么说的?”

    老板娘愁苦着脸道:“那...打回来吧!”这句话说完,她自己都觉得窝心,刚才他们两口子还趾高气昂的,可是现在,竟然几句话就让对方吓到了,有心不退让,可是万一......这么多学生,真要是背后的家长要搞他们两口子,他们还真就躲不过去。

    认倒霉吧,谁让他们两口子今天不张眼,以后再讹人一定要吸取教训,多动动脑子,什么人能讹,什么人不能讹,一定要分辨清楚。

    罗力眯着眼睛道:“陆磊,过去,他刚才怎么打你的,你就给我怎么打回来!”

    罗力一句话说完,老板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陆磊犹豫了半天,楞是没敢动手,这不怪他,他一个高中生,面对凶神恶煞的老板,他是真心不敢打。

    罗力上前一步,“你不敢打,我替你打了!”他一句话说完,扬起手,卯足了劲,狠狠向老板的脸上打了过去,就听得‘啪’的一声脆响,老板脸上顿时就多了五道手指印!

    老板没想到罗力说打就打,这一巴掌打得这么干脆,他眼睛立起来,愤怒的望着罗力,脸涨得通红,可就是没敢动手,他自己都搞不明白了,怎么今天就让这小子给镇住了呢?他呼呼的喘着粗气,显然是愤怒到了极点,可罗力就跟没事人似的,眯着眼睛与老板对视,直到对方软了下来。

    学生们一个个看得目瞪口呆,罗力真打啊,对方手里还有刀呢。

    当初罗力在学校的威风,此刻全都浮现在学生们的脑海里,人的名,树的影,罗力这么牛逼,绝对不是吹出来的,单看今天他这表现,在凶神恶煞的老板面前,他毫无畏惧,不仅几句话就镇住了老板夫妻,而且出手就打,什么叫牛逼,这就叫牛逼,什么叫艺高人胆大,这就叫做艺高人胆大!

    罗力出手就打,学生们一脸羡慕,佩服,可是许盈却吓得够呛,生怕老板暴起伤人。

    罗力一巴掌打完,不屑的看着老板:“念在你们认错态度好,今天这事就算过去,否则......”

    他冷哼一声,大手一挥:“同学们,咱们走!”

    罗力一声令下,学生们纷纷外走,挡在门口的伙计牵着狼狗让开,老板和老板娘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就这么放他们走了?”

    “要不还能怎么?你打那小子的老子是公安局长,今天要是搞大了,会有咱们好果子吃?”

    “可是,这**太憋气了,饭钱没捞到,还挨了一巴掌,我咽不下这口气!”

    “当家的,忍一忍,咱们讹几个小钱还好,可是搞大了就没法收场了,咱们这几天先把店关了,避避风头吧......”

    老板夫妻打算避风头,走出门口的罗力望着司机冷笑了一声,那司机尴尬万分,想要凑过来和罗力解释,可是罗力没搭理他,转身上了自己的车。

    车到丰源的时候,客车驶进学校,罗力刚下了车,客车司机就跑到罗力这里,把他拉到一边说着小话:“兄弟啊,今天这事真不关我事......”

    罗力一摆手:“有没有关系别和我说,一会和警察说吧,别看我当时没追究那两个王八蛋,我那是怕伤了同学,现在回来了,我饶不了他们......”

    司机的确是和那两口子一伙的,他负责拉人过去,花多少钱,给他提成,可司机今天也的确有点冤枉,那两口子讹学生,他事前是不知情的,他知道那两口子经常讹过路客,可是他没想到这两口脑子是不是抽了,今天怎么还讹上这些学生了,脑袋让驴踢了?

    听到罗力这么说,他身上就有些发冷,就算今天没他什么事,可他也洗不干净。

    “兄弟兄弟,今天这事真和我没关系,你也知道,我拉你们过去,就是吃饭的时候给我提个成,可谁知道他们讹人啊,这两个王八蛋把我害死了,兄弟,你别怪我,你该报警报警,这事儿你帮老哥我一把,今天这车我免费给你出了,你看行不行?”

    司机说完,忍痛从兜里掏出五百元钱塞到罗力手里。

    “既然不该你事,那就算了,我代同学们谢过了,下次我们再去玩还找你哈!”

    司机苦着脸应了一声,心里道:“滚你麻痹,打死老子下次也不拉你们,真是倒霉倒到家了!”

    许盈早就和学校方面打好了招呼,晚上家不在丰源市里的学生就住在宿舍,学校给开绿灯。

    罗力走过来,几个班干部正在安排同学们休息,罗力把车费拿出来交给徐扬帆。

    “这是什么钱?”徐扬帆诧异的道。

    罗力笑眯眯的道:“车费钱,司机把钱退回来了,他和那家店老板是挂钩的,他拉人去,老板给提成,明白了吧!他良心发现,所以给咱们免费跑这趟。”

    这些社会知识又怎么是学生们能接触到的,听到罗力的话,几个班干部全都默默不语,今天罗力给他们上了一堂生动的社会课,可能这些是他们一辈子都学不到的。

    这就是社会,社会社会,绝不比学校教给他们的少,徐扬帆望着罗力,不知道怎么着,小姑娘竟隐隐对罗力生出那么一丝的敬佩之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