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五章 结帐,走人,不送
    从马宗洲那里回来,罗力来到红旗路旗舰店,严军已经把钱送了过来,昨天约好的众家老板在九点钟的时候不约而同的过来。

    这些老板全部过来都在罗力的预料之中,杨鹏是行走在黑暗中的家伙,这样的人都是心狠手辣之辈,手下的亡命徒也不会在少数,他本想着一点点的崛起,可是刚刚起步就让这样的人盯上,他也是没别的办法,兵来将挡,水来土囤,也只能这么办。

    谁让他没有后台,没有靠山,全靠自己白手起家。

    罗力冷冷的望着众家老板,他吩咐孙东把装钱的箱子拿过来,孙东把黑皮箱放在桌子上,罗力拍了拍箱子,随后望着众人道:“昨天我说的明白,今天但凡从这里拿走一分钱的,从今以后,‘罗记’不会再和他做任何生意,想要钱的,把帐本带过来,咱们一本一本的对。”

    这些老板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谁都没有吭声,知道这事办得不地道,有些人也是无可奈何。

    **笑着说道:“罗老板,那就我先来吧,‘罗记’欠我的货款最多,我可是听说了,‘罗记’的现金链可是要断了......”

    “断你麻痹!”罗力张嘴就骂,这个**就是带头的,罗力昨天就盯上了他,只是没功夫搭理他,他今天又是第一个跳出来,真以为他好欺负。

    **被罗力骂得满脸通红,他万万没想到,这货张口就骂人,他这么大年纪的人让一个小年轻的骂,又是在这么多人面前,他脸上就挂不住。

    “你怎么骂人?”

    “骂人?”罗力怒道:“骂你是给你面子,别特妈以为老子好惹,自己干什么了自己不知道?以为背后有人给你撑腰,就特妈来搞我,老子告诉你,‘罗记’垮不了,但是你,完蛋了。

    做生意讲究的就是一个信用,你特妈临阵插刀,别特妈以为老子不知道,我到要看看今后谁特妈还和你做生意。

    骂你是给你脸,别他妈不识好歹,要不是看你一把年纪,老子把你丢出去,算了帐,领了钱,立马给老子滚蛋,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哪曾想平时笑眯眯的罗力发起火来这么威武,他那张老脸涨得跟紫茄子似的,他怒道:“罗力,你欠我货款,我要帐是天经地义,你把嘴巴放干净点,一会儿拿不出来钱,我跟你没完......”

    罗力冷哼一声,一拍桌子上的皮箱,箱盖弹开,里面齐刷刷的摞着厚厚的人民币,清一色的百元大票,整整齐齐的排列在那里。

    搭眼一看,那花花绿绿的票子亮瞎人眼,不仅是**眼珠子掉进去,同来那些个老板同样被这一箱子钱给震撼到了,这一皮箱子的钱少说也有一百万。

    这年头一百万可不像后世那么不禁花,95年一百万现金的震撼力能用炸弹来形容。这一箱子钱就好像一枚炸弹投到人群当中,那些个老板‘轰’的一下就炸开了。

    并不是所有老板都跟着**一条心。

    立刻就有人说道:“郑老板,不是说‘罗记’现金流断了,欠我们的货款还不上?这是什么?”

    “对啊,郑老板,我们可是跟着你过来,现在罗老板怒了,生意做不成了,我们损失谁来赔,郑老板,你得给我们一个说法吧!”

    这些人中,有些老板是**撺掇跟着一起过来,这时候看到罗力一下子就拿出来一百多万的现金,哪个还敢说‘罗记’现金流断了。

    现在得罪了罗力,生意就做不成了,要知道‘罗记’是大户,有些小店,给‘罗记’的供货就占了大头,如果这单生意黄了,那损失可不是一星半点。

    **也傻了眼,他也没有想到罗力竟然能够拿出来这么多的钱,这与信息不对等啊,就算是他也感觉到尴尬万分。

    罗力不理目瞪口呆的众人,他指着**道:“麻溜的去算帐,郑老板,今儿的事我记住了,我这人没别的毛病,就是爱记仇,打今儿起,在丰源这地界,有你没我,有我没你,‘罗记’打今儿起不在你家进一分钱的货,咱们的帐慢慢算!”

    **老脸跟紫茄子似的,罗力的话他不敢顶嘴,本就是他没理,这时候再说什么都是打自己的脸,可是罗力拿不出来钱还好说,可是他偏偏把钱拿出来了,这脸打得啪啪的,之前他鼓动众人,就是拿‘罗记’的现金流断了说事,所以这些老板才跟着他过来,虽然这其中还有别的原因,但是他却是带头的。

    他一言不发的走到‘罗记’的会计那边算帐,今儿他认栽了。

    罗力大手一挥道:“我知道各位老板有些是受人撺掇,认为‘罗记’要垮,认为‘罗记’搞大了,将来还不上各位老板的货款,有的老板是受人威胁。

    但,这些都不重要,做生意嘛,都是为了逐利,听到个风声草动都害怕,受到生命财产威胁更是不敢轻易涉险,我都理解。

    今儿我在这里再说一遍,各位老板如果不想和‘罗记’做生意了,那就结帐,我罗力不挑你们,日后相见还是朋友,但是生意上就此打住,咱买卖不成仁义在,但是有些人,今儿做不成生意,也绝成不了朋友,只能是仇人,包老板,把帐结了,该干吗干吗去!”

    包老板是材料商,‘罗记’丰源五店在之前的装修中,很大一部份材料都是从他那里进的,他在‘罗记’没少挣钱,就算是平岗大卖场那边也在他手里订了货,可就是这样,姓包的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在背后捅罗力一刀,罗力不恼才怪。

    包老板尴尬的道:“罗老板,误会,都是误会,我也是受人撺掇,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别介,包老板,别来这套,别跟我说什么大人不记小人过,我不是大人,老子就是小心眼,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咱们之前的合作,我罗力没亏你一分钱吧,这时候你来这一套,在背后捅我刀子,对不起,我这人记仇,你捅我一刀,咱过后慢慢算,还是那句话,结帐,走人,不送!”

    包老板一脑门子懊恼,他没想到罗力这货是属狗的,说翻脸一点回旋的余地都不留。

    他现在悔的肠子都青了,前两天‘罗记’这边还跟他谈一笔十万元的装修材料,现在全尼玛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