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一章 落井下石
    离开贾方南的办公室,罗力露出胜利的笑容。

    贾方南最终屈服,他又不傻,何苦往死里得罪罗力,与他又有什么好处?这年头,为了几千块钱都有挺而走险者,他给罗力的资金链搞断,那就是搞死对方的节奏。

    断人财路和杀人父母没什么区别,罗力的威胁在贾方南眼里不是没有震慑力,谁知道他会不会因此挺而走险。

    这年头花上了三两万,想买条人命还不容易,挺而走险的,为财不顾一切的大有人在,所以贾方南不敢拿自己的身家性命,一家老小来赌,赌输了怎么办?输了,那他就输掉了人生。

    他事业正值高峰,娇妻幼子,为什么要犯险?他犯不上啊,就算有人给他施压,他也不肯去赌,与他何利?搞到最后,他可能成为那殃及的池鱼,那他可真就成了一个实实在在的傻逼。

    ‘罗记’发展的蒸蒸日上,所以窥视的人才多,正因为把它当成了一块肥肉,所以才吃相难看的扑上来,明儿的人家不理不彩,暗地里就使绊子,这样的事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这就是人性的丑陋。

    银行对‘罗记’的调查报告中,给它的评估级别很高,所以才会给他贷款300万,以贾方南的眼光,就算再多一点,他认为‘罗记’也是值这个价。

    所以,最终,他同意给罗力出具了五百万的‘贷款承诺书’,不得罪罗力,又把自己摘出去,这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解决办法。

    皆大欢喜才是最好的结局,罗力原本就是吓一吓贾方南,如果他不开眼,他不介意让他倒霉,没想到这家伙到是七窍玲珑的人物,谁也不得罪,有了这五百万的贷款承诺书,从国内任何一家银行都能弄出来五百万,原本就资金匮乏,有了这笔钱,起码减轻了巨大的压力。

    同严军一联系,两人敲定在临县昌达县再增开一家大卖场,两家大卖场同时开动,可让‘罗记’名气更进一步。

    罗力没急着在丰源找下家贷款,而是让洪宝把‘罗记’的材料分别复印投到丰源市内多家银行寻求贷款,罗力这么做就是要制造假象,迷惑对方,而严军在此时已经带着五百万的贷款承诺书来到省城,他的一个位同学在工商银行工作,通过这位同学的关系在工商银行贷出来五百万元。

    款贷了下来,罗力去没让严军放下去,而是让他找钱存好,罗力想要钓鱼。

    大卖场装修了近一个月,材料商的钱只是预付了一小部份,不只是大卖场这方面,还有几个新店的装修,全都欠着材料商的钱,只是罗记和他们合作的还算愉快,这几家也并未催帐,这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罗记火锅’的原材料供应商这几月也是一分钱没给。

    上次罗力召集了所有供应商,告诉他们‘罗记’半年一结算,当初虽然有几家表达了为难的情绪,但是事后还是答应了罗力的要求,这些食材商也是‘罗记’拖欠的债主。

    这两方面的供应商,‘罗记’拖欠的原料费就是一个小数目,高达百万。

    罗力这几天一直在想,背后的人要怎么对他下手,从对方掐断他贷款上来看,罗力就判断,对主肯定要从钱这方面着手。

    他从贾方南那里得知,背后下手的人并不是杨元,而是省城的一位,罗力并不认得那个人,更和那人没有任何交集,那位授意贾方南,不让他放款,那么他所图的,必定是‘罗记’的产业。

    掐断‘罗记’的贷款,这招用的够阴,但是掐断贷款,充其量只是让‘罗记’在平岗县的大卖场计划暂停,并不至于把罗力逼到绝路。

    毕竟,丰源五店,省城的几家店,还有新开的几家店全在盈利,只要让罗力缓上一缓,就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那么对方玩这个路数,他应该是想发动致命一击,就把‘罗记’击垮才对。

    所以罗力一直都在等待,他要看看对方最终怎么出牌,但是他现在手中有牌,不怕对方使阴招,下绊子,只要静观其变,就肯定能引那只藏在背后的黑手,把他挖出来,罗力判断,这只黑手就应该是杨元背后的那个人。

    果然,洪宝在几家银行投放的材料并没有得到响应,洪宝在三大行全部碰壁。

    11月25日,平岗县那边的大卖场仍然在继续装修。

    可是丰源这边,一大早,十几家原材料供应商不约而同的找上门来。这其中包括原料商,食材商,与‘罗记’相关的所有供应商几乎都来了。

    洪宝没有想到这些人竟然结伴过来,她把这些人迎请进来,带队的是食材店的老板**,他是‘罗记’食材类供应商里最大的一家,罗记欠他一个人的货款就超过二十万,这位在整个丰源地区也是个大户,看着数目挺大,这几个钱在**眼里还真就不大。

    “洪总,我们今天过来不为别的,马上就月末,‘罗记’从九月份到现在,一分钱的货款都没结给我们,我也是受几位老板所托,马上年底了,我们这些人也是等钱过年,原来是一个月一结,可是罗老板非要半年一结,我们现在承受不住,请洪总给罗总带个话,月末能不能把帐给咱们结了!”

    **一说完,十几个老板都大声喧闹起来。

    洪宝要是不知道这些人来干什么她也就白干这么长时间,她不卑不亢的说道:“众家老板,咱们有言在先,‘罗记’拖欠的货款半年一结,上次罗总邀大家过来,几位老板也是同意,怎么,现在反悔了?

    做生意得讲信用,‘罗记’的生意如何,大家都看在眼里吧,你们认为‘罗记’能赖掉这笔帐?”

    人群中几个老板就不做声了,**带头说道:“洪总,话虽这么说,但是纵观整个丰源的餐饮店,你看看谁家的店不是一个月一结,就算是拖欠时间再久,也没有超过三个月的。

    我们承认罗记的生意好,可是你们不能一拖就是半年,拿着我们的钱开店,我们那钱也是带利的,我们今天都过来了,就是想让罗总把钱给我们结了!”

    洪宝沉着脸道:“郑老板,你要是这么说,那也别怪我们翻脸不认人,今天但凡结帐的,从今以后,罗记再不会和你们做生意,丰源这么多食材供应商,抢着和罗记做生意不在少数,既然你们这么干,咱们就一次性结清了!”

    听到洪宝这么说话,顿时就有几家老板变了脸色!

    **说道:“洪总,你这么说话就没意思了,我们要钱,罗记就不和我们做生意,你们这是霸王条款啊!

    你们一欠就是半年,不做就不做,我还真就不怕这个,把钱给我,我转身就走!”

    那些个老板听**这么说,也全都跟着附和起来,洪宝看出来了,这些人根本就是落井下石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