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六章 就是一个干(第一更求订阅)
    孙东之间就已经得到了罗力的嘱咐,他带着两个两个保安吕飞和连帅,直接就上前狂殴这俩货,三个人专挑肉嫩疼痛的地方打,腋窝,大腿根,肋骨缝,这些地方打不坏,可却疼痛难忍,两个人被虐得鬼哭狼嚎,开始的时候还大叫着让罗力付出代价,让他进监狱,可是只打了一会,两人就开始讨饶了。【】

    关键是打人的人太损了,专挑肉嫩的地方下手,疼啊,那是真疼!

    看看收拾的差不多了,罗力大马金刀的坐在那里叫停。三个人停下手来,这两货龇牙咧嘴的,对罗力怒目而视。

    罗力笑眯眯的道:“麻痹的,看来没长记性,还敢瞪我,打,每人断一条腿,要是失手打死了直接抛尸,老子有钱,弄死你们两个就跟捏死两只蚂蚁,敢上老子这来扯犊子,敢封老子的店,老子就弄死你们两个王八蛋!”

    这两货一听罗力这么说话,吓得脸都白了,别看他们两人刚才耀武扬威的,牛逼的不像话,可是到这样的节骨眼,他们不吓傻才怪,两人吓得连声说道:“罗老板,别别,罗老板,杀人偿命啊,我们俩命贱,你犯不上和我们俩对命。”

    “滚你麻痹,老子和你们俩个贱货对命,老子弄死你们还用老子偿命?十万一条命,你们三个谁弄死他!”

    “老板,我来!”吕飞一步上前,从兜里掏出一把尖刀来,“老大,这俩全归我了,我弄死他们俩,二十万都给我,保证不留痕迹,我把他们卸八块,找个炉子一烧,保证连骨头渣都不剩!”

    高姓男子和赵姓男子差点没吓尿了,眼见吕飞拎着刀走上前来,姓赵的‘扑通’一下,直接就给罗力跪下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罗老板,您饶了我吧,您大人不记小人怪,您就把我当个屁给放了吧,我再也不敢了,都是我们头让我们干的,是他让我们俩想办法把你的店封了,真的不关我事,您饶了我,我上有老下有下啊......”

    姓赵的一跪,姓高的‘扑通’一下也跟着跪了下去,这时候哪还管‘男儿膝下有黄金’的古训,只要能活命,别说让他跪,就算让他叫爹他也认了!

    罗力叫住吕飞,鄙夷的看着这俩货,他移步上前,一脚踹在姓赵的身上,一口唾沫吐过去,姓赵的连躲都没敢躲。

    罗力取出录音笔来,打开外放,刚才罗力和他们两人的对话全都播放了出来,两人的丑态尽显无遗,罗力从进来开始就打开了录音笔,所有的对话都让他给录了下来。

    姓赵的和姓高的男子听到录音笔里发出的声音,两人冷汗直流,他们两个刚才为了钱说的那些话,还有刚才为了讨饶说的那些话全部被罗力录音了。

    “你们两人身为gj工作人员,利用职权,收受贿赂,老子就算不弄死你们俩个,也要搞掉你们两个的工作,让你们两个王八蛋长长记性。”

    “罗老板,您饶了我们吧,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都是我们头指使的,不怪我们,我们两个就是两个小喽啰,就算不派我们俩来,还有张三赵四,求求你,饶了我俩,只要您高抬贵手,让我们干什么都行!”

    这个时候,什么脸面,什么尊严都不顾了,罗力要是把这份录音公布出去,他们两个工作就没了,工作没了还怎么活,关键是丢不起这个人,反正刚才为了活命都给罗力跪下了,还有什么的,跪都跪了,还有啥的,脸值几个钱,尊严值几个钱,而且又不是自己跪,还有一个陪着的,两个人都这么想,这样一来彼此替对方分担这种屈辱感,这屈辱感没来由的就降低了不少。

    所以没什么不能讨饶的,就算罗力现在让他们俩跪舔,这两人都不会拒绝。

    看到这两货这副德性,罗力直反胃,麻痹的,恶心,老子虽然没节操,但老子有气节,有底线,这两个玩意为了活命,为了保工作连脸,连尊严都不要了,罗力深深的鄙视他们两人!

    接着又问了几句话后,让他们两人写了一份自供书,把为什么过来封店的原由写了出来,按上手印,随后罗力让他们俩个滚蛋。

    等到这两个没卵蛋的走了,孙东还有吕飞连帅笑得连腰都直不起来了,老板实在是太威武了,没看这两个家伙刚来的时候那个耀武扬威的样,现在灰溜溜的跟两条狗似的,跟着老板混就是刺激。

    罗力给每个数了五百元,以资奖励,这事几个人干的不错,演得也不错,必须奖励,等吕飞和连帅出去了,罗力叫孙东坐下,向他交代一些事,然后让他出去办事。

    罗力知道,收拾这么这两个小喽啰起不到什么作用,对方弄这么两个二货打头阵很有可能是试验他,指不定就有大招,其实对这些个二代罗力还真就不怕,一个个娇生惯养的,能见过什么事面,就像刚才这两个家伙,在职能部门,平时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真正到了关键时候,就是软蛋一个。

    这年头,软的怕硬的,楞的怕不要命的,这些小鬼你越是惯着他,他就越是蹬鼻子上脸。

    罗力担心的是杨鹏,那个人身上有煞气,又是放高利贷出身,这样的人见过血,这才是硬茬子。

    罗力现在还不知道杨元和杨鹏是什么关系,但显然,这两人关系肯定不一般。

    他眯着眼睛想了一会,这才离开店里。等到晚上五点多钟的时候孙东打来电话,他已经打听到了姓赵的交代的他们头头的家庭住址。

    姓赵的交代,他们头头叫曲松,他和高姓男子来‘罗记’封店,就是他们头儿曲松主使的。

    罗力问清楚了曲松的家庭情况,开着车直接去了,想给杨元当狗儿,就得有当狗的觉悟,挡他财路就是杀他父母,这货从来报仇不隔夜,谁让他难受一分,他就得让对方难受十分。

    罗力直接就开着车去了曲松所在的小区,他就是要让某些人知道,想当狗就要付出代价,老虎不发威,真拿他当病猫吗?

    罗力的人生信条就是一个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