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七章 发怒的罗力
    罗力让孙东立刻把刚才的监控复制一份,随后把录像删掉,证据掌握在自己手里才最妥贴。几个保安一脸兴奋,跟着这样的老板混,就是一个刺激!

    几个小保安用水把污秽物冲刷干净,明早还要营业,幸亏这些车手没来得及把那这些脏东西全部丢过来,不然这边臭气熏天,到时就没法营业了。

    洪宝这会吓得够呛,别看这姑娘性格泼辣,但是这种真枪实刀的打架场面还是让她胆颤心惊,这会还没回过神来。

    罗力指挥着孙东他们忙活完,看看时间已经半夜十一点了,罗力走进店里,洪宝坐在那里手捧着水杯,呆呆的出神,罗力坐到她的对面,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想什么呢?让你跟着担惊受怕了。”

    洪宝抬头望了罗力一眼,眼圈泛红:“你没受伤吧?”

    罗力笑眯眯的道:“没有,我这么强壮,怎么可能受伤!”这货挥舞了一下胳膊,做出一个‘撩人’的姿势。

    洪宝对他骚浪视而不见,叹了口气道:“以后别这么冲动,你要是受伤了可怎么办,这么大一摊子,你就不能多考虑考虑,什么时候也不能自己出去拼命啊,他们那么多人,你是不是傻啊?”

    罗力笑眯眯的道:“没办法,我就是这个性格,麻痹的,敢砸老子的店,就得让他们有来无回。”

    “罗力,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到底是谁针对你?”

    “别问了,总之,无论是什么人,得罪我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被我踩在脚下,宝宝姐只需要帮我管理好这些店,安安稳稳的做你的老板娘就够了,外面的事,你家爷们来!”

    “滚一边去,没个正形,毛都没长齐呢,总想着占我便宜!”

    “谁说我毛没长齐?这是对我人格的侮辱,我必须证明我的清白,我要证明......”

    洪宝就那么看着他,“那你证明给我看!”

    “......”

    洪宝就这么看着罗力,终于,这货讪讪的收手,“好吧,我没长齐!”这货认怂了。

    洪宝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白了罗力一眼:“送我回家!”

    罗力一大早就接到马宗洲的电话,马宗洲在电话里说道:“罗力,有个心理准备啊,昨晚我把人带回来后,刚审了一会,就被市刑警队那边带走了,我这边没审出来什么,一定是有人插手了,如果是这样,这事恐怕要不了了之。”

    罗力可没马宗洲想的那么乐观,他说道:“马叔,你太乐观了,那些人里,有几个家伙骨折了,既然对方能够把人从你手里弄走,你以为他就会这么善罢甘休,吃这个哑巴亏?”

    “那...还想怎样,难道还想......”马宗洲倒吸了一口凉气。

    “马叔,这个世界上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万一我说中了,你怎么办?”

    马宗洲道:“罗力,你放心,如果这些人真敢这么干,我拼着这个副局不干了,我也要帮你讨个道理!”

    “马叔,有你这句话,马叔这两个字我就没白叫,过去我以为你挺黑的,没想到关键的时候你还是个合格的人民警察!”

    “混蛋!”马宗洲骂了一句,却听到电话那边传来‘嘟嘟’的声音,“这个小混蛋,奶奶的,老子黑吗?”

    罗力的猜测没错,市刑警大队果然请他去喝茶。

    坐在对面的副队长张洪军道:“姓名!”

    罗力笑眯眯的道:“张队长,你们请我过来,不知道我叫啥?”

    张洪军冷着脸道:“别废话,问你什么就说什么!”

    罗力道:“对不起,我听不懂,我说的是废话?难道你说的就不是废话?我叫什么你不知道?还问,是我废话还是你废话?”

    张洪军用力的一拍桌子:“姓罗力的,你给我老实点,这里是什么地方,叫你过来就给我老实点,问你什么就说什么?”

    “牛逼,张队长,你真牛逼?这里是什么地方?怎么着,来这里就得矮一截,就得低三下四?我是守法公民,你们让我过来,我就过来了,让我老实一点,我怎么就不老实了?难道非得看见你们就得像老鼠见猫,低头哈腰才算老实?用不用给你下跪啊?”

    “你......”

    张洪军早就知道这小子是个刺头,李长安就是被这小子给搞掉的,虽然早有耳闻,但是从来没接触过,传闻不虚啊!李长安的事情早就传遍整个丰源警察系统,这货的大名也是因此传播开来。

    张洪军怒视着罗力:“你能不能好好配合调查,我告诉你,你事大了!”

    罗力不卑不亢的说道:“我一直都在好好配合调查,从头到尾都是你在吹胡子瞪眼,张队长,我事大?”

    罗力轻蔑的笑了笑:“如果我事大,那有的人事就更大了,唉,从小到大,我一直以为你们都是保护弱小的门神,张队长,你千万别让我的信仰崩塌。

    我这人喜欢较真,如果真的让我信仰崩塌了,我想,丰源会发生一场大地震,指不定伤到谁!”

    张洪军盯着罗力道:“小子,别乱说话,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罗力摇了摇头:“唉,真是没劲,张队长,这么斗嘴有意思?太幼稚了吧?

    想问什么?问吧,我真没时间在这里陪你玩这么低智商的事,想怎么编排我的罪名,来点有技术含量的,别玩这些虚的了,吹牛逼谁都会,咱们看结果,想知道什么,赶紧问吧,我那么忙,真不像你们,放着正经事不干,非得...唉,愁人啊!”

    张洪军忍着怒火,还没怎么着,他就惹了一肚子气,这小子简直是刺头中的极品。

    “我问你,昨晚十点钟,是不是你们店里报的警?”

    “没错,是‘罗记火锅’的洪经理报的警,当时十多个骑着摩托的黑衣人针对‘罗记火锅’,所以我们报警!”

    “依据呢?你凭什么这么判断对方针对‘罗记火锅’”

    “他们用装着粪便的玻璃瓶砸向‘罗记火锅’,当时很多人都看见包括我店里的工作人员。”

    “对方砸你的店,但你下手为什么这么狠?你动手的时候想没想到后果?对方五人骨折,全都指证你,你事儿大了,你知不知道?”

    罗力胸中一股怒火熊熊燃烧:“这么说,我反抗不对了?张队长的意思是,人家来砸我的店,我得忍着,站在一边看着是不是。

    按照你的逻辑,要是有人想曰你妈,是不是你妈就得把衣服脱了等着人曰,不能反抗,要是反抗伤了人,还得负法律责任是不是?我c你麻痹,你他妈也算是jc!”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