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六章 往死里捅刀
    罗力来到小周的办公室,小周把茶水给他沏上,放到桌上,罗力喝了一口,嗓子舒服了不少,怼人也是个力气活,这货喝着茶水,养精蓄锐。

    他又不傻,卫科长让小周把他请进办公室,目标很明确,那就是稳住他,以这货的聪明才智岂能被卫科长的伎俩所迷惑。

    和小周扯了几句,就听到楼外有车辆进来,这货站起来,小周连忙道:“罗同志,喝水喝水,你在哪里工作?”

    罗力笑眯眯的道:“水喝多了,我得尿尿!”

    人家要上厕所,总不好拦着吧,罗力笑眯眯的出了小周的办公室,小周紧跟在罗力身后,见他往正门走,小周连忙拦住:“罗同志,厕所在那边呢!”

    罗力也不气恼,毕竟喝了人家的水,小周又一直笑脸相迎,这货恩怨分明,他笑着拍了拍小周的肩膀:“周警官,谢了啊,我这人有个毛病,上厕所得回自己家上,不然尿不出来,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

    小周一时没回过味来,他什么意思,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罗力已经走到正厅,省里的人正好进来,他们老大正一脸笑意的介绍着他们近年来取得的成绩。

    罗力一眼就看出来,这百分百是迎接上级检查呢,罗力大步上前,一声大吼:“诸位领导,我要告状,我要告东城李长安指鹿为马,干涉地方民警办案。

    我要告他滥用职权,欺压良善。

    我要告他为虎作伥,欺凌弱小。

    请各位领导为小民主持公道,惩恶扬善!”

    这货大步上前,拦在众人面前。

    罗力这一声怒吼吓得小周一个趔趄,他哪会想到,这家伙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告上状了,就算给他无穷的想象空间他也想不到是这个结果。

    卫科长脸都绿了,他早就瞧出来这货不是个好相与的主,这才让小周把这小子请到办公室稳住他,一切都等省里人走了再说,谁曾想这货就这么杀了出来。

    李长安就在这群人中,他陪着一把手迎接上面督导组,这就杀出来的一个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要告他,李长安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尴尬到了极点,大j长董珏脸色瞬间就沉了下去,这搞什么呢?他看了一眼卫科长。

    卫科长汗都要下来了,他上前一步就去拉罗力:“小罗,这事咱们一会再说,你先别捣乱!”

    “捣乱?”这货这时候不可能给任何人面子,他直接就道:“捣乱,我捣乱,怎么,我虽然是一个小老百姓,但我也明白事理,怎么着,我来反应问题就是捣乱,我连这点权利都没有了?”

    卫科长脸都绿了,尼玛啊,这是个什么玩意啊,这什么场合啊,他就这么干?

    “小同志,别急,你反应的问题我会调查解决,但不是现在,你看,我们这边有工作,你看这样好不好,你先到我们办公室休息一下,我一会给你解决!”

    董珏一看事不好,这不是给他们上眼药吗?他连忙想稳住罗力。

    罗力摇了摇头道:“不是我不信你,你们这样的衙门我进来那是提着脑袋进来的,你们说翻脸比翻书都快,是不是想先稳住我,一会找个理由把我扔进去,先拘留半个月。

    你们可以随便找个理由,李长安就经常这么干,我到是想好好的和你们讲理,可是我不敢啊,指不定因为这事李长安他就敢把我弄死,我害怕啊!”

    李长安一张老脸涨得跟紫茄子似的,尼玛啊,这小子是谁啊,这往他身上泼粪一样,这是想害死他呀,他什么时候这么干过,来的可是上级的督查啊,这**......

    李长安再也忍不住了:“小同志,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你为什么要抹黑我,你居心何在,你这样胡说八道,我可以告你诽谤,你要负责的,这是要坐牢的!”

    “我好怕啊!各位,你们看,我这还没反应问题呢他就要抓我坐牢,他是想弄死我啊,把我抓起来,然后找几个黑jc,在看守所里折磨我,我能不能活着出来都是问题,他当着你们的面就要这么干,求求各位救救我,我给你们叩头了,就给我一条活路吧!”

    这货作势就要下跪,董珏哪敢让他跪下,这不是骂人打脸嘛,这小子这张嘴简直了。

    此时,李长安心脏病差点没气犯了,他只不过这么一说,这小子瞬间就把他黑化了,把他黑得跟什么似的,这不是想搞死他吗?这小子是谁啊,他根本就不是这个意思啊,他也不认识这货啊!

    董珏连忙拦住罗力:“小伙子,这样,你稍等片刻行吗?”

    “老董啊,别等了,我又不是第一次来,这样,咱们一起听听这位小同志要反应什么问题,老百姓最大,其它事都往后放,你看怎样?”

    董珏听蒋督查这么说,他怎会反对,不过这心里是真不舒服,这叫什么事,这不是给他上眼药吗?手底下这些人怎么连一个人都控制不了,董珏心里极其不舒服。

    不过这时候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小同志,这样,咱们去楼上的会议室说说情况,你看好不好!”

    罗力怎会拒绝,直接就跟着上楼,李长安都要郁闷死了,脸黑的跟锅底似的。

    进了会议室,所有人的都坐下,董珏跟蒋督查沟通了一下,随后问道:“小同志,这样,你先介绍一下自己!”

    罗力道:“那我就自我介绍一下,我姓罗,我叫罗力,各位不认得我,但是想必李j长应该认识我吧!”

    李长安这才反应过来,这小子就是罗力啊,他就是那个打了张元的家伙,他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怪不得这小子要来告他。

    还没等他说话,罗力直接又说道:“看来李局知道我是谁了,也知道我为什么要告你!”

    李长安迅速的反应过来,不好,这小子给他下套,他要是承认认识罗力,那事情就不好办了,他没想到这小子是这样的人,办事不留余地。

    “我不认识你!”

    罗力盯着李长安:“你说慌,李j长,这样就没意思了,你一个堂堂的大j长,连知道我这种事都不敢承认?你敢不敢发誓,你不敢我敢,我罗力现在每说的一句话都是真实的,如果我说一句慌话,就让我不得好死,天打五雷轰。

    你敢吗?你敢说你不知道我是谁?你敢说你不知道我为什么要举报你,人在做,天在看,李长安,是个爷们就敢做敢当,别**让我瞧不起你,连句真话都不敢讲,你也算是两腿当间有蛋的老爷们?”

    这货不管任何场合,任何时候,面对什么人,就是一个敢怼!

    李长安被罗力说的老脸通红,呼呼的喘着粗气,尼玛啊,这小子嘴太损了!

    “有什么不敢承认,我知道你!”

    “那你为什么刚才要否认,心中有鬼吧,只有心中有鬼的人才会掩盖一切!”

    这货抓住对方的漏洞直接捅刀,李长安差点一口气没上来,他玩了一辈子鹰,没想到竟被鹰给啄了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