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章 威胁与加价
    李国忠很快就打听出来是怎么一回事,负责放贷的副行长和李国忠关系很好,他告诉李国忠,这笔款子他本来已经签字批复下来,是行长让他停下来,不准他放出来,他也是没有办法,但是具体因为什么,他也不清楚。

    李国忠把信息反馈给罗力,得到从李国忠那里反馈回来的消息,罗力更加肯定,一定是有人在背后出手了,能够影响到银行,除了张元那边的势力,还能有谁?

    ‘罗记’在平岗投资的事情不可能瞒得住张元背后的的人,罗力一直都认为张元背后有人,就凭张元那没脑子的家伙,他能弄出来‘老四川火锅’店,罗力可不相信。

    自己不过刚刚起步,就遭到这些人的窥视,‘罗记’未来会像坐火箭一样发展,那时候得有多少人惦记,罗力摇了摇头,‘罗记’在他手里,在那些人眼中,可能就像是一个小孩手里拿着万贯家财,谁都想上来咬上一口,甚至直接想抢夺过来。

    人性的贪婪,在任何朝代都是如此,想要拒绝这些豺狼,就必须不断的壮大起来,他必须让‘罗记’茁壮成长,当有一天它成长成为别人眼中的参天大树的时候,那时也就再也没人敢打它的主意,罗力渴望那一天快点到来,可是眼前这关怎么过?

    对方掐住了他的命门,他的底子太薄,想要发展,就必须得到银行的支持,如果这一关被掐死,等待他的就是灭亡,错过了这个黄金年代,想要在未来搏击长空,那就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他必须把这一关闯过去,无论如何也得撬开银行这个大门,管它背后是谁捣鬼。当他是小孩子,那他就变成一条恶狼,想要阻止他崛起,那就撒下对方一块肉来。

    罗力内心愤怒,却不代表着他失去理智,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对方拿银行卡他,那就看他怎么打通这个关节,手段嘛,谁不会使,心存畏惧才会让人放低姿态,想到这里,罗力反到笑了,有了李长安和曲松的前车之鉴,这个贾行长还敢对他下手,他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无知者无畏,看来自己还是不够凶残,人啊,有时候就得让自己更凶残一点才会让人害怕。

    贾行长像往常一样下班回家,像他这个年纪,事业有成,家庭幸福,在朋友圈里,比他做的更好的也没有几个。

    人生得意需尽欢,走到小区门口,他被一个年轻人拦住。

    “贾行长吧,自我介绍一下,我姓罗,叫罗力,想必贾行长听说过我吧!”罗力笑眯眯的自我介绍。

    贾行长当然知道罗力,对方的贷款就是他给扣下的,他皱着眉头道:“对不起,现在是下班时间,如果你有事,可以明天到我单位去谈!”

    罗力笑道:“到你单位去谈不好吧,我这人脾气不好,到你单位,万一我发怒了,有损你的面子多不好,可能贾行长不了解我这个人,我这人一但失去理智,连我自己都害怕自己,还是在这里好,起码可以平心静气,贾行长也不必端着。那边有个咖啡厅,不如咱们去那边谈一谈怎么样!”

    贾行长沉下脸道:“你什么意思?你威胁我?”

    “威胁谈不上,贾行长听没听过一句话,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这样的仇,那是不死不休。

    那笔款子关系到我的生死存亡,贾行长就这么不声不响给我断了,那和杀我没什么区别,您就没有想过,你这么干会有什么后果?”

    “你威胁我,信不信我报警?”

    “报警?”罗力笑了,“这年头也就傻逼还相信警察,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威胁你,你报警了,警察就会一天24小时的保护你?还有你的家人?你有一个儿子吧,还在上小学,很可爱的孩子,我刚刚去看了他,好像,你老婆天天去接他吧!”

    “你...你别乱来!”贾行长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身体有些颤抖,他愤怒的指着罗力道:“你要是伤害他们,我...我...”

    他想说几句狠话,可是罗力的话让他乱了分寸,他手忙脚乱的掏出电话,慌忙的打了过去:“老婆,你接到儿子了吗?”

    “接到了,正在往家赶,老公,你回家了!”

    “回家了,你慢点开车!”放下电话,贾行长盯着罗力,眼中喷着怒火。

    罗力仿佛没有看见,他笑道:“谈不谈在你,话我已经说完了,想结生死仇,那咱们就干,这年头弄死个把人也就是几万元的事,人怕逼啊,贾行长考虑考虑,是做朋友,还是做生死仇敌,咱们没仇,可你一定要结这个仇,把我逼死,那么大不了大家一起死,我说过,我这个人一但疯起来,我自己都害怕,可能您不了解我,那就趁今天还有些时间,那好打听打听,然后咱们再谈。

    我明天早上去你单位找你,您今晚考虑考虑!

    说完,这货转身走了!

    贾行长站在那里,直到罗力的背影消失他才回过神来。

    他心砰砰跳着,伸手摸出一根烟来,点着,深吸了一口,值不值得?如果对方挺而走险怎么办?几百万元啊,足够拿出去买十几条人命了,对方是在吓他?可是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贾行长内心纠结着。

    直到妻子的车到了小区门口他才回过神来,儿子透过车窗向他招着手,想到罗力刚才的话,他不由自主的就感到一身寒气袭来。

    “老贾,怎么了?心不在焉的。”

    “啊,没事,回家......”

    罗力一大早就来到建行,他直接上了楼,贾行长的办公室在四楼,他敲开房门的时候,贾行长已经在办公室,他笑眯眯的关上门,直接坐到沙发上。

    “贾行长,又见面了!”

    贾方南看着坐在那里的罗力,他心中五味杂陈,昨晚他回到家,托人打听了罗力的根底,不打听不知道,一打听吓一跳。

    这货绝对是个胆大包天的主,东城的李长安,安监的曲松,让这个家伙在短短的时间就给端掉了,这可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贾方南在打听到罗力的事情后,他就已经后悔帮人做这件事了,这个家伙根本就是一个没有什么节操的家伙,那可真是什么事都能干出来的主。

    他断了对方的财路,一但这家伙被逼急了,他可是什么事都敢干出来啊,罗力昨晚和他说的话,那绝不是吓他,贾方南昨晚想了一晚,该怎么化解这场危机。

    原本这事和他没关系啊,现在他掺合进来,对方不是个善茬,他事业正值发展,家有娇妻幼子,犯得上结这生死仇吗?所以贾方南在昨晚就已经做了决定,那就是,把自己抽离出去,他不想得罪任何一方。

    看到罗力进来,贾方南挤出一丝笑容道:“罗总,幸会幸会!‘罗记’的帐户一直放在我们这里,你们的帐务情况我们最清楚,本来你们申请的贷款就没有什么问题,但在一些程序上还缺少点材料,所以才会耽误下来。

    罗总,你看这样行不行,建行这边审核相对比较严格一些,‘罗记’的这份贷款申请最快还得半个月才能下来。

    为了不影响你这笔款项的使用,由建行滨河支行给你开具一份300万元的贷款承诺书,时限是两年,这份承诺书具有法律效应,两年之内,任何团体或者个人都可以凭借这份承诺书到滨河支部贷取300万的款项,你看如何?”

    罗力就明白了,贾方南这是变相向他示弱,有了这份贷款承诺书,他可以在省内任何一家银行或者团体、个人手中获得300万的贷款抵押,如果他还不上,对方就可以拿这份贷款承诺书到滨河支行获取这300万的资金,相当于银行给他做担保,这和给他提供贷款没有任何区别。

    只是区别在于,他可以从任何机构、团体、个人手中获得300万的贷款,这就给了他更大的空间。

    贾方南这招不可谓不高,他既帮了罗力,化解了这个矛盾,又可以向上交代,他并没有给罗力放贷,只要罗力没有从他这里拿到一分钱,好么他就能交代了,这个家伙这招用的的确高明。

    罗力知道,贾方南一定是被他昨天的话吓到了,所以才想出这么一个折中的办法,这也是一只老狐狸。

    300万说多不多,罗力盯着贾方面笑了笑:“贾行长,300万似乎少了点吧,我想,你应该拿出点诚意来,500万,不算难为你吧!”

    贾方南听到罗力说的数字之后,他那张老脸瞬间变色,尼玛,这货竟然加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