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三章 硬抗
    无论张元怎么说,几个警员也没搭理他,王志安叫人把受伤的杨鹏先送到医院,王勇和王洪宽虽然也让罗力给打了,却不严重,唯一见血的就是杨鹏。

    几个人被塞到警车里,罗力和杨元被塞到后座,杨元还想叫,罗力压低声音:“你再叫,老子在车里弄死你!”他横眉立目,眼含煞气,吓得杨元楞是不敢说话了。

    到了派出所,王志安把罗力和几个人分开,他苦笑道:“罗力啊,你这是闹哪出?这几个都什么人?”

    罗力眯着眼睛道:“王叔,先让你的人把他们身上的电话下了我再和你说。”

    王志安一听几个人身上有电话,他就是一楞,这年头能买起电话的主都不简单,一个手提电话动辄几千,上万,够普通人两年工资了。

    王志安一听罗力这么吩咐,他就知道,这货招惹的人肯定不简单,他连忙问道:“罗力啊,你到是跟叔儿交个底啊!”

    罗力道:“王叔,你别担心,这事儿烧不到你头上,先下了电话再说。”

    王志安就明了,这里面肯定有事。

    他通过马宗洲和罗力结识后,觉得这小子特对脾气,所以这段时间和罗力走得特近,他老婆身体不好,也没有工作,罗力新店开业,把他妻子弄到清河店收银,一天也不累,一个月近五百的工资,这都是人情。

    罗力新店开业后又给他送去好几张消费卡,没少在他身上投资,人这东西虽然是相互利用,各取所需,但人家凭什么让你白吃白喝,还不是看中你的能力,王志安也不傻,他要是不帮罗力,这‘友谊’也就走到头了。

    王志安这个年纪的人特别现实,既然他认准罗力是个人物,那就得帮他,他向手底下的人吩咐了两句,警员就进去了。

    罗力这才说道:“王叔,这事我先谢你,先审那个叫王勇的,那是个孬货,一审就全交代。”

    他眯着眼睛道:“王叔,你最好用点手段,把他嘴巴撬开。他们调戏我洪宝姐是铁定的事实,只要有一个人开口,这事就坐实了......”

    王志安点了点头,不管这事怪谁,只要有一个人吐口,无论罗力下手怎么重,都是对方的毛病,管对方是什么人,先把对方耍流氓的事实坐实了,一切就都好办了。

    王志安单独把王勇调到审讯室,虽然王洪宽早就交代王勇,可是王志安是什么人,他和那些地痞无赖打了一辈子交道,王勇这点道行在他眼里跟本不够看,几句话就被他给套住了,连唬带吓,没多一会就被王志安套出真话,承认高斌摸了洪宝,调戏她。

    撬开王勇的嘴,王志安立刻就让他画押、签字,这就算坐实了,想翻盘,想都别想。

    紧接着,王志安新自出马,一个一个的审问了一遍,等他全部审完,他这才回到办公室,指着罗力道:“你小子,是不是给我招黑呢,那个张元,他父亲是张远桥,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罗力早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他笑眯眯的道:“王叔,我要是一开始就告诉你,我怕你会乱了阵脚,现在知道又能怎么着,王勇已经招了,他们几个大老爷调戏一个女孩,道理在这边,咱们怕啥,打了他们这帮垃圾又如何?就算他老子是天王老子又能如何?一个三流二代,怕他个鸟,你放心,他要是敢翻天,我弄死他。”

    王志安就是一阵无语,这小子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他现在是上了贼船,想下船都难了。

    反正已经是惹了对方,还能怎么着,王志安也豁出去了,他和马宗洲私底下交流过,两人认定罗力将来绝不是池中之物,这时候不和他搞好关系,等他将来能耐的时候还会理他们?人这东西,雪中送碳才是王道,罗力现在遇到这事正归他管,他要是不把握机会,趁这个机会和罗力建立更深层次的感情,那还等什么时候,所以王志安早早就下定决心,这事甭管谁,他保罗力保定了。

    随后,王志安一个接一个的提审张元等人,张元和王洪宽可不像王勇那个二货那么好对付了,矢口否认调戏洪宝,王志安拿出王勇的口供,这两人也是把自己摘的一干二净,调戏洪宝的是高斌,反正死活不承认和自己有关,反过来却要追究罗力打人的责任。

    张元不依不饶,他在王志安这里讨不到说法,从派出所出来后直接发动关系。

    王志安早已经预料到这个结果,爱谁来谁来,调戏人家姑娘,让人打了,还特妈要追究罗力的责任,上面几个电话打下来,全被王志安挡了下来,案件发生在他的辖区,他是第一经手人,局里也不能绕过他。

    这一天下来,为了罗力的事,王志安承受了来自多方的压力。

    罗力晚上在自家的火锅店招待了王志安,一起过来的还有马宗洲,两杯酒下肚,王志安诉起苦来:“罗力啊,我跟你说,为了你的事,我可没少得罪上面,上面好几个电话压过来让我办你,全让我给挡住了,我跟你说,我这边挡住了,不代表这事算完。

    你做好准备了,我就怕他们绕过我。”

    马宗洲道:“张元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老王,这事我再找找人,不能只让你一个人抗,罗力,这次老王可是帮了你大忙,硬是给你抗下来了,你得好好谢谢你王叔!”

    罗力明白,这货比谁都精,王志安能做到这个地步,他已经尽力了,毕竟他只是一个小所长,他举杯道:“王叔,今天这事小侄谢你了,我心里有数。

    您放心,要是真有一天因为我这事,您这所长位置丢了,我这里永远有你的位置,到我这来,我保你一年挣的抵你穿这身衣服十年挣的。”

    王志安哈哈笑道:“小子,这话我爱听,要是真有那天,你想跑也跑不掉,不给我碗饭吃,我跟你没完。

    不过今儿事,我还真就不怕,事情就是这样。咱们干警察的,心得摆正吧,今儿这事就算不是你,换成别人,到我这里,我也得凭良心办。

    怎么着,调戏人家姑娘,挨了打还有理了,人心得摆正,这事我就抗住了,明天就算是我们局长找我,我也是这个理。”

    王志安一语成谶,他第二天刚到单位,主管李副局就给他打来电话,他在电话里面怒道:“王志安,你想怎么样?我昨天给你打电话你不处理?张局给你打电话你也不处理,老赵给你打电话你还不处理,你想怎样?是不是不想干了?”

    王志安道:“李局,你要我怎么处理?你是要我昧着良心干是不是?罗力是打人了,可是被打的那几个家伙调戏人家姑娘,怎么着,调戏人家姑娘挨打还有理了?我记得你有个闺女吧,那闺女要是你女儿,你怎么办?李局,我知道你和张远桥关系好,可是关系好就能昧着良心办案吗?

    我王志安干的一辈子警察,你让我干昧良心的事,我只说一句:我办不到!你要办罗力,可以,你找个没有良心的人来干。”

    说完王志安直接就挂了电话,他今天已经快五十了,已经没有上升的机会,不像马宗洲,四十一岁,上升空间大,他怕个鸟,反正罗力他是保定了。

    李局气得暴跳如雷,可是王志安不听他的,难不成真的越过王志安?毕竟这事发生在王志安所管的辖区,他要是越过王志安那手伸的就太长了,就算是他是分区副局也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