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章 骚浪的辩证唯物主义
    马宗洲和王志安亲自迎接罗力归来,看到这货风采奕奕的回来,马宗洲是哭笑不得。

    “小子,我让你诳骗的好苦啊,奶奶的,我还真以为你死翘翘了,谁知道又活蹦乱跳的活过来,上次就是被你这么讹过一次,我怎么就把这茬给忘了!”

    提及往事,两人同时大笑起来。当初马宗洲为王洪宽出头,被罗力怼得怒火上涌,气得动手,就被这货装死讹过一次。

    罗力笑眯眯的道:“马叔,过去的光荣历史咱就别提了,那啥,这次我得好好谢你和王叔,我这遭难之时,二位叔叔仗义直言,为我奔走呐喊,小侄全都看在眼里,感激的话我就不说了,我这人不好表达,这份情义我记在心里了!”

    马宗洲和王志安对望一眼,同时笑道:“怎么感觉你不够诚肯呢?”

    罗力笑眯眯的道:“为了表达我的诚恳,今晚在‘罗记火锅’招待二位叔叔,咱们不醉不归。”

    说归说,晚上的答谢酒却不是真的为了喝酒,参加酒局的除了马宗洲、王志安,当然也少不了严宏昌,这次为了罗力的事情,严宏昌出力最多,他过去教过的学生有在中纪工作的,为了帮助罗力,他也是搭了不少人情。

    酒过三巡,马宗洲说道:“罗力啊,这次的事你真得感激你严叔,若不是他找人给丰源方面施压,丰源这边也不会这么干净利落的对杨鹏那伙人动手。”

    严宏昌摆了摆手道:“老马,夸大其词了,有点影响是可能的,但不是主要原因,公道自在人心,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杨鹏那伙人恶事做尽,自取灭亡,这与我真没有多大关系。”

    王志安道:“老严,你就不用谦虚了,你那个学生是中纪五室副主任,他打的那几个电话管用,否则丰源这边也未必行动这么迅速,我听说...杨鹏那人在省里有点关系,不然也不能如此招摇。”

    罗力问道:“姓杨的最终会怎样定刑!”这才是罗力想要知道的结果。

    马宗洲道:“这个还不好说,局里正在调查他的事情,到是找到了几个苦主,被他逼得家破人亡,男的还不清债了,没法了,跳楼死了,妻子跑了,女儿被杨鹏那伙人逼得去卖,丧尽天良......”

    马宗洲不由唏嘘,“就算如此,也未必能判死刑,他手里没命案,就算逼死了个别借贷的,也是受不住他们盘剥自杀的,这就存在量刑上的差别,虽然会重判,但不至于死刑。”

    罗力用手点着桌面,杨鹏这样的人,就算是死一百次也不多,说白了,那就是个恶棍,这样的人如果不一棍子打死,将来出来也是个隐患,罗力想着,怎么也要想办法把这条毒蛇给彻底弄死了。

    “还有啊,这段时间你小心点,杨鹏有个弟弟,是当兵出身,手底下有两下子,这次抓捕,单单跑了他,你得小心提防他报复,杨鹏落马,表面上是丰源打击违法犯罪取得的战果,但是实质上却是你爆料了他们底细,是你把他们推到风口浪尖上,所以,要说杨鹏恨的是谁,肯定是你!”

    这个情况罗力还真就不知道,他瞪大眼睛:“跑了?这帮jc都是吃屎长大的?还能让他跑了?”

    这话说完,罗力才意识到口误,他这一杆子打死了一片,这货笑嘻嘻的道:“那啥,马叔,王叔,我不是说你们俩啊,你们俩是正义的化身,是人民的好警察,那啥,我敬二位一杯!”

    “滚蛋,你小子以后再骂人的时候动动脑子,别用屁股!”马宗洲和王志安拿这货没办法,这小子,简直是骚浪的没边。

    “对了,杨元呢?他那边怎么处理的?”

    马宗洲道:“那就是个没用的货色,离开了他老子连个屁都不是,这次他老子也受了牵连,原本年底他老子会更进一步,现在看来,多半去人大了,那就是个坑爹的货色。”

    聊了这许多,最关键的却是幕后的主谋,罗力正色道:“这些人下场如何都是咎由自取,杨鹏背后的那个人是谁?”

    罗力这么一问,马宗洲压低声音道:“很可能是...主管我们这摊...”他指指上面,“那家的公子!”

    罗力就明白了,怪不得杨鹏能够这么肆无忌惮,挂上了这条线,只要不太过份,谁还能拿他怎么样?张洪军敢那么玩也就可以理解了。

    若不是罗力这次玩得够大,直接捅上了天,指不定什么结果,有时候高调也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这次也是罗力歪打正着,利用舆论让有些人不敢太过份,尤其还有严宏昌那边帮他找人,要不然,这次可能死的就是自已。

    知道了杨元和杨鹏的后台,罗力的后背也不由得出了一身汗,骚浪可以,但你要是骚浪的过了份,指不定发生什么?看来,这次能够过关,自己的运气好也是占了很大一部份。

    知道了背后阴他的人是谁,今后就得防范着那位了,罗力心里有了数,当务之急,只有强大起来才能自保。

    这次的事虽然从某个层面讲,他赢了,但是从某个方面讲,他也输了。

    他敢这么玩,今后无论他做什么,恐怕那些部门对他也是敬而远之,但是罗力还真就不怕这个。

    只要这些人不来给他捣乱,不来给他添堵,他就谢天谢地了,他不在意这些,当自已足够强大了,有些东西自然而然就会回来,自然而然就会把他该得的社会荣誉给他,但前提是,他必须强大,‘罗记’必须达到那个高度,否则一切都是浮云,都是过眼云烟。两世为人,要是这点东西再看不透,那还真就白活了一场。

    事业上的事取得阶段性的胜利,感情上的事,通过这事,罗力对美人老师的认知又深了一步。

    不是美人老师对他没反应,而是美人老师太过矜持,刻意远离他,所以他才没法得手。

    人这东西,不管男女,你得把那层表象扒下来看本质,就像美人老师,必须把她用来保护自己的那层保护伞扒下来,只要扒掉了,敞开心菲了,那才能百依百顺,这和扒掉女人的衣服是一个道理。

    没动手之前百般推脱,真要是扒个干净,也就是那么回事,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四回的也就轻车熟路。

    所以这东西就得调教,这货对事物的本质是用马老师的辩证唯物主义论来分析的。

    这次跑到省城,前前后后,除了在医院时美人老师哭得稀里哗啦,就再没有来得及联系美人老师,所以酒局结束,罗力第一时间赶回家里。

    多日未见,这货想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