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八章 多方震动
    张洪军没有想到罗力嘴巴这么损,这话骂得简直让人受不了,他一声怒吼:“混蛋!”他愤怒的冲过去,一拳打在罗力的脸上。

    “张队......”

    陪审的队员喊道,可是已经来不急了,张洪军的拳头打在罗力脸上,就见这家伙向后一仰,直挺挺的倒在地上,瞬间无声无息。

    张洪军这一拳打出去才感到怒火宣泄出来,这王八蛋的嘴巴太损了,他要是不打他一顿,他是真的顺不过来这个气儿。

    “起来,给老子起来!”张洪军用脚踢了踢罗力,可是对方一动都没动,陪审的队员蹲到地上,看了一眼罗力,脸色难看起来,随后把手放到罗力的鼻孔处,又摸了摸了他的脉搏。

    他吓得一声大叫:“张队,他死了.....”

    张洪军吓了一跳,他慌忙蹲到地上,用手探了探罗力的鼻息,他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这...这怎么可能?”

    就在此时,外面传来阵阵叫嚷:“我要见你张队,昨晚是我出警,你们不审嫌疑人,为什么要审受害人......”马宗洲愤怒的问道。

    几个队员想拦住马宗洲,可是他已经闯见审训室。

    看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罗力,不仅马宗洲楞住了,跟在后面进来的队员也全楞住了:“队长......”

    马宗洲吓了一跳,他跑过去在罗力鼻孔处试探了一下,他愤怒的站起来:“快叫救护车,你麻痹的,老子就算拼着这条老命不要了,也要拉着你们陪葬,你们这群王八蛋也配穿这身皮......”

    马宗洲简直气疯了,罗力竟然死了。他虽然有时候也挺黑,但是马宗洲认为,他还没黑到那种程度,可是这帮王八蛋,竟然敢公开这么玩,罗力之前还跟他说过,他想的太简单了,自己真的想的太简单了,他对这个社会认识的还是太浅薄了!

    马宗洲觉得自己胸中那股子怒火无处发泄,当他看到罗力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时候,他感觉到愤怒,离奇的愤怒。

    不仅仅是这段时间以来和罗力的友谊,让他认可了这个敢打敢干,天不怕地不怕的坏小子,也不仅仅是罗力带给他的巨大的经济利益,而是一种良知,还有内心深处的那个底线。

    这个社会的确有很多让人愤怒的地方,但是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片净土,一个不可逾越的底线,这些人所做的这一切已经逾越了这个底线,这才是他愤怒的原因。

    看到被抬出去的罗力,马宗洲觉得,他必须做点什么,是必须,无论如何,他都要给罗力讨一个公道回来,这是他的良知,他的底线。

    严军第一时间接到这个消息,这让他感到震惊无比,他赶到医院的时候,医生已经宣布罗力死亡,洪宝哭得梨花带雨,她昨晚还同罗力共同经历那场阵仗,可是今天这个总是一脸贱笑的家伙他就这么死掉了。

    洪宝内心悲伤,她不敢想信这是真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

    得知消息的严宏昌也在第一时间赶到,罗力死亡的原因是瞒不住的,他脸上的伤痕,还有死亡的地点足以说明一切。

    同严宏昌一起过来的还有许盈,看到罗力被白布盖住,许盈内心是崩溃的,她扑过去,痛哭失声,心如刀绞,她此刻才知道罗力对她有多么重要,那一暮暮的场景仿佛一场场电影在她脑海中播放。

    许盈想到那个雨夜,想到自己在最无助的时候,罗力总是在第一时间出现,他总是用他特有的方式让自己感到那样的安全。

    还有她的第一次,想到罗力每一次面对自己时都像一只小馋猫一样,她现在只想他醒来,只要他醒来,他想怎么都可以......

    这货感受着扑在他身上痛哭的美人老师,差点没幸福的大叫起来。

    这货的‘装死卡’还能用两次,他为了坑张洪军,故意说那么难听的话激怒对方,就是要给他下套,没想到无心插柳,竟然让美人老师真情流露。

    这货一直以来都以为美人老师对他没有那么深的感情,现在看来,自己错了,美人老师不是对他没有感情,而是太矜持,她是刻意隐藏了自己的感情。

    这货恨不得现在就爬起来告诉美人老师,他没死,他是装的,但是现在不可以,必须得装到底,这次要是不坑死几个人,这一拳就白挨了,麻痹的,打老子就得付出代价!

    看到哭成那样的许盈,严宏昌不仅露出疑惑的神情,可是现在不是怀疑这事的时候,而是如何处理罗力的后世,还有如何为他讨回公道。

    罗力是他教过的学生当中,他认为最有灵性,最有出息的一个,他对罗力一直持继关注,就连自己的儿子都跑过去给这小子打工,足见罗力的与众不同,可是现在,这么一个天才就这样夭折了,这......

    严宏昌感到无比的惋惜,更有无法遏止的怒火,他真的希望罗力能够像上次一样活过来,可是现在看来,他的这个希望太过渺茫了。

    马宗洲走过来,把严宏昌叫到一边,他把事情的经过讲给严宏昌,严宏昌说道:“我要给他讨一个说法!”

    马宗洲道:“这帮孙子过了,这事算我一个!”马宗洲坚定的说道。

    严宏昌教了这么多年的书,他的学生遍及全国各地,他不再停留,而是直接回到家里,他要发动自己的关系为罗力讨一个公道。

    丰源市局被惊动了,从罗力死亡到现在,已经过去一个小时,市局召开紧急会议,一名副局被派到医院处理相关事宜。

    马宗洲被调回局里,他是整个事件的参与者,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全都清楚。

    而严宏昌的打的几个电话也终于起了效果,市里接连接到几个电话,罗力的事情引起了多方高度关注。

    严军怎么都没有想到,事情竟会变成这个样子,他和罗力只不过刚刚为理想拼搏,就遭到这样的沉痛的打击。

    严军双拳紧握,这一切是为了什么,他最清楚,无论付出什么,他也要为罗力做点什么,他把电话给打自己的一个同学,她在一家影响力还算可以的报社工作。

    就在多方开始为罗力讨要说法的时候,这货终于憋不住了,再不醒来就要被推去开刀研究死因了!

    这货可不想让人给解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